三月兔

【忘羡】春情(二)

刀笔恶人:

cp忘羡
*小叽大羡年下伪师徒,半架空
(一)
(二)
(三)
(四)



“北边来人传信了。”


魏无羡修长的两指间夹着一枚白棋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在青石小桌上,眼睛盯着棋盘,随口问道:“怎么说?”


“说是大长老带着一群有头有脸的小辈到人间去闹腾,动作很大,好像故意要让公子知道似的。”


魏无羡“啪嗒”一声落了棋,微微一挑眉,抬眼面无表情的看了温宁一眼。


檐上一滴昨夜的露水恰好落下,不偏不倚落在魏无羡的眉心。他本能的眯了眯眼,冰凉的水滴顺着他高挺的鼻梁一路下滑,魏无羡摸了摸鼻尖,一言不发的提起过于繁琐累赘的层层衣袍,从温宁的对面慢吞吞的挪到了他身边。


温宁忧心忡忡地看着他,小心开口问道:“公子,你在听吗?”


“听见了听见了,”魏无羡垂着眼,似乎依旧在专心致志的研究棋局,指尖微动,“真不知道谁给他们的胆子。”


越过竹林之后,这处院子是绝不允许旁人踏入的禁地。若此时有哪个莽撞的少年敢瞥上一眼,定会对眼前的景象终生难忘。


两人围绕着小小一张青石桌,一人身着黑衣,深邃如夜,宽大的袖袍铺散开来,胸前松青石带金丝流苏,从两肩向下缀满鸦羽,仿佛迎风而动,但细看,才发现那只是精细得令人头皮发麻的刺绣。这件过于华贵宽大的衣服把当中清瘦的人堆出一股不容置疑的气场,未束的长发懒散垂落肩头,更添几分邪气。


自然是魏无羡。


而旁边的温宁面上是一派温润,如雪的白衣下却少了一双腿,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布满细鳞的蛇尾,随着他不时地动作,在阳光下折射出诡谲的色彩。


温宁面有忧色,“上月也是他们,妖族频频违约,擅自进入人间,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魏无羡撑着下巴无奈道:“这话我还想问你,你也是妖族,就没听见一点风声?”


温宁尴尬的笑笑,“公子,我每天都在你眼底下,连你也你不知道的,我怎么会知道呢。”


魏无羡敲了敲棋盘,指着连成一排的五枚黑子道:“我赢了,你上次说的妖族的酒记得给我啊――那你去北边看看吧,屡教不改,能打的过的就直接杀了吧,打不过的就算了,别受伤。”


温宁点了点头,身后可怖的蛇尾缓缓地盘了起来。魏无羡转过头,苍白的手只从袖口露出几个指尖,在那条尾巴上一点,蛇尾瞬间变作了两条修长的腿。温宁站起身来,对着魏无羡拱手一礼,“那我走了。”


“等等,我去送你。”魏无羡跟着站起身来,一个不留神险些自己把自己踩倒。温宁赶紧伸手扶住他,魏无羡踉跄几步,两三个黑色的小棋子从他袖子里咕噜噜的滚了出来,嘲讽的在地上蹦了蹦。


温宁:“……”


“……”魏无羡:“……意外意外。”


温宁也是被坑习惯了,幽怨的看了魏无羡一眼,依然十分有风度道:“公子不必担心,我什么也没看见,酒还是会给你的。”魏无羡欣然弯了弯嘴角,纡尊降贵的伸出手去,满意道:“来扶着朕,起驾。”


温宁嘴角抽了一下,还是依言托着魏无羡那只手,一面还要小心翼翼不踩着满地黑乌鸦毛,也不知是谁来送谁出门。


魏无羡在竹林里下了暗咒,竹林两侧的声音互不相传。两人绕过竹林从小路下山,这才听见那一群少年在演武场上连连高呼,隔的太远也看不清什么,听起来倒是热闹非常。


温宁看了一会,轻轻叹了口气,“公子,您若是有时间,还是多和这些世家弟子相处相处,一个人在这山上,时间久了是要出事的。”


魏无羡闻言,也朝着那群服饰各异的少年看了一眼,仿佛那处的阳光格外烫,只是不冷不淡的一眼,随即收回了目光,笑道:“我能出什么事?倒是你在这山上待的活像个管家婆,念念叨叨的,只怕你这辈子只能和我孤独终老咯。”


他这话说的是玩笑,可温宁却一脸肃然,“我探查过了,这一辈里,蓝家那个应是天赋最好的,若公子肯亲自教导,说不定日后会帮上大忙。”


“蓝家那个我倒是见过,”魏无羡摸了摸下巴,思索片刻,“前几天夜里我回来的时候,正好撞上他在竹林外头晃悠,看见我也不害怕……他叫什么?”


温宁道:“蓝湛,蓝忘机……我借了他一点血,”他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脸颊微微红了红,“放在公子平时的酒里了,我怕他出事,那孩子如果有什么异样,公子都会有一点小小的感觉,也方便及时施救。”


魏无羡:“……”


他好担心什么时候被这个捡来的管家婆玩死啊!


魏无羡脸色变了三变,最终一片苍白,他无力的挥挥手,“别给我弄这些奇怪的东西吃了……”求求你了温大哥。后半句被魏无羡生生压在了嘴边上,毕竟在下属面前还是要有点威严的。温宁对他意味深长的笑笑,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别送了公子,我走了。”


魏无羡抬了抬下巴,依言停下了脚步,一言不发的对温宁点了点头。


白衣青年对他一笑,转身离去。他背着一把普通的剑,高高束起的马尾的脑后一摇一晃。正统仙门世家的弟子在温宁这个年纪,正是初次下山游历的时候,有一众长辈牵肠挂肚,护在手心里疼着,魏无羡看着温宁孤孤单单的一条背影就有点心酸,暗叹了一声,转身离开。


他本想悄无声息地溜回竹林,可也不知怎么着,温宁那句话和他踽踽独行的背影,此起彼伏的在心头扑腾。


他像一道格格不入的黑暗,远远地站在林间小道上仰望着阳光,有些忌惮着灼热的痛感,却抵不住心中蠢蠢欲动的向往。


魏无羡一生难得有举棋不定的时刻。往往这种时候,人需要的是一个必须做,或者必须不做的理由,而并不在于他本身意愿如何。


这个理由来的气势汹汹,魏无羡的腹部忽然一阵剧痛,他闷哼一声,脚下一软,差点没站住。


痛感强大到无法忽略,从腹部火烧火燎的扩散到全身上下,他立刻想到了温宁那该死的血。魏无羡疼得几乎要缩成一团,一手摁着腹部,冷汗顺着鬓角流下。要不是疼得他说不出话来,魏无羡早就破口大骂了。


这他妈叫“小小的感觉”?


魏无羡觉得没弄死温宁真的是个错误,养虎为患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他颤抖着直起身子,平复了一会儿呼吸,强忍下腹部的阵痛,咬牙切齿的一甩袖子,足尖轻点,朝演武场飞去。


偌大的演武场,残阳夕照,赤红如血。少年忙着拔个儿的身体瘦的单薄,落下一道细长的影子。


魏无羡站在一棵树上,一手扶着树干,有气无力的朝下看。


那害的他只剩一口气的蓝家小崽子好端端的站在中间,只带了剑,一言不发的杵在那儿。对面的少年趾高气昂的两手抱臂,冷哼一声,“不是说你很厉害吗,怎么打都不敢打?一身披麻戴孝哭丧着脸给谁看呢!”


这不是打趣姑苏蓝氏的校服,是实实在在的披麻戴孝。蓝忘机闻言一下子抬起眼来,一双盛满碎月流金的浅色眸子冷冷地盯着他,眼中泛起一股不易察觉的凶意,白皙的手紧紧扣在剑柄上,毫无先兆的铮然出剑!


他出剑太快,那少年也是同辈中的佼佼者,登时轻盈的后撤,然而还是被剑气所伤,脸上顿时多了一条血痕。他反而不恼,顿时来劲,还要不知死活的继续嘲讽。


魏无羡心里一凉,赶紧从袖子里摸出方才没掉干净的棋子,手中暗暗发力,一击打中那少年的手腕,他“啊”的痛呼了一声,佩剑顿时脱手落地。


蓝忘机皱了皱眉,随即收剑回鞘。


腹部的疼痛一下子减轻不少,魏无羡趁机从树上一跃而下,索性还站的稳。他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慢悠悠道:“谁允许你们私自斗殴伤人的,演武点到为止,家里人没教过你们吗?”


一帮人鸦雀无声。


魏无羡暗自想了想,他此前也没露脸,估计也没人认识他,于是又补充道:“我是魏无羡,初次见面,欢迎一下?”


依旧没人敢出声,甚至还有几个胆小的往角落里缩了缩,连刚才那个嘲讽蓝忘机的少年都垂下了脑袋,只敢做贼似的偷偷瞄他。


魏无羡只好看向蓝忘机,蓝忘机也在看他,两道目光措手不及的撞上,蓝忘机鸦羽似的长睫轻轻颤了颤,仿佛有一瞬间的恍惚,步子踉跄了一下。


魏无羡伸手拉他,力道过了头,这一下子顺手就把他带入怀里。他捏起少年消瘦的硌手的下巴,盯着他眼下一大片淤青,微微皱了皱眉,一道灵力自他指尖注入蓝忘机的体内。


魏无羡只是很自然的检查蓝忘机的身体状况,毕竟疼的是魏无羡自己。但此情此景,在少年眼里却是完全不同的。


在场的几个世家弟子日后谈起魏无羡,脑海中浮现的依然是那时高远的天幕流云似火,漫天碎金。


黑衣的青年如同画中仙人,羽衣蹁跹,眉眼带笑,从高处一跃而下。


蓝忘机的脸埋在他的怀里,整个人都僵住了,下意识的挣扎起来。魏无羡随即松开了他,一手不轻不重的在他脑门上磕了一下,“你跟我过来。”


魏无羡一直把蓝忘机带到了竹林附近才停下,回头一看,蓝忘机一直在离他四五步的地方跟着,抿着唇角,不知道在想什么。


魏无羡对他招招手,“过来。”


蓝忘机站着没动。魏无羡一把拎着他的后领把人揪到了眼前,“我不吃小孩,你这,怎么回事?”


他指了指蓝忘机一身丧服,少年戒备的目光黯淡了。魏无羡抬起他的头,对上那双无波无澜的脸,认真道:“谁都死过亲人,不管是从前还是以后,你这算怎么回事,黑眼圈都快比眼大了,真打算这么不眠不休了?”


蓝忘机固执的垂下眼,魏无羡也不再勉强他,“你自己难过看不开,可曾想过别人?你方才情绪波动太大,身子受不了,我真的……”魏无羡顿了顿,还是决定先不告诉他温宁搞的小手段,只道:“你先回去吧。”


“不是,”蓝忘机忽然开口道,“不是因为这个。”


魏无羡一挑眉,“那是为什么?你不会要告诉我你琢磨着怎么成为天下第一才夜不能寐的吧?”


蓝忘机抿了抿唇角,垂着头一句话不说。


魏无羡颇为无奈的笑了笑,蹲下身来,两手压在蓝忘机的肩膀上,轻声道:“有什么想说的就说,不要怕。”


他等了半天也没等到蓝忘机的回答,只觉得掌心中的肩膀轻轻颤抖起来。魏无羡惊讶的伸手一抹蓝忘机的脸颊,一片潮湿。


哭了。


魏无羡反思了一下,觉得自己没说错什么话。他试探着把蓝忘机朝怀里拉了拉,看他没有什么抵抗的意思,索性一把将少年抱了起来。身上那件臃肿的衣服被蓝忘机一揪就皱巴巴起来,温热的眼泪打湿了他肩头一片。


“放我下来。”


魏无羡心中暗笑,不痛不痒地拍了一下他的屁股,怀里的人顿时绷紧了,紧接着激烈的挣扎起来,带着浓重的鼻音道:“我说放我下来。”


魏无羡问道:“不哭了?”


“……”


魏无羡看着冰雪雕出的那张小脸上眼泪冲刷出的桃红,很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不哭了好啊,那以后来我院子里睡吧。”

评论

热度(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