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兔

外壳婚姻(七)

欧派:

·一直都很想写的史密斯夫妇pa




·再次被制裁,重发两遍,看过的道友可以不用管它啦




·第三遍万圣节🎃快乐











  魏无羡再次悄悄垂眼确认手上的东西,心凉地看到,小小的观察孔里确实填塞着在黑夜中泛着金属光泽的子弹,随时预备破膛而出。






  枪口的前端正对着蓝忘机,他脸上浮现出从未有过的慌乱,不知是因为被发现枕头底下藏着危险品,还是因为现在被人指着对峙。






  “魏婴。”






  蓝忘机说道。





  “这样很危险。”






  魏无羡捧着枪,两只手无法抑制地颤抖打架。






  “危险?”他强装镇定地嗤笑一声,“你把它放在睡觉的地方,就不危险么?”






  “还是说,你巴不得它突然走火,直接一枪打得我脑袋开花。”






  蓝忘机一听这话,立刻坚定无比地摇头。






  “绝无此意。”





  他说没有的事,肯定就是没有,蓝忘机这个人,从来都不会撒谎,为求人心说什么背德话。






  可是魏无羡还是感到恐慌。






  普通人蓝忘机不会撒谎欺骗他,但撕开那层纸后,眼前的这个蓝忘机会不会欺骗,他完全不清楚。






  他原本是不害怕的,一心想着只要蓝忘机愿意跟自己上这趟床,那将来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他都不离不弃。






  可是在漆黑的夜中摸到这个冰冰凉凉的东西时,那些没有被自己想到的可能性,全都翻涌出来。






  谁会没事在枕头底下放一把枪呢,除非要干掉的目标就近在咫尺,任务一触即发,必须在很短的时间里解决这件事。






  蓝忘机这么大公无私的人,为什么魏无羡偏偏会脑子发热,一点也不思索已经把这件事告诉了上头的几率,就急不可耐地要跟人滚上床。






  蓝忘机拼命地拒绝,冷淡地回应,到最后可能是被撩拨得实在不耐烦,才决定迎合一下自己,好完成任务的时候解决得干净利落,一点反抗都没有。






  如果现在放下枪,会不会蓝忘机就从哪里拿出另一把,精准地击中自己,抹掉名单上“魏无羡”这三个字呢。






  两人在房里坦诚相对,情|潮已褪,血液也不再沸腾,丝丝冷气钻入皮肤,冻得他浑身都是鸡皮疙瘩。





  “你要我怎么相信。”






  魏无羡这么一说,蓝忘机哑口无言。






  他们曾都以为自己是最了解另一半的人,就算相遇的过程很荒唐,至少相知相爱的岁月不能作假。






  然而两个人结婚这么多年,到现在才发现,除了活生生的躯体,其他的任何东西都像雾里看花。






  每天假装去另一个工作地点上下班,回到家编出一段并没有发生过的职场烦恼,或者是愚蠢搞笑的事情分享给对方。为了保密,除了身高体重以外的任何身体资料都是按照安排下来的参数照本宣科。蓝忘机从前说自己对酒精过敏,其实压根不是,他身体好的很,没有一点病痛,不过是为了掩饰一杯倒的真相罢了。






  在这样的状况下,更不用说还有一把让人没法辩驳的枪横在中间,无论是让魏无羡相信蓝忘机,还是让蓝忘机相信魏无羡,都是一件十分艰巨的事情。






  他没法放下手里的东西,只能一步一后退,想法子逃离这个让他倍感失落和不安的地方。





  可他越往后,蓝忘机就不动声色地往前,仿佛是要伺机抢下那把枪,顺便把人摁在地上。






  “你最好,”魏无羡颤抖着说道,“最好站在那里不要动。”





  可蓝忘机似乎并不在意那把枪是不是对着自己,他更担心魏无羡会离开这幢屋子,好像出去就会是万劫不复的地狱。






  “别走。”





  他说道。






  “不走?留在这里让你对付我么。”






  魏无羡失神地摇摇头,撂下这句话,瞅准了僵持的时机,抬起腿打算狂奔出房门。






  然而几乎是同一时间,身后的人便迈开步子要上前抓住他,蓝忘机腿长,三步做两步,很快就能追上。魏无羡亲身领会过无数次对方的力气,深知如果被拿下,自己再灵活也很难逃脱。






  眼见身后的影子就要压上来,狗急跳墙之间,他还想拿枪再格挡一番,留出一点距离,好让自己寻找更好的机会离开这里。






  然而不知是不是情绪太过激动,导致用力过猛,扳机居然在这个时候被拨动,电光石火之际,魏无羡清楚地听见子弹射出打在地板上的声响。






  因为有消音器,动静并不是很大,但是足够让两个人都愣在原地。






  魏无羡愕然失色,低下头,看见蓝忘机如白玉般完美的小腿上,有一条冒着血的崭新伤痕。






  子弹擦着他的皮肤而过,再偏那么一点点距离,就能穿透骨肉。






  两个人的气氛瞬间降到了零点。






  魏无羡的第一反应是冲过去蹲下来查看,可才挪了小半步,他就制止自己这个想法。






  只……只是一点小伤而已,蓝湛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要什么紧呢。






  他忍着这股心痛的感觉,攥紧了双手,直视着对方清浅的,带着诧异的眸子,一句话也没有说。





  犹豫了一瞬后,趁着蓝忘机没有反应过来的空档,魏无羡脚下生风,溜得飞快,顺走放在柜台上的钥匙,一打开家门,就冲进车库里启动了自己的车。






  他横冲直撞开出了老远才敢回头看,笔直的马路上除了一盏又一盏消失的路灯和白桦树,就没有别的人或者物。










  江澄半夜从睡梦中被狂乱的拍门声吵醒,他忍着骂娘的冲动开了门,正想不分青红皂白的先怒吼一阵,惺忪的睡眼却看见被朦胧的过路灯光罩着的,无比憔悴,像是一只被榨|干的空果壳的魏无羡。






  更加可怖的是,对方只披着一件西装外套,里面什么都没穿,就这样大剌剌地站在门口。






  “你……怎么搞的?”江澄不知是该吐槽他这副样子,还是该吐槽这个时间突然跑到自己家来。






  “我能在你这待一段时间么。”






  “不能,滚回家去。”江澄非常干脆利索。






  魏无羡朝天叹了口气,什么骚话也没说,扭头就准备下楼。






  “等等等等等等,”江澄口嫌体正直,看人居然嘴都不斗,略略吃惊,“大半夜的你要跑哪去?蓝二他不担心你啊?”






  他听到这话,浑身打了一个轻轻的颤。










  “我们……”









  “我和他……”









  “吵架了。”






  魏无羡咬了咬牙,还是没能把真相说出口。









·老是关我,好生气哦,不标定位了



浮云一别:

悲伤的心唱着快乐的歌,羡羡内里像佛,一个天生的佛,大悲大喜中才偶尔表现出身为人的脆弱

其实是生贺,假装不知道今天几号了(捂
眼)

羡羡大宝贝又又又三岁啦

独楽:

廣播劇二季第四集小塗鴉②

思追:含光君...你的抹額怎麼不見了...?

景儀:啊~含光君丟了抹額?!

藍忘機:沒丟,在這。(舉起

魏無羨:诶! 我! 呃⋯

-----------------------------

嘿嘿,第一次畫小朋友組,然後其實我不知道仙子當時到底在哪..

但我就是想畫仙子!! (ノ>ω<)ノ

然後明天就是周五了!!!喔耶!!開心!!!

但是上一期的廣播劇塗鴉我還沒畫完...(趴地

繼續努力每天抽時間畫點圖!!(握拳

刘作业:

啊!!听广播剧的时候这段我真的是全程姨母笑!!!醉酒忘机太可爱了!!!啊!!!萌哭了!想把广播剧的梗都画一遍!!!(什么死亡flag

––––––––––––––––––––––––––
我朋友“蓝.拴住你的心.忘机”

忘羡only进口粮搬运处: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太太的推特地址https://twitter.com/AtsumuM_      授权


感谢大家忍受我一天的刷屏嘎嘎,最后说一句 羡羡宝贝生日快乐!!!以后每一个生日都有二哥哥陪你过啦!

高考模拟仿真卷:

【魏无羡动了动酸软的双臂,把头枕在上面,道:“唉,我要是能生,你这样没日没夜没命地搞我,早就给你生一堆满地跑了。”】
最近看了妍太的《都是香炉的锅》就忍不住想到了网上这张图😭️😭️😭️想看忘羡带崽想疯了

Locky君:

末班车!!!!

羡羡生日快乐!!!!!
从今以后每年都有人陪你过生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