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兔

【忘羡】唯一 10

泠依惜:

如果九岁那年捡回魏无羡的是蓝忘机。


#论乖小孩如何一步步长歪成坏小孩#


其实只是露出原形吧


蓝启仁:只怪当年看错了人。




其他章节:1  2  3  4  5  6  7  8  9




========




35.


理论知识固然重要,但终究是纸上谈兵,学了剑术法术只用来切磋也很难长进。于是这一天,魏婴他们在长辈的带领下第一次外出夜猎。


少年们还未到可以完全独当一面的年纪,这一回说是出来夜猎,其实也不会遇到多难对付的东西,何况还有长辈跟着,发生危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几位长辈将众人分成数个小组,分别带领指导,还有两个小组人手不够没人带,便分了一组让蓝湛带,另一组就交给了成绩与他相差无几的魏婴。


还未出发,魏婴已迫不及待摩拳擦掌,对蓝湛道:“不如趁此机会比试比试?蓝师兄。”


蓝湛不置可否地看了他一眼。


魏婴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继续道:“我听前辈说了,那地方只会有低阶走尸,就是让我们这些雏儿练手用的。哎你说,那玩意儿,身体稍微好点儿的农夫都能用锄头锤个半死,让我们去猎,可不是……大材小用?”


蓝湛的目光落在他搭在自己肩头那条胳膊上,片刻后才移开,正色道:“不止低阶走尸。魏婴,不得轻敌。此次机会难得……”


“——机会难得,”魏无羡一眨眼睛,“你我正好比试一番。如何?”


“……”蓝忘机道,“随你。”


当天,魏婴果然兴致高昂无比,一个劲儿地往蓝湛那边瞄,直到长辈们一声令下,这才如箭般冲了出去。


这些少年中有不少都是第一次与走尸正面遭遇上。这东西虽说杀伤力不大,但模样实在不忍直视,周身气味也是让人直犯恶心,他们大多皱着眉头挥剑,杀完了又赶紧快步走开。


魏婴却好像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提着剑冲在最前头,找到的邪祟比谁都多,斩得比谁都快。不过,也不忘留一些给同组的小师兄们,好让他们完成课业要求。


小师兄们追在他身后捡漏,也是乐此不疲。


晌午休息的时候,魏婴得意洋洋地去与蓝湛比对,却发现对方虽然默不作声,但斩杀的邪祟却根本不比他少。心中些许惊讶之余,也道:真不愧是蓝湛!


简单休整片刻,理应继续行动。这时,却有另一行人匆匆而来,见到魏婴他们,为首的几个修士神情之中都出现了几分慌张。


几位长辈上前了解情况,让他们暂且停下。魏婴瞧见他们之中有一个背着弓箭的女修,年龄似与他们相仿,便主动上前搭话。


如此想来,好像自从来了云深不知处之后,他就鲜少看见异性了,女修更是成了极为罕见的生物,一年到头见不到一个活的。


魏婴递了壶水过去,在那女修身边坐下来,与她攀谈起来。


蓝湛站在不远处,转过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也许是魏婴天生一副俊俏的笑脸,那小女修一开始还因对方是姑苏蓝氏而有些紧张,和魏婴说了几句之后就渐渐放松了下来,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他。


原来,他们是此地的一处修仙世家,名不见经传,门下也没有多少厉害修士,平时主要就为附近居民处理处理闹鬼闹妖的小事。这一回去料理一头鸟妖,不料却低估了对方,叫他挣脱了法阵,跑了。他们追着追着就追到了此处,正好撞见了来此小试牛刀的蓝家少年们。


魏婴安慰了那女修几句,又说了些别的,相谈正欢,手上忽然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低头一看,是一颗小石子滚到了他手边。


他转过头去,只见蓝湛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居高临下地道:“魏婴,该走了。”


 


36.


魏婴背着手走在蓝湛身边,道:“长辈们怎么说?”


蓝湛道:“除妖伏魔,责无旁贷。既然撞见,又求助于我们,定要除之。”


魏婴啪地在他肩上拍了一掌:“对!那什么所见略同,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咱们接下来是去……”


蓝湛忽然停住脚步,转过头定定地看着他,道:“你,哪儿都不许去。”


魏婴一愣,张大了嘴:“哈?”


蓝湛道:“我等实力尚且不足对付,只管好好待在此处。”


“……”魏婴一下子蔫了,“怎么这样……”


蓝湛看了他片刻,安慰道:“勤学苦练,以后会有机会。”


魏婴:“是是是。”


众少年在原地等了小半个时辰,仍不见几位长辈回来,要看天色将变,蓝湛便让众人先行下山,在镇子上暂且滞留。


难得偷闲,魏婴本该是最高兴的那个,此时却也有些闷闷不乐。


他始终惦记着山上那只妖,不死心地磨着蓝湛道:“蓝湛,好师兄,我们真的不能去?我听那姑娘讲,也不是特别特别厉害的妖怪呀,就是擅长逃跑而已,所以现在也没看到师叔们的信号嘛。那什么,咱们两个一起去也不行?”


蓝湛不为所动,道:“不行。”


他其实有件事没告诉魏婴。本来他们两个的确是该跟着一起去的,但几位长辈考虑到此次来人众多,且资质参差不齐,最后还是决定让他们先行撤退。


默了删了,蓝湛还是忍不住问:“不过一只妖,你为何如此执着。”


魏婴想了想,道:“也没什么。就是看刚才那姑娘跟我们一样的年纪,人家都能去,我却得下山!”


“……”蓝湛顿了顿,硬邦邦地道,“已经让他们回去了!”


“是吗。”魏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回去就回去呗,你干嘛生气?我不过随口一问罢了。”


蓝湛目视前方:“没有生气。”


魏婴:“行嘛。”


走了不多时,天空果真乌云密布,一阵急雨倾盆而下,分明还是白昼,眼下却宛如黑夜一般。


少年们找了处地方避雨,蓝湛让他们列队清点人数,刚点一半,忽然听到有人道:“蓝湛师兄,魏婴不见了!”


蓝湛微微一惊:“什么?”


他快步走过去查看,很快发现,不只是魏婴不见了,他的那一身行头也不见了,离开前好像还从别人那里多讨了几支弓箭去。


小师兄注意着蓝湛的神色,试探道:“我们先通知师叔?”


蓝湛一咬牙,道:“不必!”


“你们且留在此处,待雨停后便先行回去。”


说罢,他转身冲进了雨里。


 


37.


蓝湛并没有花费没多久就找到了魏婴。


——连天雨幕之中,几支银白箭矢破空而去,箭尖红光闪烁,箭身被狂风吹得偏离了轨迹,却正好不偏不倚地刺中了空中极速闪过的一道黑影。


蓝湛蹙眉,立刻朝那几道箭矢的方向寻去,找了不多久就发现了魏婴。


魏婴一身衣服都湿透了,头发全黏在脸上背上,黑暗中一双眼睛却特别亮,正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地上的战利品。


那只黑色的巨大鸟妖好像被击晕了,掉在地上,翅膀一抽一抽的,那场景看起来甚是……壮观。


魏婴手里拿着一支断箭,似乎正在思考如何处理那只昏过去的鸟妖,因为雨势太大,直到蓝湛走到他身边时才忽然察觉,吓了一跳:“蓝湛你怎么来了?!”


蓝湛身上披着挡雨的蓑衣,不过衣服也湿了大半,看过来的目光十分可怕。


魏婴心中正高兴,丝毫不觉有异,得意洋洋地邀功道:“这妖怪皮糙肉厚,虽然箭尖最终也没能刺穿它的皮肉,但总归是将它射下来了。咱们这就通知师叔……啊!”


他一声惊呼,是蓝湛突然死死地掐住了他的手,力道之大,痛得他手中捏着的那支断箭也掉落在地。


蓝湛一言不发地将他拽走,根本没管地上那只昏厥的鸟妖,也不顾魏婴在他身后如何抱怨呼喊,快速走出一段路,这才忽然想起了什么,脚步一停,转身,把身上的蓑衣脱了下来,披到魏婴身上。


魏婴眨眨眼睛,赶紧摇头:“不用不用,反正我都湿透了,还是你穿着……”


蓝湛冷冷道:“穿着。”


“……”魏婴缩了缩脖子,“……哦。”


蓝湛又道:“此事,不许说出去。”


魏婴惊道:“为什么?”


蓝湛却不说话了。


他就这样拽着魏婴一路下了山,正好那阵急雨也停了,二人与镇子上的少年们回合后,一行人动身返程。


魏婴几乎迫不及待地要和大家分享一下他伟大的经历,然而被身边蓝湛警告性地狠狠一瞪,大有“你再多说就禁言”的意思,只得悻悻闭了嘴。


这件事就这样告一段落,没人知道那只鸟妖是魏婴射下来的,都以为他不过是贪玩误了时辰,被蓝湛抓回来了而已。


于是第二日,贪玩误事的魏婴被蓝湛拖到祠堂罚跪了。


与往日不同的是,这一回不是蓝启仁下令罚他,而是蓝湛亲自罚的。


魏婴跪在地上时还有些不情不愿,扭着身子小声嘟囔:“干嘛罚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这也算将功抵过嘛……”


蓝湛一拍他肩膀,逼着他把背挺直,厉声问道:“你可知错?”


魏婴浑身一个激灵,赶紧道:“知知知,我知我知,我错了。”


蓝湛继续追问:“错哪儿了?”


魏婴十分流利却毫无感情地背诵:“我不该违背长辈命令,不该擅自行动,不该抢功,不该想着出风头……哎哟蓝湛你打我干嘛!”


蓝湛收回手,蹙眉看他,恨恨道:“你分明是狡辩,不知悔改!”


魏婴表示真的很无辜:“我明明都承认了啊。”


蓝湛气得说不出话,放下戒尺,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祠堂。


魏婴盯着面前的墙壁,闷闷地想:完了完了,蓝湛气成那样,肯定不会给我送吃的了。唉,今天看来要挨饿了。


可转念又想,他猎到了那只鸟妖,如此算来,与蓝湛的比试妥妥该是他赢了。这样一想,又觉得心里十分快活。


 


TBC




 没头脑和不高兴



评论

热度(1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