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兔

Alex:

騰雲架霧(AYA):

給親友畫的生日圖VVV

沒錯就是我之前提過推我進魔道坑的那位親友XDD生日便畫她最愛的二哥哥V

想畫美人出浴(?)的含光君很久便直接畫給友人好了////

祝友人生日快樂好事順心啊!!!之後還有大量坑一起踩XDD

魏无羨短析

乱中有序:

剛看完魔道,覺得Wifi怎麼能這麼好。嚎一嚎愛他的原由。


魏無羨是最溫暖的家人和朋友,是理想到只能遙望奢望、無人能輕易認為自己美好到足以配上他的愛人。


重情重諾,掏心掏肺……手賤加一句,還掏丹呢。


打完就覺得眼淚要掉下來了。


因為他對所愛之人百分之百溫柔,所以如果不夠強大,將他放在心上注定要受傷。傾盡所有護人周全,做過的一切不求得到理解;所以要嘛後知後覺他犧牲的一切而心碎,要嘛反反覆覆為自己的無力痛悔。


遇見藍湛前,他從沒意識到自己是可以被護著的。自己擔著扛著,捨掉世家四公子的名頭,捨掉叱吒風雲的豪情,捨掉對長生飛升的追求;虞夫人讓他死也要護著江澄,上一世他就以殘敗窮驅修鬼道,做護著江家重新崛起的依仗。他可以死,可以淡出江湖;但他不。


他使人想做他眼底心上的第一甚至是唯一,以免看著他將生命燃燒殆盡。


作為看客最心塞的是一趟下來各種情緒大起大落,為江澄任性地像個小破孩氣惱,為所有自詡正道人士的醜陋邪惡利慾薰心憤怒,為做個好人或許註定會被世界辜負只因不與眾人同流合汙難受,為忘機一往情深不吐露隻字片語而倍覺煎熬。但對於魏無羨來說,他始終是從心所願地坦蕩活著。


既不覺得曾經的付出讓他委屈,對最惡毒的人云亦云抱持寬容;滿心盛著眼底裝著苦盡甘來的幸福,不陷身於困頓難熬的昨日。


他並非直腸子一根筋體會不出苦難搓磨;而是在歷經幼時流浪街頭、少時苦於父母輩盤根錯節恩怨中承受人情冷暖、及長捨去遠大前程轉研鬼道,遍嘗怨憎會愛別離的撕心裂肺,承受伯仁之痛眾叛親離之苦……這般像泡在黃蓮裡的一生後,仍能珍惜與心愛之人相廝守的幸福。


於是滿腔糾結付諸東流,牢牢捏著想胖揍人一頓的拳頭砸上棉花無處使力。在這種落差中繼而更是愛他,更是慶幸有人跨越光陰苦苦守候,更是願他從今以後只管和藍湛「天」長「日」久。霽月清風的世人評價指向始終依循正道的藍湛,可魏無羨在我心中更靠近坦蕩疏朗,光明正大。


前世幾載飛揚恣意換後半生苦難顛沛,魂死身滅時不過是雙十少年。道德準則殘忍地扼殺風華於其初綻,可既然他不怨不恨,作為旁觀者也無從心疼;只能倍加專注聚焦他的好,大聲疾呼讓所有人知道。


觀他前生,我愛他燦亮耀目是非分明,轟轟烈烈依循本心,為償恩義甘與天下為敵;愛他到幾乎沒辦法體諒傷害過他的人內心亦曾受苦楚,愛他被推落低谷仍能逆勢而起,愛他絕頂聰明。


他是我最想成為的樣子,是污穢世界的清明,可供魂歸的故里。


年月流逝,江澄也好、忘機也好、懷桑也好,不知不覺或許都在龐大的傷痕或曲折的時間長河中,流徙成無法與昨日攬鏡相照的狼狽樣子。成長中難以避免的扭曲被用各種各樣的由頭安撫,在見著魏無羨才明白,原來最跳脫的人最是堅定,最狷介的人最牢地抓住一顆赤子之心。


軀殼面容清俊脫俗也罷,平凡無奇也罷,只要居著這樣驚世絕艷的三魂七魄,都會讓人挪不開目光吧。


知他受過常人不能忍之傷,所以寄他以經年不改的長情。 


*


才看完魔道,相見恨晚。

騰雲架霧(AYA):

「藍湛,看我,快看我!」

如當年一般,魏無羨笑著叫他了,他也看過去了。

從此,就再也移不開眼睛了。


摘自《魔道祖師》—墨香銅臭


=========================================


一直想畫眼中的倒影構圖,在喜歡的cp上實行到真是太好了////忘羨大愛//

最近各方面忙碌和適應,一整個自信有點喪失(掩臉)

這些時候就忍不住翻一下魔道,給自己打打氣

真的,好喜歡魔道QwQ

騰雲架霧(AYA):

「嗯…藍湛…」

「我在。」

「……喜歡……」

「…我也是,晚安,魏嬰。」


========================================


大家七夕快樂!!!(雖然是西曆的)到舊曆時再畫一張vv

上次的圖後便打算正式畫張漫畫稿v不過縮圖後便有網花便是…(跪)

喜歡忘羨!!!要幸福啊兩位QwQ//


騰雲架霧(AYA):

藍忘機猛地一拽,魏無羨感覺一陣恐怖的大力襲來,身不由己幫被拉到藍忘機那邊去。


水花撲濺,一發不可收拾。


不知是誰先開始的,等到魏無羨稍稍清醒一點時,他已經坐在藍忘機腿上用這種姿勢摟抱著唇齒纏綿地親了好一會兒。


摘自《魔道祖師》—墨香銅臭


==========================================

最近在搬家各方面都好忙好累但還是想畫一下圖QWQ///

本來想畫成cg但也想看看黑白圖的感覺XD看之後上成cg那個效果較好v

忘羨不足啊啊啊!!快點忙完我要不斷生產圖啊啊



騰雲架霧(AYA):

他想像當年一樣,再掉一次下去。

他中心有個聲音說:「如果他接住我,我就…」

想到「我就」兩個字時,魏無羨便撒了手。


他並不怕摔,這些年來,也摔過很多次,但摔到地上,畢竟還是會疼。

如果有個人能接住他,那就再好不過了


摘自《魔道祖師》—墨香銅臭


==========================================

第一次看魔道這段時真是哭死我了啊…羨羨!!Q口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