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兔

交柯:

占tag致歉


突发无料本生出来啦
封面题字by@有玉為玦 
收录了《长物志》《钟无艳》《喜帖街》,2w+,50p的样子
印的不是很多,产粮活动会提供一本,微博那边会转发抽一本,lof这边就不再抽啦,大家可以移步微博@交柯柯柯柯
总之谢谢大噶的喜欢´_>`



大地承载:

本来以为今天羡羡就可以出场了,,,结果,,羡羡下一格就出场!我发誓!
然后其实这张里也有一个腰身妖娆的羡羡搭配一个晚吟的小翘臀,因为太小了糊火柴人的时候用力过猛他们就xxx

小雁子爱吃鱼:

汪叽羡啾:少年时的啾们,小羡啾给小汪叽看自己画的戴花小汪叽并趁机把书换成了那个啥……

——这两天复习原著到虐的那段吃刀到心塞,还是画甜的吧。


黑御行:

“含光君,你可想好了,出了这个门,你的名声就要毁了!”
“……十三年前就想好了。”

【ABO】《魔术国》02

Fengmg:

(2609字)


现代or微未来系ABO设定,先婚后爱轻喜剧,隐忍A叽x心因性感知障碍(俗称性·冷淡)O羡,同龄


原著属于秀秀,ooc和雷属于我,撞梗提醒,敏感内容提醒


高亮避雷:狗血三俗伦理剧;薛定谔的生子;有原创龙套出没


【前情】01






==




牵一发而动全身,托魏无羡的福,整个部门都为这个重大失误熬了通宵,到天边快蒙蒙亮的时候,才拖着步子飘出了大门。




他自己还算精神,毕竟高压作业半宿,那股亢奋劲儿上头上得厉害。然而回头一看倒霉下属各个眼底乌青,恨不得就地躺倒,就连绵绵和温宁都走得虚浮,只好把请客弥补的想法当场作罢,放大家各回各家,好好休息。




最后,他也得回他自己的家了。




魏无羡盯着指纹锁站了半天,努力平静,平静,深呼吸。没想到,正在他认真考虑到底是进去还是再在外面踱两步的时候,仿佛回应似,那扇门竟自己从里面缓缓地打开了。




穿戴整齐的蓝忘机走出来,一抬头,屋里屋外的人径直打了个照面,齐齐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魏无羡:“……”




这真是,这真是——不对,我为什么要躲啊!




他心里一阵抓狂,只想赶紧说点什么,刚好余光扫到蓝忘机手里还拿着悬浮车钥匙,立刻脱口而出:“这么早,蓝湛你要去上班了吗?”




听到他问,蓝忘机眼中微微不自在的神情更明显了些,他捏了捏钥匙,把它完全包进自己掌心中,低声答道:“不是。”说完,还多解释了一句:“今天休假。”




魏无羡心虚地摸了摸鼻梁:“咳。”终于记起了这假本来是为什么而请,顿时就哑火了。




然而他现在可完全不想再围着这个方向绕圈子,边暗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边生硬地转移了话题:“那,行……那就,进去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魏无羡觉得蓝忘机仿佛也在等这句话,虽然看不出什么区别,但总觉得他似乎松了口气,点点头,什么也没说就转身回屋了。奇怪得很,明明之前还没什么睡意,结果这会儿刚一踏进客厅,他突然就困了起来。好像经过昨夜,这个前几天还让他觉得冷冰冰的地方突然被赋予了新的意义,某种闲散而又惬意、独属于“家”的气氛在看不到的角落悄然发酵,到处都懒洋洋的,整个人立刻就放松了。




魏无羡哈欠连天地正要往自己卧室走,却被蓝忘机伸手拍了拍。还不等他充满担忧的一个激灵抖完,就听到那人说:“吃了早餐再睡。”




说完他就进了厨房,浑然不觉魏无羡的目光黏在自己背后一道飘了进来,呆了好一会。




大概是考虑到他睡着后不耐烦被闹起来上厕所,蓝忘机并没有做汤粥之类的东西,只在落座后倒了杯助眠的热牛奶递给他。魏无羡看了看那简单的几个小盘,又看了看旁边碟子里调好的蘸料和牛奶,抿抿筷子尖,登时心情更复杂了。




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酒醒,什么时候爬起来收拾东西和做饭的,还记不记得清之前的一切。




如果蓝忘机不主动提起,他也不打算去追问了。只要他愿意,那就当……那些事都没发生过好了,无论要分开的事,还是过去所有糟糕的回忆。




魏无羡捧起杯子,眼睛不由自主地又瞄向了蓝忘机。今天真的很巧,在这一个瞬间,他们再次对视了。视线越过杯沿、越过蓝忘机手中那沓掩饰般的文件轻轻碰撞在一起,很快又带着相似的被骤然抓包的窘然移了开来,装作不经意地飘往别处。魏无羡看到蓝忘机耳垂红了,他低头喝了一口,牛奶的温度顺着食道滑到胃里,很快全身都暖了起来,错觉一般,几乎连心口都在更用力地跳动,泵出一大串咕嘟咕嘟的热流。




魏无羡想起来,他因为工作性质经常晨昏颠倒地加班,其实每一次,只要蓝忘机在家里,他都会像现在这样留好饭菜,等到自己回来,默默地温一杯牛奶,再转头去做自己的事情。三年里,这应该是两人少有的温柔放松的相处时间,而此时此刻,心境又与从前完全不同。




他眼角的余光仍放在那人身上,肆意地游走,好似一个孩子揭下蒙尘已久的灰布,看到遍地闪闪发光的黄金,既新奇,又向往,既不明所以,又为之心神动荡。魏无羡清楚地感觉到,一直以来横亘在自己心里的某一道壁垒正在慢慢地坍塌,仿佛再次初遇,蓝忘机从那层雾气里走过来,走到他面前。困扰他一整个夜晚的问题终于画上了句号。




如果蓝忘机不喜欢你……




如果……




毫无来由的,名为勇气的湖水暴涨,顷刻淹没了他的心田。




魏无羡放下牛奶杯,近乎于笃定,他在心里想:没有如果。




==




就像魏无羡所期望的,那天过后,蓝忘机也再没有提起过离婚的事情。




两个人怀着心照不宣的默契,就这么不约而同地放任了它的无疾而终。又过了几天,魏无羡去书房拿东西的时候想要顺手把那份协议书带走,却发现它已经不在了。




他怔了会儿,慢慢吐出口气,一瞬间,真有种心头大石落地的奇异感觉。




而同样就在那天晚上,蓝忘机突然回来得格外早,告诉魏无羡:学校密集的特训期正式结束,之后很长时间都会非常清闲,于是,在上级——其实也就是他的哥哥——的极力建议下,他递交了休长假的申请,并在今天已经得到了批准。




尽管他的语调平常到可以说是平淡,但今日不同往昔,魏无羡还是从那对浅色眼眸不易察觉的微微闪烁里领会了某种未尽之意。然而,控制着心尖异样的悸动,装成什么暗示也没懂的样子,他只是长长“哦”的一声,笑笑就低头继续玩游戏,颇有些没心没肺地说:“啧,行啊,蓝湛,连你这个大忙人都知道劳逸结合了,有进步,有进步。”




即使这段时间他们的关系貌似有了一些朝某个方向(魏无羡单方面认定)发展的缓和,但要让蓝忘机这么一个人把想的事挑明了说,那还是万万不可能的。因此,听到如此回答,他也只是神色微微一黯,不再多言。




而在蓝忘机看不到的地方,魏无羡背对着他,果断抛下队友弃了推到一半的boss,登进内部网开始查自己这些年没休攒下来的假期。




不查不知道,刚刚还调侃蓝忘机大忙人,他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是个工作狂,入职五六年,长假没报过一次就算了,居然好多零零碎碎的带薪小假期也没休完,而且他这种性质的机·关单·位本来政·策上对AO就特别倾斜,在这些方面格外优待,粗略数数,加在一起恐怕都奔大半年去了。




这倒是比蓝忘机假期还长了,那就干脆也休个三四个月好了,虽说能远程,不过人不在还是不方便,太久了估计罗青羊他们也吃不消……




魏无羡盘着腿坐在床上,一边盘算怎么写这份从来没写过的申请,一边继续点进去看这段时间的工作安排。好在也是刚忙完几个大项目,接下去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顺利的话下个礼拜一应该就能批下来。




那就是正好空了个周末啊……周末不加班干啥好呢?




正思索间,蓦地,“约会谈恋爱”五个大字加黑加粗地跳进了他的脑海里,然后一脚踢开了其他的念头,开始锣鼓喧天地扭起了秧歌。




魏无羡一阵沉默。




片刻后,蓝忘机听到他打了个招呼,满脸严肃地出了房间,似乎跟谁打电话去了。




与此同时,已经和相亲对象尬聊了一个多小时的温情拿起了通讯器,那头某个前几天还信誓旦旦要离婚的人语气十足明分暗秀地问:“拜托拜托,江湖救急!情姐,问你个事啊,你觉得跟蓝湛谈恋爱的话,我应该带他去哪玩好?”




温情:“……”




温情:“滚犊子吧你——!!!”






【未完待续】


①短小而水的一章orz本来打算更长生殿写到中间卡住了临时换场地TvT


②之后就是上街约会→出外旅游度假,这文一共也就这么点情节,纯撒糖


羡羡认知中他和蓝二即将进入的是宛如初中学生谈恋爱一般牵牵小手亲亲小嘴(不)的纯情场合,但是事实是不可能如他所愿哒,憋了三年滴二锅锅是很凶残的哒~(不


④问一个问题哈,这篇文我一直没想好要不要生子(。大家能不能坦白地缩一下觉不觉这个情节雷(捂脸)主要是我有点很想写孕期发·情普雷,至于小孩子卖萌什么的倒是无感23333……


⑤靴靴夶夶们!(づ ̄3 ̄)づ╭❤~

【忘羡】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吃的瓜为何如此酸爽

森罗:

※原著向日常一发完


※忘羡only


※小朋友组出没


※有毒,ooc!




请大家吃块甜瓜…(殴


neta某人标题,又名吃瓜日常(。


本篇字数:4030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吃的瓜为何如此酸爽







蓝景仪朝左一瞅:“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金凌冷哼一声:“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




蓝景仪朝右一瞟:“你为什么也在这里?”




魏无羡勾唇一笑:“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




蓝景仪往前一看,卖瓜的大叔一拍板车:“买不买?!”




被瓜贩子的气势震了一震,蓝景仪忙点点头:“买买买!”




一个转头的功夫,魏无羡已经自作主张绕着一板车青青绿绿的西瓜转悠起来,负手踱步,嘴里冒着褒贬不明的啧啧声,看上去十分欠打。




蓝景仪本想随便挑个瓜抱回去,不想魏无羡注意到他意图后,立即按住他的肩:“不急,这挑西瓜也是有学问的。到时候你挑个又涩又软的回去,岂不是会被大伙儿满山头追杀?”




蓝景仪:“……我们关系很好的,不会出现你说的这种情况。”




魏无羡置若罔闻,转头朝着金凌吆喝:“金凌,你吃不吃?”




金凌抱着臂别过脸,不屑一顾:“我自己挑!”




完全无视了金凌的话,魏无羡麻溜地拢着两个少年的脖子推到自己面前,语气宛如什么绝世高人:“看好,我现在就把我吃瓜多年练就的挑瓜绝学传授给你们,保证你们吃到的都是好瓜!”




两个少年正无言以对,魏无羡严肃地伸手往板车上一指:“首先,这堆瓜里,有几个瓜的瓜蒂是直的,这种瓜先排除出考虑范围。瓜蒂弯弯曲曲的瓜,吃起来更甜。”




他义正辞严,说得煞有介事,金凌也不由得信了他的鬼话,下意识问:“然后呢?”




魏无羡便振振有词接着道:“然后,要选长得好看的瓜——你看最顶上这个瓜,瓜皮纹路太杂,跟长了皱纹一样,这种瓜往往不好吃。这边这个瓜不错,纹路整齐,挺漂亮。”




蓝景仪:“我只是想吃个瓜……”




魏无羡已经自顾自走到板车前,敲了敲他一眼看中的那个瓜,听到叩叩的声响后,勾唇一笑,对瓜贩子道:“这瓜怎么卖?”




瓜贩子道:“可以切开卖,五文一斤,十文三斤。”




魏无羡心道这个价怎么有点似曾相识,眉毛微微一抽,又若无其事地负起手,露出礼貌的微笑:“那请帮我称一称这个瓜吧。”




紧接着蓝景仪和金凌便双双目睹一场砍价大戏,惊得目瞪口呆。




魏无羡道:“你这瓜,瓜皮太厚,便宜点。”




瓜贩子道:“你没切开,怎知道瓜皮厚?”




魏无羡微微一笑:“听声音。要不打个赌,要是切开来看干货不足,这瓜你白送?”




瓜贩子翻了个白眼,抱起那个瓜一称:“八斤,算你二十四文,拿走拿走!”




魏无羡便在蓝景仪和金凌“太不要脸了”的复杂目光中美滋滋地掏出鼓鼓囊囊的钱袋。金凌一看那绣着花纹的香囊袋,皱了皱眉,冷哼道:“你怎么还用这种姑娘家用的东西?”




“……”魏无羡似笑非笑地扫他一眼,冷不丁冒出一句:“这是含光君的钱袋。”




金凌:“……”他抽了抽嘴角,选择闭嘴。




蓝景仪大惊失色:“你怎么还用含光君的钱……不是,你用含光君的钱怎么还这么小家子气?人家大叔卖个瓜也不容易啊!”




魏无羡付了钱,抱着瓜转过头,得意洋洋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叫节俭持家,懂吗?”




两个少年同时陷入沉默,向魏无羡投去的目光皆是满满的无语。偏偏魏无羡还意犹未尽,忽地又想起什么陈年旧事,噗呲一笑,把两个少年拉到一边低声道:“说起来,我想起当年我也是这么跟人砍价的时候,刚好碰上了含光君,有件趣事跟你们说说。”




两人均半信半疑地竖起耳朵,唯恐又被他的胡说八道欺骗感情。




“……当时我带了个别人家的小孩,大概还不到那边那辆板车高吧。当时我忙着砍价把他弄丢了……你们这样看着我作甚,我又不是故意的!总之后来找到的时候……你们猜怎么着?他正抱着含光君大腿喊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金凌嘴角狠狠地抽动了一下,似是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忍不住要笑又不想让自己笑出来,于是憋出一个十分扭曲的表情。蓝景仪倒是憋了一会儿没憋住,遂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忍不住凑近魏无羡,边笑边问谁啊这么大胆哈哈哈哈。




话音刚落蓝景仪便噤了声,低头作乖巧状:“含光君。”




魏无羡笑意未散,闻言抬眼望去。蓝忘机正站在前方不远处,长身玉立,八风不动,淡淡地瞥了过来,直直落入他眼中。于是他的笑意又深了几分,兴高采烈得跟小苹果见着圆脸姑娘而撒欢似地喊了声蓝湛,便快步走了过去。




正好跟着蓝忘机过来的蓝思追迎面走来,笑着出声喊道:“魏前辈!”




魏无羡拍了拍他的肩,他颔首示礼,而后便继续朝两个少年的方向走去。




跟金凌打了声招呼,蓝思追便将目光转向蓝景仪:“大伙还说你出去买瓜怎么买了这么久,原来是遇到魏前辈了。”




蓝景仪吐了吐舌头:“是吧!他说要教我们挑瓜,也不知道说的是真话还是胡说八道。”




蓝思追道你也早该习惯啦我们还是先买瓜吧,别让大家等急了。两人转头一看,金凌正神色复杂地直视前方,在他目光的尽头,魏无羡抱着个瓜拽着蓝忘机喋喋不休,而蓝忘机也任由他拽着衣袖,眼底是……很浅而又很明显的柔和。




他们并肩离开,亦没有回头跟少年们说些什么,就像是在大街上很普通地与他人偶遇了一般,擦肩而过后就只留下一个背影。




蓝思追开口将金凌的注意力拉了回来:“我们也走吧,难得有机会见面,得快点跟大家会合。”




金凌慢慢将目光收回来,点了点头,也似乎不再纠结要不要找那两人说话了——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无端端想说说话而已。蓝思追已将目光转向一旁的蓝景仪——他已经迅速挑好了瓜并跟瓜贩子开始了大杀特杀,看上去颇得老祖真传。




其实还有些想说的话,蓝思追没有说出来。他想说,离合聚散皆有时,不管是我们还是前辈们,都有自己的事要做,不可能总是同路……但我们总会再见。




不知怎地,他觉得这些话不需要说出口。金凌,景仪……还有与他们一同的其他少年,都应当是懂得这个道理的。




金凌也似乎开始了又一轮思索。忽地,他似乎想起什么,憋了一会儿,大声朝蓝思追和蓝景仪道:“话说你们知不知道,魏无……魏前辈说的那个抱着含光君大腿喊爹的小孩是谁?”




碰的一下,蓝思追忽然平地一摔。








魏无羡抱着瓜悠哉悠哉地坐在小苹果背上,咂了咂嘴,道:“含光君,借你避尘一用。”




蓝忘机闻言,回过头来面无表情地瞥他,又瞥了一眼他抱在怀里的瓜。




魏无羡嘻嘻笑道:“不愧是我的二哥哥,一下子就猜出来我要切瓜了。”




蓝忘机:“……”




片刻后,魏无羡不再抱着那个圆滚滚的西瓜,而是捧着一块瓜坐在驴背上啃,嘴上甜滋滋,心里美滋滋,想着自己吃着瓜喝着美酒,还有个神仙似的含光君给自己牵驴,当真生出几分江湖快意来。




蓝忘机牵着驴稳步前行,眼前忽地出现一块瓜,循着那只手望去,魏无羡正啃着另一块瓜,含含糊糊地道:“我挑的,你尝尝,保准甜!”




蓝忘机静静地看着他,并没有伸手去接那块瓜。魏无羡便故作严肃地清了清嗓子:“不信?好吧,要是甜,那就让我亲你一口,要是不甜……那就你亲我一口!”




蓝忘机便微微低头,在递过来的那块瓜上小小地咬了一口,然后作出客观的评价:“甜。”




魏无羡大笑着,丢开手里被啃得差不多的瓜,勾勾手指把人叫过来搂着啃了个够。




正是夏日的午后,山林中的葱茏树木阻隔了大部分的日光,地上撒着斑驳的光斑,风一吹,整一片明明暗暗的光影都跟着摇摇晃晃,叫人眼皮都跟着变得沉重,连耳边聒噪的蝉嘶与鸟鸣都显得格外困乏。




魏无羡坐在驴背上晃晃悠悠,神思恍惚,禁不住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开口:“话说回来,我记得当年在你们家求学的时候,我们几个还偷偷下山买过西瓜吃——那时候我还想偷偷拿一块给你来着,可是你太可怕啦,整个人往那一杵,我们吱都不敢吱一声……”




蓝忘机眉心一跳,脸上写满了不信:“你怕过?”




魏无羡道:“当然怕了,怕你不理我呀。”




顿了顿,他又道:“差点忘了,那会儿我不是给过你枇杷,你都不要,我哪知道给你一块瓜你会不会理我……说实话,当年那个枇杷,你是不是其实心里很想要?”




一抹嫣红悄悄爬上蓝忘机的耳根,他抿紧了嘴,低声道:“……嗯。”




“不过也没事,现在我手里要是有吃的肯定会分你……要不我们现在就回去再买一个瓜,一人一半捧着吃?哈哈哈哈你什么表情,这样才吃得快活嘛。以前我在莲花坞的时候,每到三伏天,最热的时候,我跟几个师弟每天没事就瘫在地上晒咸鱼,师姐会端一盘切好的西瓜过来,然后我们几个立刻咸鱼翻身跳起来抢……后来江叔叔干脆说让我们一人捧一个瓜各吃各的了……”




讲起这些事时,魏无羡似乎就陷入了对过往的怀念中,仿佛这夏日午后的明媚阳光也勾起了他心里最明亮的那些回忆,一段又一段的令人忍俊不禁的往事历历在目。蓝忘机偏过头静静看着那人脸上柔和的神色,一言不发地听着那人念叨,嘴角也不自觉噏起一抹笑意。




魏无羡伸了个懒腰,又打了个哈欠,喃喃道:“我又想起来了……当年江叔叔把我从大街上领回江家时,好像就是给了我一块瓜,然后我就跟着走了……哎,什么,我原来这么好骗吗?早知道……当初见到我的时候,你就该给我一块瓜把我骗回你家去……”




听出了他话语中愈来愈明显的倦意,蓝忘机摇了摇头,令小苹果停下了步伐。魏无羡已经趴到驴背上,拽了拽蓝忘机的衣袖:“啊,蓝湛,我困了。”




蓝忘机道:“下来休息。”




魏无羡又打了个哈欠,闭着眼嘟嘟囔囔道:“不了,我就这样眯一会儿,你继续走……到了叫我。”




蓝忘机顿了一下,忍不住抬手摸了摸他的头,柔声道:“在这里你如何能睡。”




“在这里怎么就不能睡?”魏无羡眼皮都懒得抬,吐出的话像黏糊糊的棉花糖,“只要有含光君在侧,到哪不能睡……你快别跟我说话了,你一说话我就想接,我好困,让我睡……”




他的声音慢慢小了下去,到最后便只余呼吸时平缓的气息声。小苹果看上去不堪重负,要趁其不备把人颠下去。蓝忘机瞥了它一眼,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伸手小心翼翼地把人抱了起来。




魏无羡张了张嘴,似是梦呓:“……蓝湛,下次买个大西瓜,跟思追他们一起分呗……哦,以后我们归隐了,可不可以种瓜啊……”




蓝忘机挑中了一旁树荫下的一片阴凉地,正要走过去,听见魏无羡的嘀咕,下意识“嗯”了一声,嗯完觉得还不够,又认真地道:“好。”




魏无羡迷迷糊糊地道:“……你怎么又跟我说话了……不是说到了叫我吗……”




于是蓝忘机没再说话,只是靠着树干缓缓坐下,小心翼翼地让他枕在自己腿上,末了又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额头,撩开他额前的碎发,神色柔和,似是找到了什么小小的乐趣。




抬眼望去,金色的日光与青绿的枝叶相映成趣,一路树影婆娑,绵延的山路衔接着远方的万重青山。






路还很长,什么时候起程都不为晚。






-没了-



Alex:

Asha:

找含光君?
蓝湛他在我账内,你有何事啊?

p2白天 p3无帐٩( ᐛ )و
…………………………………………

十千修树:

刚好没赶上末班车

嫦娥二哥哥和兔羡羡

羡羡:二哥哥你真好看,比嫦娥姐姐都好看(づ ̄3 ̄)づ╭❤~

汪叽:嗯(*////  ////*)

羡羡:那想不想吃兔兔呀︿( ̄︶ ̄)︿

汪叽:(扛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