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兔

【忘羡ABO】《后尘》

风华:


这个题目瞎取得,但也有羡羡步汪叽母亲的后尘的意思。


借用古代abo设定:


A――天乾


B――中庸


O――地坤


①简单来说就是羡羡杀了蓝启仁(x并不)然后被汪叽娶回家关在云深不知处生孩子的故事。


②本文大概中篇或者短篇。


③微虐,有生子,但是HE,可能ooc。


④文笔渣见谅。


――――――――――――――――――


第八章



“他可有不满?是否有话要你转告?”



“回宗主,未曾不满。蓝二夫人说,既已嫁入蓝家,他自当恪守家规,不会知法犯法,不会令含光君蒙羞,更不会再多加叨扰含光君。”回话之人,正是将魏婴送往龙胆小筑的蓝家弟子蓝清。



如今蓝湛受戒鞭之苦至今重伤未醒,但这毕竟是家丑,故只能对外宣称是含光君闭关修炼。可这样也免不了落人话柄,本来在外人看来这二人就是一对怨偶,含光君迫于责任不得不娶了魏婴,如今新婚第二日含光君就闭关修炼,就更加印证了外人的猜想,也都暗自替含光君惋惜,对夷陵老祖的下场拍手称快。



想到这,蓝曦臣忍不住摇头叹息。看蓝湛与魏婴的做法,怕是这二人还未通心意,如今又出了这种事,若是传到魏婴耳中,这二人的误会也就只会更深。



在蓝湛昏迷前,托他照顾魏婴。可如今这蓝家看似是他当家,但蓝家重老尊贤,实际上,若是蓝启仁不同意,他也不能违背蓝启仁的命令。



“从即日起,二夫人的衣食住行便由你负责。记得……照顾好他。”蓝曦臣斟酌了一下,随即吩咐道。若是让别人去,他也不放心,怕别人怠慢魏婴,这样他就有违蓝湛之托,如此只能派他信任的人蓝清去。



“是。”蓝清恭敬的说道,对于蓝曦臣的命令,他向来都是绝无异议。况这二夫人并不如外界所传那般是个如此丧心病狂之人,今日一见,他觉得这人不愧是世家公子排名第四,穿上蓝家制服倒也是个谪仙般的人。



“待忘机恢复之日,你大抵……就不用再去了。”



可没想到,他竟然一语成谶,直到魏婴逃出蓝家,蓝湛都没能见到最后一面。



龙胆小筑,室如其名,坐落于一片龙胆花之中。这种花体态娇小,通体呈现淡紫色。但君子爱兰,故蓝家几乎遍地都是兰花或者香草,这种龙胆花一般只有女子才爱,所以这龙胆小筑原来的主人,有待考量。



虽说从外面看来,这龙胆小筑明显是有些年岁了,但是魏婴进入室内却发现里面纤尘不染,整洁异常。不是那种刚打扫的整洁,而是时常打扫的那种整洁。



如此一来,魏婴就对这龙胆小筑的原主人更好奇了。



临近午时,他今天见过的那个蓝家弟子蓝清就来给他送了饭。不知是不是有人特别照顾,这菜虽然还是姑苏的菜式,但是或多或少的都加了些辣椒,虽说这点辣度比不上他在云梦时的程度,但总比蓝家的清汤寡水要好。



“多谢。”



“二夫人不必客气,家主吩咐了,从今日起便由我来照顾您的饮食起居,这些理应都是蓝清的分内之事。”



“既如此,那便多谢蓝宗主了。”



这屋虽不大,但是笔墨纸砚、书籍、琴谱一类的东西一应俱全,可见这屋的原主人也是个极其风雅之人。



来的第一天魏婴便将书架上的书摸了个遍,且他还摸出了一本令他闻之色变的《雅正集》。这东西在他少年时期就对他造成了不小的影响,特别是在姑苏求学的那段时间,他可没少抄这些玩意。这东西在他内心的恐怖地位,仅次于狗。



虽说他认为蓝湛讨厌他不会来看他,可他自认为之前的判断应当也没错。所以他内心悄悄存了期待,期待蓝湛能出现,打破他的胡思乱想。



可这期待,却被日复一日的孤寂与失望所打破。



整整两个月,除了每天来给他送饭送水的蓝清外,他没有见过其他活人和活物。



从窗外看着那狭窄的一方天地,魏婴眼中的光也渐渐黯淡了下去。他开始变得不爱说话也不爱交流,有时他能常常坐在窗边发上一天的呆,或是睡上一天,亦或是看上一天的书。而他的饭量也开始减少,整个人也肉眼可见的消瘦了下来。



某日,魏婴看着饭菜里那油腻腻的浮着一层辣椒油的菜瞬间没了胃口,好不容易逼着自己吃了一些下去,没过一会便又都吐了出来。



刚开始他以为是自己吃坏了肚子,没怎么在意,可过了几天他发现,几乎所有的饭菜他都是吃了就吐,可人似乎还胖了点。而且每日的睡觉时间也在逐渐延长,好几日都是蓝清把他给叫了起来。最重要的是,他的发情期,已经两个月没来了。



想到某种可能,魏婴的脸色瞬间变得不好看起来。这……不可能吧?!明明只有一次,不可能这么巧的!



可这所有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却又让他不得不面对现实。



他怎么会怀孕呢?



他怎么会有蓝湛的孩子呢?



他怎么配……有含光君的孩子呢?!



可他该怎么办呢?他该生下来吗?可生下来之后呢?这孩子本就不该出生,出生后若是让人知道这孩子的娘是夷陵老祖,那这孩子又该如何自处呢?



不不不,这样对孩子太残忍了,他不能这样让它来到这个冰冷的世界面对所有人的指责。



可不要这个孩子,对这个孩子来说不是更残忍吗?他都没有来得及降生就被剥夺了生命。



过了好久,魏婴才轻轻抚上自己的小腹,这里还平坦如初什么也看不出来。



“蓝湛,你不要怪我。若是到时候你不想要这个孩子,就把他们送回江家吧,我想江澄会好好照顾它的。这个孩子是无辜的,而且云深不知处境内禁止杀生,我这样做,也算是遵守了家规,对吗?”魏婴对着空气喃喃自语,他知道蓝湛不可能听到也不可能回答,可他还是想说,这样说出来至少他的心里能好受一点。



“虽说你标记了我,但是你不用负责,毕竟是我在发情期勾引了你,我不会缠着你的,这点你放心。日后若是你有心仪的仙子,你大可以一纸休书把我打发了,我保证日后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可若是你日后要成亲,记得不要给我发喜帖,我怕我……”我怕我会难过,蓝湛,你可知,我心悦你?



从年少时的一见倾心,到如今的困顿红尘里的纠缠不清,他的岁月长河里,从来都只有那个人,也只能是那个人。



而远在寒室里的蓝湛,自然是不知道这发生的一切的。现在的蓝湛还不知道在新婚的第二天魏婴就被关在了龙胆小筑内,这也就是为什么蓝曦臣让蓝湛在寒室养伤而不是回静室的原因。



这鞭伤折磨着蓝湛足足一个月才醒,有时候蓝曦臣看着蓝湛紧闭的眉眼都怕蓝湛再也醒不过来。



可他知道,蓝湛会醒的,他还有心愿未了。



而蓝湛,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兄长,魏婴呢?’



若是他说魏婴此刻在龙胆小筑内,那么蓝湛就是爬肯定也要爬到龙胆小筑的。所以,他第一次对自己的亲弟弟撒了谎。



“你托我照顾他,所以他很好,你无须担心,他说他在静室里等你。”蓝曦臣这笑毫无瑕疵,且此刻蓝湛一门心思都在魏婴身上,也并未发现不妥。



“那可否请兄长让忘机回静室看一眼他?”



“不可,如今你有伤在身,就算回去了,你是要让他平白担心吗?他若是来看你,那也是不妥,叔父已将他禁足。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你待在我这里,我这屋子的气温有利于你伤口的愈合,等你养好伤,自可去见他。”



无法,蓝湛就只得待在这寒室养伤,只盼望着能早点见到魏婴。



可他不知,那个人也同样在思念着他。


――TBC―――――――――――――


啊!我更了!今天来例假好疼的😭


听说爱情公寓扑街了?本来想去看的。


求评论和小红心小蓝手~~


对了,特别提醒,已添加《后尘》tag,查起来更方便~







评论

热度(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