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兔

【忘羡】如果二哥哥穿回69章10

我去弧个三次塩:

目錄:


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141516(完結)劇情時間簡表


食用前注意事项:



  1. 倒立?(请点P站不老歌)长微博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放连结……我等等研究。


  2. 乱葬岗上甜蜜蜜的夫夫日常,啊啊啊啊@九条轮太太画的的夫夫带孩子、还有洞里开车图实在太棒啦!每日舔图!



10


金江联姻之后,两人在乱葬岗上的生活可说是「惬意」无比。蓝忘机虽然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伏魔洞,却是每月固定回一趟姑苏,一方面协助蓝曦臣处里族务、一方面仍旧逢乱必出。魏无羡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否则让一个生性爱洁又是从小锦衣玉食──那怕云深不知处的伙食难吃到举世皆知──长大的贵族公子、从吃穿用度无一不讲究,落到必须与他这个大魔头一起窝在终年幽冷潮湿的山洞中度日,实在太过委屈了。他心里明白蓝忘机绝对不会在意,但魏无羡光看蓝忘机每次伴他在乱葬岗其他山头夜猎之后,就必须动手洗衣服的模样感到牙酸。


但他实在太享受和蓝忘机一起夜猎的时刻了。


每每那人在夜风中缓带轻飘、矜雅地提摆端坐于枝桠狰狞枯败的巨大古松之下,置琴于膝上,淡淡地朝立于树枝上的自己递来一个眼神,就能与自己琴笛相和。这不仅仅是天衣无缝的契合足以形容,尚有能悠然徜徉于他广袤无垠的铮铮琴鸣之中,以嘹亮清越的笛声追随他或撩动他,一同观览山高水长和玉宇琼楼,再也不畏高处之寒的无憾之感。


可惜的是,即便有蓝忘机的清心褪邪曲从旁协助,使得魏无羡不需要受压制阴虎符和凶尸鬼气的阵法而把自己拘在乱葬岗上,而是能够十天半月都在外头和蓝忘机夜猎,却碍于他在金鳞台上对百家的宣示──出走云梦江氏,从此镇守在乱葬岗上压制阴虎符,再也不离开夷陵半步──而不得不掩人耳目,才得以跑些远一点的地方。平常蓝忘机不在的时候,他只能带着温宁在夷陵一带乱转,偶而抱着温家那个小朋友阿苑逛市集玩儿。


然而温宁终究是为无羡的得意之作,故而初次参与夜猎就一鸣惊人,更是惊动了仙门百家、纷纷传书质问甚至痛斥魏无羡待在乱葬岗上还要做妖,说了不会妄动能够驱使鬼将的阴虎符,却自己炼制了一具力大无穷、功力高超的凶尸作为鬼仆,这与使用阴虎符有何区别云云。魏无羡自是理都不理,反正夷陵一带已经成为他的地盘,几乎无人敢正面上门叫嚣,何况他从未违背自己的宣示(就算违背了也没被发现),所以并不觉得需要澄清,省得说得多了被人抓住了话柄,还百口莫辩、愈抹愈黑。虽然高门修士更是对他嗤之以鼻,反倒有一些天赋不佳、灵力低下的小家修士或散修,见魏无羡修鬼道实在不失为一增进实力的快捷方式,便纷纷成群结队地在乱葬岗山脚下镇日请求「夷陵老祖」开宗立派、广收门徒。


魏无羡初次见到那山脚下飘扬旗幡上「至尊无上夷陵老祖」几个大字时,直接把嘴里一口温四叔酿的果子酒喷到温宁身上,哈哈大笑地以口哨驱动走尸把人尽数掀飞后大大方方地笑纳了他们呈上的瓜果礼品,改从另一条山道回洞,却还是没理会那群投机取巧之徒──开玩笑,修鬼道从来不是他自愿,何况创立邪教?


不过,随着想要追随他修鬼道者愈多、仙门百家也将他的行径传得愈来愈不堪入耳,其中最夸张的莫过于金氏宗主金光善给他背的锅──明明是那老种马再一次地被泼辣凌厉的金夫人捉奸在床,而恰巧那床伴仙子是夷陵人,随即漫天胡扯说都是那该死的魏无羡,引诱数千处女到乱葬岗上与他日夜*乱,才调教出了一堆欲求不满的女子在夷陵四处勾引修士合欢修炼、趁机吸取精元再回头给魏无羡提升功力什么的……真是岂有此理!


听到这个传言的时候,魏无羡正抱着温苑与市集上的小贩讨价还价,毕竟蓝忘机不在,他只能跟温情拿钱,不能乱花,连一斤土豆都要杀价杀得口沫横飞,简直想直接告诉小贩老板:「我就是那与数千处女日夜xx的夷陵老祖,你要是再不便宜点我就把你……」的谁抓到乱葬岗上去日夜……哦听起来有点恶心还是算了。但魏无羡回头想想又有些得瑟──自己真不愧是世家公子榜上排名第四的美男子,就金光善那样随口一说,修真界就都传得如火如荼、连这夷陵小镇居民也知道,显然所有人都相信他信手一招都能引得仙子们给他掷果盈车、香帕穗子满天飞了。然而开心也没几下,谁知道他才刚不情不愿地买好一袋萝卜而不是生芽的土豆,就发现稍早还紧紧扒着他大腿的温苑已经不翼而飞。


魏无羡吓了一跳,赶紧回头去找,却在人群中听见了孩童的嚎啕大哭:「呜呜呜……爹啊……爹!」定睛一看,果然是坐在地上涕泗横流的温苑,而他身前站着一道颀长雪白的身影,正是从姑苏回来的蓝忘机。


魏无羡听着围观的路人窃窃私语,纷纷说这小孩真可怜,自家爹就这样干站着任娃哭,也不会给他安慰一下什么的,板着一张脸真是太吓人了……魏无羡心里笑得直打跌,还顺手向旁边的摊贩买了两支糖葫芦跟着路人一起围观,想看蓝忘机究竟会怎么应付这种窘境──毕竟冰清玉洁的含光君就这样莫名其妙当了什么人的爹,也是怪尴尬的。只见蓝忘机眸中似是闪过一抹困扰般的情绪,俯下身轻声对温苑说道:「别……哭了。」


然而蓝忘机身型修长,与温苑相比根本是个庞然大物,他弯腰低头的样子直把温苑吓得边哭边打嗝。蓝忘机有些困惑,温苑在乱葬岗上看过自己,应当是识得他的,何况两人曾经师徒一场,蓝忘机并不觉得自己的弟子是个淡小怯懦的性格。只是在人群中发现温苑像是迷了路,便自然而然地要上前带他,没想到小孩乍见蓝忘机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嘴巴一瘪就哭了。


在人群之中看好戏的魏无羡倒是不意外──温苑当然知道蓝忘机,可不就是那个救了自己性命的有钱哥哥吗?但是想到自己曾经乱闯血池,被对方严厉地喝斥了,就觉得今天自己迷路了,肯定也要挨骂,这才害怕地哭了出来。魏无羡眼看蓝忘机就要被路人说成是狼心狗肺的父母了,才打算上前解围,不料想蓝忘机竟然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伸手就把温苑扶了起来拍掉他身上的土灰,接着把小孩抱到了自己的手臂上。


魏无羡:「……。」这个蓝湛果然不是他认识的那个!


蓝忘机抱着因为视线骤高而突然噤声的温苑,转头像是要带着温苑逛市集一般,却看见了人群中兴致盎然望着他俩的魏无羡……以及他手中的糖葫芦。蓝忘机沉默了一阵,侧头对温苑说:「你羡……羡哥哥,给你买糖吃。」


魏无羡笑嘻嘻地走过来,道:「看不出来啊蓝湛,你竟然会哄孩子?还知道阿苑叫我『羡哥哥』,再喊一声来给我听听怎么样?」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耳垂有点点绯红,却是一语不发。魏无羡也没继续在光天化日之下闹他,而是把糖葫芦凑近了温苑,道:「吶,闻闻,香不香?」


温苑见到熟人自是不哭了,有些渴望地看着糖葫芦,道:「……香。」


魏无羡继续哄道:「好不好看?」


温苑小声道:「好看。」


魏无羡几乎是把糖葫芦放在小孩鼻子前面,道:「想不想吃?」


温苑道:「想吃。」


魏无羡微微一笑,凑近了脸一口咬掉了最大那颗红艳艳的糖山楂,道:「不给你吃。」温苑若遭雷击,蓝忘机无言以对。


蓝忘机只好又晃晃快要哭出来的温苑,对魏无羡谴责道:「怎么又闹他。」


魏无羡无辜道:「我哪儿闹他了?」而且蓝湛为什么说「又」?


蓝忘机道:「你已经买了,为何不给他吃。」


魏无羡道:「我买了,为何一定要给他吃?又不是买给他吃的,我当年在彩衣镇买枇杷,也不是要给你吃的啊。」


蓝忘机闻言冷冷地瞪了他一眼,径自带温苑到下一个卖小童玩的摊子,淡漠的嗓音近乎温和地对温苑道:「选一个。」


魏无羡道:「只准一个呀蓝湛,怎么那么小气。」


蓝忘机平静道:「千个太多,一个就够。」


魏无羡背脊一凉,心说蓝忘机果然也听到那个传言了,虽说谁都知道这当不得真,不知为何他还是有点心虚……可能是因为他提到以前故意不给蓝湛吃枇杷的往事?但这怪不得他,明明是蓝湛要他拿开的。


然而,蓝忘机似乎不觉得他无辜。两人上山以后,魏无羡才要把温苑、萝卜和糖葫芦一骨碌塞进一脸惊愕的温情怀中,就被蓝忘机制止,对小孩温和却不失严厉地道:「人群中乱走,要罚。」


温情一愣,但见了温苑一脸惭愧地抱着手中的蝴蝶玩具垂下头,遂知道大约是小孩胡闹给大人好找,便率先对蓝忘机福了福,道:「给含光君添麻烦了。」又对温苑道:「下次再这样不乖,以后不让你出去玩了!」


魏无羡摸了摸下巴道:「其实也不是阿苑的错……是我买菜时没看着。」


温情懒得理他,只道:「放心吧,如果是阿苑把你弄丢了我才会骂他。」


蓝忘机对温苑道:「下次出门,不可莽撞。」温苑可怜兮兮地点头。


魏无羡道:「蓝湛,阿苑知道错了,你还要罚他什么?」


蓝忘机道:「倒立,抄家规。」


魏无羡和温情俱是悚然,前者心中略惭愧自己让小孩被罚,另一方面则瞠目结舌道:「不是吧蓝湛,两岁的孩子倒什么立,长坏了怎么办?还有,他又不是你们家的人……干嘛抄你们家规。」


蓝忘机意味不明地看了他一眼,道:「你也抄过。」又对温情道:「我看着,无事。」


其实温情并不如魏无羡吃惊,因为早就对魏无羡和蓝忘机的关系匪浅有过诸多猜测,也大约知道蓝忘机是把魏无羡当成了近乎是「自己人」一般的存在,再联想到魏无羡算是很宠溺温苑的,大概也能理解蓝忘机对温苑的态度……约莫也是「自己人」。既然含光君都愿意帮她手把手带孩子,她何乐而不为?总比给魏无羡带靠谱多了,于是把温苑放到地上,道:「既然做错,就要受罚,快谢谢含光君。」


温苑委屈兮兮地道:「谢谢含光君。」却是很乖巧地跑到了蓝忘机脚边,想了想,竟然抱住了蓝忘机的腿。后者也不惊讶,摸了摸他的头,找了一处可以倒立的矮墙,从袖中取了笔墨,便让温苑摇摇晃晃地学着怎么倒立,等稳了再取笔写字。修仙之人往往早慧,蓝忘机深知温苑的天赋能耐如何,要求得恰到好处却也没有勉强,等温苑已经开始握不住笔、脸颊涨红时就让他停了。


魏无羡从头到尾负手在一旁看着,心说这虽然不是罚他,但把温苑弄丢他肯定有份,就不知道蓝忘机打算如何。只见那白衣身影把筋疲力竭、打着瞌睡的温苑送回了温氏残部起居的简朴木屋,就转回来伸手捉他领子。


魏无羡与蓝忘机的境界相差极大,自是闪了两下就被提着后领、动弹不得地拎回了伏魔洞。甫一被摔到石床上,魏无羡赶紧道:「慢慢慢,蓝湛你冷静点,咱先说正事!那个……你回姑苏有没有发现什么能缓和你内伤的功法?」


这句完全是急中生智,然而问了又觉得自己真是白问,如果蓝忘机在未来就碰过一样的问题,而且逼不得已被『自己』扔进了时空裂隙,就代表那样的功法肯定用处不大的。不料想,蓝忘机居高临下地望着他,道:「有。」


魏无羡登时喜上心头,连忙问道:「那你这几日试过没有?效果如何?」见蓝忘机摇头,又道:「为什么……还是需要我帮忙?可我又没有足够的灵力去平衡你的修为。」


蓝忘机颔首,肃然道:「可以中和。」


魏无羡纳闷,坐起身来盘腿问道:「怎么中和?」


语毕,就见蓝忘机在石床上坐下,一手按住他脉门、一手按住他下腹,道:「引灵、气入体,交融中和。」




開車(或長微博)




蓝忘机在他发顶上亲了一口,两下抚了抚他长发散乱的背脊,道:「初次难免不适。」


魏无羡心想:「什么不适,简直舒适得魂飞魄散……可我又不是铁打的屁股,每一回都这样还得了!」于是道:「那以后就跟清心音一样,三日一次成吗?」


蓝忘机道:「不成。」


魏无羡不可置信地道:「岂有此理……」


蓝忘机没给他机会发牢骚,便把人吻得七荤八素,好不容易放开之后,才道:「你说的,天天也行。」


魏无羡:「……。」


他差点忍不住趴在蓝忘机怀里哇哇大哭。


Tbc.


下回预告:


穷奇道截杀。应该啦。

评论

热度(1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