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兔

【忘羡】如果二哥哥穿回69章01

我去弧个三次塩:

目錄:


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141516(完結)劇情時間簡表


食用前注意事项:


1. 总觉得这篇一定会坑掉呵呵呵。


2. 文如标题,汪叽穿回69章,拯救老祖羡的宠妻之旅?


01


百鳳山榉木林深处,虫声蛙鸣,晴光正好。


但魏无羡总觉得,当前的情况,有点棘手。


他怎麽也想像不到,自己不过是无意于围猎而打算偷个閒,跑到树荫下小憩一阵,顺便给云梦江氏引些猎物,怎麽就能撞上这种事——虽然严格来说不是不喜欢,但总觉得有丝莫名的尴尬,又隐约知道蓦然强行中断可能要不好,一时之间颇为骑虎难下。


到底什麽事情呢?首先,他自负受人敬怕,少有人近身,如今却因矇着眼睛而失了防备心,而正被某个害羞却修为高深的仙子按在树上吻得情潮汹涌、动弹不得;其次,这个仙子有着亲人亲到一半还要咬人的恶习,在他身上左啃右啃地,令魏无羡错觉是隻巨犬趴在自己身上,故而吓得毛骨悚然头皮发麻手脚发软、甚至无法理智思考自己该怎麽办;第三,这个仙子愈吻愈是热情如火,炙烫的鼻息撒在魏无羡颈肩如同细碎的火星般灼人,让魏无羡有种不祥的预感——要他不主动推开这位仙子,对方不会停下,恐怕还会得寸进尺巧取豪夺,彷彿下凡神女般圣洁魅惑却又让人无法抗拒地臣服⋯⋯最后与她共赴⋯⋯唔打住打住,这样想人家真是太失礼了。


亏他还是出身世族高门,真要轻薄姑娘到那种程度,最起码还是要先提亲合八字定了关係才好吧?魏无羡琢磨着压在自己身上这人,既然修为那麽高,肯定也是仙门名家子弟,露水姻缘是绝不为其家教所允许的,而魏无羡作为一个名声虽然受人非议、但品貌修为和家世都还算能入眼的世家公子,于情于理,都应该是要主动一点的。


有些迷迷煳煳地想到此处,魏无羡决定自己应该在身体上不小心失了先机后,起码要在礼仪上先发制人,而且不能在矇眼的状况下就稀裡煳涂地干出什麽荒唐之举,于是他转开头避掉那人缠绵而狂勐的唇瓣、躲开了那原先在他口裡尽情搅动侵犯的舌头,勉强清了清喉咙准备开口:「得罪,请问这位⋯⋯」


话音未落,不料对方像是被他的拒绝挑衅了一般,气息一顿一重,倏然扯散了魏无羡的领口往他锁骨上一口咬下,后者还来不及吃痛哼吟,就发觉大事不妙——「啪」地一声,他的腰带竟然被这位仙子徒手生生扯断了!而那人的手,甚至只隔了件薄薄的夏款绸裤揉上了他的小腹、虚虚拢着他腿间那物或轻或重地摩挲。


老天⋯⋯这位仙子已经不是热情,而是飢渴了!实在不寻常!


魏无羡懵然、还稍稍有点惊慌失措,一边寻思道:「仙门世家中难道还有谁在秘密修行合欢秘法,现在这样对我原来不是暗恋我、而是要採补我的吗?岂有此理!」于是他在对方吻上他心口的日轮旧疤时低声喝道:「你是什麽人!」


对方一顿,终于缓缓放开了魏无羡的唇舌胸膛,然后彷彿大梦初醒般狠狠僵住了——他死死抓着魏无羡的手腕、手劲奇大无比,半晌没有出一声,但因情潮涌动的紊乱气息似乎颤抖得更厉害了。又过了好一阵,对方在魏无羡意想不到的情形下,开始有条不紊、一丝不苟地为他拢齐衣襟、繫好腰带。


魏无羡很纳闷,心想:「这人刚刚是走火入魔吗?否则怎麽会眼下又变得如此得体守礼。」因此他放缓了声调,用不欲吓到对方的口气问到:「姑娘,你刚才究竟⋯⋯」


又是一次话没说完,对方便按住了他的唇,不让他再说,但魏无羡实在忍不住了,半是疑惑半是气恼,伸手就要扯下矇眼的黑带好好了解一下眼下的情况。但那人眼疾手快地弹了一下他手腕的麻筋,趁着魏无羡动作迟滞的刹那飘然远去。瞬息之间,魏无羡终于扯下了矇眼黑布,视野中却再无任何人的身影。


他勐然跳下树,却立刻头昏脑胀地往树干上一扶,颇为咬牙切齿地发现自己不但被对方亲得四肢无力虚浮、双唇发麻发肿,甚至肌肤上都残留着对方吮吻过的湿润痒意,让他胸腔裡隐隐有股不知名的情绪如火中烧。


魏无羡瞪着四下无人的林荫喃喃自语:「真是岂有此理⋯⋯」


过了一会,他好不容易缓过劲来,才一脚深一脚潜地离开了,而当他手无意间往胸口一摸时,愕然发现江厌离扔给他的紫花不翼而飞,魏无羡找了半天找不到,又说了一次:「岂有此理!」


愈想愈不是滋味,魏无羡脚步加快,打定主意要回到坐满女眷的围猎场边看台上,找出这个火辣奔放的仙子究竟是谁,却在榉木林外遇上了一个人,一个他颇不想以现在这个狼狈模样见到的人⋯⋯否则对方看他这幅模样肯定要脸色难看。


只见那一身雪白、仙气缥缈凛然的蓝忘机,此刻神情冷厉莫测,勐然挥出一掌震断了周身三五棵粗壮的榉木。耳闻有气息靠近,遂目光如电地回头,死死瞪着在他背后不足三丈处的魏无羡。魏无羡一愣,看见蓝忘机眼中似有风暴溷沌、眼眶有不显血丝,再观他失控砸树的狂怒模样,脱口道:「哇,好吓人。」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的唇好一阵,直到后者忍不住抬袖遮住了自己肿胀的唇瓣,蓝忘机才沉沉地冷声道:「⋯⋯你走。」


魏无羡甚少见到对方如此失态的模样,好奇道:「蓝湛,你怎麽了?」说着走近几步。


蓝忘机立即撇过目光,好像在极力隐忍什麽,道:「离我远点。」


魏无羡担心他练功认真过头,才有了刚刚那番举动,想伸手去探他的脉,却被蓝忘机闪身一避,又迅雷不及掩耳地擒住了他手腕。魏无羡尚没有反应过来这股少见的巨大手劲莫名熟悉,就被蓝忘机往前一扯,加之脚下尚在发软而扑跌下去。


原想踉跄站稳,蓝忘机却即时揽住了他的腰往上一提,随即站得稳稳当当,而蓝忘机却没因此而放手,反而一手牢牢环着魏无羡,一手攒这他的腕部,目光死死瞪着那几乎是倚在自己怀裡的人。


魏无羡抬眼看向蓝忘机,却被对方炽烈的目光烫得一惊,有点后悔刚刚怎麽没有听取蓝忘机的友善提醒,乖乖离他远一点,这样起码可以不用面对这人看着自己的赤裸眼神。


——充满被死死压制的侵略和凶勐,好似随时要破土而出的佔有欲。


其实这样複杂的神情魏无羡是无法解读的,只是下意识地感到危险,要是再不挣脱恐要大祸临头。于是他故作镇定地道:「蓝湛,谢谢你扶好我了,这样倒着真是不好意思啊,所以⋯⋯请你先放开我一下?」


完全不知道自己是那个字说错的魏无羡,心中大感不妙地发现,听了这话的蓝忘机,神色在霎那间陡然恐怖起来。


Tbc.


下回预告:


呃,还没想到哈哈哈哈哈哈。


应该是围观姊姊和金子轩约会?

评论

热度(1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