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兔

【忘羡】春情(八)

刀笔恶人:

cp 忘羡
*小叽大羡年下伪师徒,半架空
*揭秘倒计时!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只要你活着,无论在哪里,我永远都能找到你。”


魏无羡用食指在蓝忘机下巴上轻轻蹭了一下,见他一动不动,宛若石像,不禁失笑道:“蓝公子,给点反应。我听说了你犯事,千辛万苦来才跑来找你的。”


蓝忘机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不是他们把你带来的?你离开秣陵多久了?”


“还以为你要抱着我感激流涕,发誓下辈子给我当牛做马了,没想到就说这个啊?”魏无羡满不在乎的一笑,“放心,有温宁在,出不了乱子。”


蓝忘机很想问问到底是什么乱子,一对上那双深邃而清澈的黑眸,不自觉的错开了他的视线,话头一转“……当牛做马,这辈子倒也可以。”


魏无羡一怔,随即毫不客气的哈哈大笑,“不得了了蓝湛,让你家老头们听见还不得打死我?我可受不起!”他两腿交叠,就这么坐在窗户上,一半身子还留在外面,黑发在夜风里狂飞乱舞,一到鲜艳明亮的红色灼灼如火。


“既然他们也有心要找我,那我便先去会会他们。我在,没事的。”


蓝忘机微微皱眉,“有错在先,理应受罚。只求暂缓几日,等平复妖族一事后,我自当领罚。”


魏无羡一挑眉,“你还真是死脑筋,你猜他们对鬼道有多深恶痛绝?只怕有的人不自量力,要你死。”


蓝忘机沉默片刻,温声道:“我若真的死了……”


魏无羡忽然道:“我看谁敢!”


蓝忘机一怔,抬头却发现魏无羡面色肃然,没有半分玩笑之意。他手下一撑,半蹲在窗台上,“去找人去了,就当我没来过。”


他悄无声息地跳下窗台,头也不回道:“你活着,我就一定会找到你。但你若是死了――”


“我定不得好活。”


魏无羡的身影融化在夜色里,秋风入户,桌上的灯火猛地一颤。蓝忘机回过神来,抬手掩了窗,面色复杂地望了一眼那浓稠的黑夜。


那句过于露骨直接的剖白远远超过了师徒的情谊,蓝忘机不得不去奢想更多更深的可能性,而这些隐秘的情感忽而得到了回应,他却开始怀疑这只是黄粱一场痴妄,自作多情。


云深,大厅之上。


蓝家长辈环坐其中,清一色的白衣抹额里,格格不入地立着位黑衣的青年,他腰间别一支乌黑的长笛,长笛上缀着鲜红穗子。神态悠闲,仿佛处在自家庭院中赏月一般。


“魏公子,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还以为我说过了,”魏无羡一挑眉,右手搭在长笛上,指尖轻轻敲打着笛身,“放了我徒弟,我帮你们处理妖族。”


一人接着道:“处理妖族是你分内职责,早在协约上就已经明示,而你也同意了,此次动乱,魏公子恐怕难逃其咎,为何现在又来提条件?”


魏无羡面色陡然难看起来,众人心中一惊,却见他忽而漫不经心的一笑,“的确如此。诸位既然提起协约,那我就不的不说了。这些年一直背信弃义的,不正是各位吗?”


“何出此言!二十年前你功不可没,各家按照协约划秣陵给你,不再干涉你修习鬼道,何来违约一说?”


魏无羡沉默片刻,忽而抬起手来。宽大的袖袍滑下,露出他苍白的胳膊来。而在他手腕上方,一只黑色的手环深深地嵌入了皮肉。皮肤与手环相交的地方,早就愈合的伤口依然泛出血色,能借以窥得当初血肉模糊的惨状。


一瞬间,房间中所有的人都面色凝重起来,只有魏无羡依然微笑着,不紧不慢道:“趁我重伤,打断手足,用咒法锁住我,在山上看守妖王尸骨二十年,再声称让我修炼……我没有死,是不是还有点失望?”


一时无人答话,魏无羡放下手,继续道:“我只要求你们放了蓝湛,毕竟此次妖族为了妖王魂魄而来,让他们得到了复活妖王,我也没办法。”


坐于前列的一位老者沉声道:“此事并非蓝家能决定的。”


魏无羡道:“不错,但是蓝家故人于我有恩,晚辈至今,也只信得过蓝家了。”


那老者却摆摆手,“我是说,当年违约一事,我们尽力阻止了,可惜……”


魏无羡一愣,忽而微微颔首,笑道:“我知道。”


那老者也对他一笑,见事态有所变化,老者旁边的人连忙劝道:“鬼道再出可是大事,蓝忘机不过多大年纪,就强势如此,恐怕放了他会引起别家的非议。”


有人牵头,众人纷纷附和,更坚定不能释放蓝忘机。魏无羡眼底笑意渐淡,正要发话,那老者忽然对他道:“如何处理鬼道,二十年前,魏公子不就有了办法吗?”


魏无羡一愣,随即只觉得全身的血都冰凉了,他的指尖不自觉的开始颤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无数破碎的画面从大脑中飞速闪过,却无论如何也抓不住关键所在。


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个?


那时明明没有别的人了!


他知不知道蓝湛身上有……


魏无羡猛地一抬头,眼底的血色一闪而过。他对上面前的老人波澜不惊的表情,心中狠狠一颤,却立刻冷静下来。


有人见他面色几变,终究冷静下来,忍不住问道:“魏公子可知是什么方法?”


他不动声色的抹去一手冷汗,瞥了那人一眼,冷声道:“废了。”


这话立刻嫌弃一片哗然,马上有人站了出来高声道:“不可!”


魏无羡不冷不淡道:“死不了人,也不会影响他修行别的路子,只是会有点疼。”


生不如死的疼。


众人面面相觑,似乎仍有疑虑,而魏无羡已然草草一礼,转身离去。他一脚踏入昏沉的夜色,忽而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回过头来,大厅中窃窃私语的众人又是一片鸦雀无声。


“不要紧张,”魏无羡轻声一笑,“只是想提醒各位,君子协定,莫要再度食言。”


魏无羡一出门,便接着有两名修士跟上了他,一左一右,提了灯为他引路。


魏无羡思绪如潮。


蓝忘机的存在对他而言是特别的。


那个雪夜竹林初遇少年,他便知道故人果真做到了,他的的确确留有私心,但不过一瞬间便烟消云散了。


这一切,终究与不谙世事的少年毫无瓜葛,却要他用性命去背负不属于他的背叛,无数妖魔鬼怪虎视眈眈的注意到了他,魏无羡终究放心不过,把他带在了自己身边。


然而他的无心却给了少年一份恰到好处的柔情,让那份无处安放的依恋找到了归宿。


等魏无羡终于读懂了少年眼神里的坚定与爱慕,他早就无法假装视而不见,假装冷血无情。


魏无羡心头五味杂陈,看着带路的修士为他解开阵法,看着那一角雪白的衣袖抬起,示意他进入屋内。


活像是一个圈套。


蓝忘机见了他并不惊讶,反而十分自然的为他披上了外袍,拉他坐下,低声道:“起风了。”


魏无羡面色愈加苍白,他猛地站起来,一下子拉住蓝忘机,一手熄灭了灯。


黑暗里,蓝忘机只觉得腰间一紧,眼前的人紧紧的拥住了他,仿佛用尽了一生的力量,去不断巩固这个脆弱不堪的拥抱。


蓝忘机说不出话来。


然而短暂的空白之后,他猛地意识到可能发生的事情,温柔而坚定的推开魏无羡,温声道:“怎么了?”


魏无羡面色如常,脸颊憋的有些发红,他淡然一笑,“没什么,有点想你。”


蓝忘机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刚要说什么,一只冰凉的手忽而搭上他的颈侧,微微用力。


一股巨大的疼痛猛然袭来,那一瞬间,蓝忘机几乎没有意识到那种全身冰凉的感觉究竟是什么。他全身的骨头仿佛被捏成了粉末,身体被一寸寸的凌迟,再支撑不住,一下子摔到在地上。


魏无羡立刻栖身在上,用膝盖紧紧压住了他的后背,一手仍然牢牢卡在他的脖子上,一条手臂伸到了蓝忘机的眼前,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会很疼,忍不住的话就咬我吧。”


一只颤抖的手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腕,正在那手环上,明明掌心满是冷汗,却依旧极力克制着,几近温柔的抚过早就愈合的伤口。


蓝忘机依旧说不出话来。他甚至听不到,感受不到任何东西,剧烈的疼痛像是永远不会停止一样,从每一个指尖渗入,针似的刺入血管。没有尽头,没有停顿,也用远不会习惯。


但若是他有意识,就会发现颤抖的人不止他一个。


魏无羡死死咬着下唇,腹部的疼痛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像是猛兽在撕扯他的内脏,他不得不趴下身子,勉强支撑起身体。冷汗顺着额头流下,把两鬓的黑发打湿,黑暗中他的眼睛愈发明亮,胸口里的,心上一道血缓缓流下,他看得一清二楚。


“……对不起,蓝湛。”


痛苦而压抑的喘息在潮湿的空气里扩散开,然而谁都没有失声惨叫,如同比拼较量似的谁都咬死了不肯示弱,又或者是,一种陪伴。


破晓之前,漫长的折磨终于慢慢消退了。


蓝忘机几乎没有任何力气,他眼前先是一片混沌的黑暗,渐渐有了一线一白,慢慢地,又出现了一道明艳的红。


魏无羡筋疲力尽的爬在他背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发带垂了下来,落在黎明金色的尘埃里。


蓝忘机深吸一口气,将魏无羡轻轻的放在地上。他试着用手撑起身子,却浑身酸软,没有一丁点力气。他半倚在墙上休息,伸手去扶魏无羡的时候,忽然发现手腕上似乎多了什么东西。


那是一道极细的红线。


忽然,他想起了什么,一下子抓起魏无羡的手,在毫无血色的手臂上,与他融为一体的那道黑色刺目无比。


原来是真的。


蓝忘机垂下眼,将他的衣服重新整好。


门忽然被推开了。


“……魏无羡?!”那女子微微一怔,眼底闪过一丝错愕,接着便利索地扶起他,半拖半抱的把人放到了床上,这才转过身来扶蓝忘机。


她的手搭上蓝忘机的手腕,“蓝公子所修的鬼道之术已经被强行废除了,于别的修炼没有影响,多加调养,不日便可恢复。”


她肤色偏黑,轮廓英气,蓝忘机稍稍一想,问道:“温姑娘?”


温情点了点头,“好久不见,难得蓝公子还记得我。”略微一顿,又补充道:“他没事,只是脱力昏迷了。”


蓝忘机微微颔首,轻声道:“多谢。”


温情忽而一僵,松开他的手,微微后撤了一步,低低道:“我有些事情想告诉蓝公子,关于……魏无羡的。”


蓝忘机不语。


温情又道:“我不是在做交易,魏无羡救过我,我对他发誓永远不会把这些事情告诉别人,但我不能看着他再送死,所以这一次,还是要……食言了。”


蓝忘机微微摇头,“不必为难。”


温情却坚定道:“不是为难。现在,只有你能救他了。而且这些事情,我想你也必须知道。”


蓝忘机看着她的眼睛,温声道:“请。”


温情垂着眼,苍白的指尖勾过长发,别至耳后。



“其实我是妖族,二十年前,你母亲曾经找到过我……”

























评论

热度(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