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兔

【忘羡】如果二哥哥穿回69章06

我去弧个三次塩:

目錄:


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141516(完結)劇情時間簡表


食用前注意事项:



  1. 炼制鬼将军成就get。


  2. 师姊要结婚。



06


蓝忘机吟诗时,嗓音幽冷沉冽,语调在平淡中带着旷远的死寂,却十分像是唱歌。有一瞬间,魏无羡以为自己回到了那年暮溪山地洞里,高烧而神智不清地做着能翻来滚去、却是总会被那个冷若冰霜的小古板轻柔地抱回来、枕腿安睡的春秋大梦……而他竟有种莫名的渴望,想在那歌声中深眠到来世……不醒。


因此,即便他被蓝忘机吻住了,魏无羡想的第一件事情,也不是睁开眼睛挣扎推拒——反正被什么人偷亲也不是第一回了,似乎没有必要大惊小怪,否则他跟蓝忘机吹嘘自己身经百战的话不就被拆穿了吗——而是认真寻思道:「嗯?蓝湛这是在亲我?他为什么要……啊,肯定是我笑他没亲过别人,所以记恨上了,这才要来啃我一口,嘿!可是……咦这股力道这么熟悉⋯⋯怎么跟百凤山当时⋯⋯似曾相识?不会吧,蓝湛他,竟然⋯⋯竟然会趁人之危做这种事?他……对我……?」


终于发现有什么事情不对劲的魏无羡讶异地张开嘴,恰好就给了蓝忘机空隙钻入他口中去纠缠那条软滑湿润的舌头。愈是被吻的头昏目眩、魏无羡愈是能感觉到对方身上清冷雅致的檀香和双手紧拥的力量是那么熟悉……再联想到蓝忘机自百凤山围猎以来,对他超乎寻常的关心和协助、甚至是照拂……魏无羡很难不怀疑蓝忘机是否真的如同少时那般讨厌他、觉得他轻狂有余端正不足之类。然而想到以蓝忘机那样,对什么人都疏离无情的淡漠性子,却也很难想象他会喜欢上什么人。魏无羡迷迷糊糊地心想:「反正我本来就不讨厌他,如果他也不讨厌我……其实这样也还不错?可这样就算是喜欢了?没那么简单吧,而且我又不喜欢男人……还是我问一下……」


像是发觉魏无羡醒了,蓝忘机终于恋恋不舍地收回入侵对方口中肆虐缠绵的热度,在他唇上轻囓一口,这才稍稍退开些许。淡色眼眸恰好对上魏无羡那双犹漾水光的深邃眼睛,两人大眼瞪小眼许久,魏无羡清了清喉咙,才道:「那个……蓝湛,原来你真的亲过人啊?」


蓝忘机定定看着他,道:「你觉得?」


魏无羡道:「什么叫我觉得?你都亲了……也是,你都亲了我干嘛问。可是……可是我不喜欢男人的。」他慢吞吞地从蓝忘机怀里爬起来,心中琢磨要不要问蓝忘机百凤山围猎的事情,但思及对方当日像是事后狂怒不已、而亲吻当下却又怕又羞……心想以蓝忘机的家教严苛程度,如果他冒昧地追问对方是不是喜欢自己,恐怕会惹恼蓝忘机,只好试探着道:「蓝湛你应该……也不喜欢男人吧?你连跟旁人触碰都不喜欢、家教又这样,当然不会喜欢什么人了。所以……咱这样,其实……是正常的吧?」见蓝忘机径自沉默都不理他,却依旧眉目平淡地望着自己,便摸摸下巴,更小心地道:「还是,你们蓝家人都比较传统……是要娶妻生子的?」


蓝忘机又看着魏无羡好一会,才道:「……我欲聘一人。」


魏无羡恍然大悟,像是心中落下了一块大石那样放心、却又觉得这块石头过于沉重似地一拍大腿道:「我就说嘛,你出身姑苏蓝氏,总归是要娶个仙子的……所以你刚刚是在,找我练习?嘿,那你怎么不先跟我说一声!真是不厚道,你练习我也可以练习啊,结果我刚刚都没练到。」说到此处,心里陡然声出一股做恶之欲,觉得刚刚被蓝忘机那样按在怀里亲实在丢脸,自己也得趁机撩回去才行。


蓝忘机:「……。」这次他沉默了大约有半炷香的时间,才冰冷地幽幽道:「……你不是身经百战吗。」


魏无羡完全没听出他这话里深意,只是莫名觉得有股寒意爬上背脊,却是继续煞有其事地道:「我是啊,但之前没准备的不算!你下次……如果有下次的话,你先跟我说一声!我还能教你别的!」


蓝忘机无言以对,最后像是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又微不可察地一叹,便伸手往魏无羡鬓边一拂,起身道:「该回去了。」


魏无羡一愣,一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被人夺走了,一摸耳畔却空无一物,以为蓝忘机只是又嫌弃他仪容不端,所以顺手给他正了正。心中更是扼腕蓝忘机竟然完全没有恼羞成怒,也不跟从前那样害臊痛斥他不知羞耻什么,便悻悻然跟着起身,两人均是因此抖落了一地花瓣,魏无羡道:「蓝湛你刚才,是不是也吟了许多诗?地上这么多花,那花魂姑娘岂不是要累死不出来了。」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道:「大约以后都不会出来了。」然后出了花园。


两人回到乱葬岗时,先是到了温家人平时起居的山洞内找温情,却是没惊动那些害怕魏无羡的温家老小,只说这几日不要进伏魔洞,免得炼制凶尸出了意外要波及他人。温情听了忧心忡忡,即便魏无羡万般保证没问题,绝对还给他一个清醒的弟弟,她依旧央求着魏无羡最起码让她守在伏魔洞外,理由是她最了解魏无羡的状况,若有意外突生,她或许还能帮衬一番。魏无羡思虑甚久之后,想到有修为高深的蓝忘机在一旁护法,应当万无一失,便答应了。然而,担心温宁情况的显然不只有温情一人,于是当魏无羡和蓝忘机聚精会神地在封阵上施法唤醒温宁之时,便出了个小小的意外。


当时温情一声尖叫:「阿苑回来!」魏无羡和蓝忘机立即往洞外看去,均势眼尖地发现一个小小的身影探头探脑地窥视里边,听见温情严厉的声音吓得一抖,心知肯定要挨骂,于是转头就跑,方向却是往那泡着浓稠气泡的血池而去!


魏无羡施法正到紧要关头,不能容忍片刻分心与丝毫中断,便高声道:「蓝湛!」却见蓝忘机早就如鹰般扑向血池,一把捞起了差点跌进池子里的小孩,轻轻一抛扔进赶过来的温情怀中。


蓝忘机严厉地道:「出去!」遂割破手指,迅速在洞口画了一个禁阵,才画到一半,却听见洞内一声骇人的凶尸暴吼!蓝忘机像是背后生了眼睛般,头也不回地斥出避尘剑,精准无比地将乍然立起的温宁钉进阵里动弹不得!阵法绘毕,蓝忘机立刻冲回洞里,就见魏无羡唇畔已经溢出鲜血,却把陈情举到嘴边,像是要压制温宁。于是他立即把魏无羡抄到背后,翻琴在手,便猛然奏出如万丈碧波海潮的巍峨琴鸣!


魏无羡当然不会让蓝忘机单独压制,否则温宁的脑子恐怕要被声声汹涌的轰鸣给搅成泥浆,于是也以笛声缓和地诱导。所幸他只是用力过猛,而不是被温宁暴起所伤,因此笛声威力丝毫不弱,不一会就让温宁懵懂地自阵内爬了起来,口齿清晰地道:「魏…公子?含光君?」


一听温宁说话,魏无羡惊讶地发现对方的状况比他预设中好了数倍不止,更加是对蓝忘机的修为深厚感到暗自咋舌,竟然让两人合力炼出的凶尸行为举止与生前毫无二致,并不因为肌肉僵死而无法做出面部表情。魏无羡又用符咒仔细地测试一番后,与温宁解释了穷奇道救人的来龙去脉以后,便让温宁出洞去找守在外头的温情。姊弟相见自是抱头痛哭一场,魏无羡不想打搅,就被蓝忘机又拉回洞里疗伤检查方才的呕血是怎么一回事。魏无羡给蓝忘机按住脉门的时候道:「我真没事,没了金丹……过度催动陈情时难免如此,休息一阵就好了。」


蓝忘机道:「是你刻意动用灵力和我琴声,才会如此。」沉吟一阵又道:「你虽不欲过度依赖鬼道……却也不该逞强。」


虽然不易外蓝忘机会看穿,但自认听了蓝忘机的好言相劝后,还要给人责备的魏无羡怏怏不乐的笑道:「好了吧蓝湛,反正现在谁都没事。」


蓝忘机道:「你休养一阵,我回姑苏取药。」之后也不多废话,便御剑离开了乱葬岗。


魏无羡只觉得蓝忘机这是大惊小怪,或许他被蚊子叮一口拍死在身上出了点血,对方搞不好也要慎重其事地上药包扎呢。不过终于不用被人寸步不离地看着,他自然乐得轻松却又有些无精打采,只在温家人拉他吃饭的圆桌上畅饮了几坛果子酒才又喜笑颜开。吃饱喝足后他难得有余暇,带着温宁在乱葬岗上乱晃认识夷下这个以后的「家」,接着便晃到了夷陵山脚的小镇上,突见一个黑影往他扔了一粒石子,调头就走。魏无羡心知是有人刻意找他,便带着温宁跟上去,进了一座无人居住的荒凉院落,就见庭中站了一高一矮两个黑影。矮的那个看魏无羡近来,便掀开身上的黑色斗篷,竟是一身大红喜服的江厌离。


魏无羡愣愣地看着,江厌离则道:「阿羡……我马上要成亲了,过来给你看看。可今天只有我,见不到新郎啦。」


魏无羡对着江厌离发了好一会呆,才勉强笑道:「原来是这样,那有什么,我可不想见到新郎。」说着围着江厌离转了两圈,认真地道:「好看,真好看。


江厌离听了自然是心中高兴,面上却微微发红地嗔道:「我怎么样自己会不知道么,你们说着哄我,却是不准的。」说着也不理魏无羡和江澄两人还想继续说的表情,遂兴致盎然地取出小竹篮子,里头盛着香气扑鼻的汤罐和小陶碗,果然是魏无羡最爱的莲藕排骨汤。


魏无羡心满意足地喝着江厌离手熬的好汤,又看着即将出阁嫁做人妇、还是她暗地里思慕了许多年的金子轩,怎样也堪称偿得所愿,便把江澄赶了出去,自己则装作若无其事地叼了一块软绵的藕吃了,才缓缓地道:「师姊,一个人为什么会喜欢另一个人呢?我说的是那种喜欢。」


江厌离唇上的胭脂因为微笑而显得温婉雍容,她道:「阿羡有了喜欢的人吗?」


魏无羡愣了一下,按捺住心中一闪而逝的犹疑,道:「我不想喜欢任何人……至少不能太喜欢一个人吧,那岂不是往自己头上套犁拴缰吗?」因为封阵禁咒以及叛离江家什么的理由而把自己困在乱葬岗上,他已经知道何谓满身枷锁,何必再去把一个人强塞进自己心里、也把对方的心徒手撕开后把自己关进去呢?因此魏无羡又问道:「心里装满了一个人,真的会快活吗?」


江厌离望着眼前,明明在仙门百家中所向披靡、天赋及高又见多识广的弟弟,看似比谁都活得恣意鲜活,其实彷佛天生少了凡夫俗子该有的红尘气,他不受三毒八苦所禁锢不是一种超脱,而是一种无知和懵懂。作为姊姊,她一直觉得这样没心没肺、也不容易伤怀的性情很好,唯有如此才能不让魏无羡幼时的创伤和当前的举步维艰阻止他继续走下去,然而,江厌离如今,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只得挑挑拣拣地道:「喜欢一个人、心里装了他,就会记着他、想要对他好……让他觉得高兴,那么见他高兴,你也就高兴快活了吧。」


魏无羡默默地把汤喝完,江厌离接过空碗摆进小竹篓里边,魏无羡彷佛想起什么似地道:「可我娘说……想要快活自在,就不要去记你对别人的好,人心里是装不下那么多东西的。江叔叔也是因为这样,才给我取字……无羡。」


江厌离无话可说,只能笑叹道:「……阿羡。」


魏无羡乖巧地「哎」了一声,才道:「但是师姊,就是因为记着要对金子轩好,所以觉得开心吧。」江厌离笑着没有否认,然而那一身火红华丽的嫁裳和她殷切地想让魏无羡见见她的模样,已经道出了答案。接着她回头,瞥见江澄一脸不耐地靠在门边,知道两个弟弟要讲话,便收着空碗出去了,顺便将剩下的一小罐肉汤,端给孤零零蹲在院子里发呆的温宁。


江澄与魏无羡两人互问了当天约战的情况和伤势,江澄道:「那天蓝忘机在莲花坞外干什么?他是不是又要把你关起来?」


魏无羡道:「谁知道,现在他一天到晚看着我,大约就是要等我哪天给他揪到小辫子了,好再抓我去姑苏。」


江澄怀疑道:「他不是逢乱必出吗?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管,有那个时间整天盯着你?夷陵老祖真有这么大的脸吶。」


魏无羡受不了那个不伦不类的称呼,皱了皱眉道:「你行了吧。还有我早说过他自小看我不顺眼了,在姑苏听学的时候,他都有整天时间监视我抄他家规,现在这样有什么好奇怪的。」


江澄道:「那你自己小心一点吧,就像我说的,你这样守着一帮老弱残兵与金光善对着干……还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自立为王,总有一天别人要收拾你。这不,蓝忘机已经等着收拾你了。」


魏无羡漫不在乎道:「真拿得下我,那就让他收拾呗。蓝湛再怎么跟他叔父一样古板无趣……也比金光善那头老种马强。」


江澄闻言,像是觉得魏无羡执迷不悟得完全听不下自己意见,只得黑着脸摇头,带着江厌离拂袖而去。魏无羡跟了一段就被江澄拦住,道:「送什么,还想给人拆穿啊。」他只好站在原地,目送江氏姊弟消失在长街尽头的夜色里。


魏无羡悄声无息地攒紧了拳头。


此时,耳后却响起一个低沉磁性的嗓音,轻声道:「魏婴。」魏无羡闻声回头,忽觉灯火阑珊的长街上漾满无边月华,来人肌雪颜花、白衣如霜,眸中的两片如寒冰的琉璃却带着若有似无的温度。蓝忘机安静地望着他垂在身侧的拳头片刻,道:「你怎么了。」


魏无羡负着手不让蓝忘机看,若无其事道:「没怎么。啊,蓝湛,你刚从姑苏回来,我正好可以问你……最近修真界有什么大事没有?」


虽说魏无羡明显是在转移话题,蓝忘机也没拆穿,只是朝长街那端淡淡看了一眼,接话道:「金江联姻。」


魏无羡一窒,须臾后垂下眼睛道:「哦,这我听说了……嗤,真是便宜了金子轩那厮……他明明!要不是师姊喜欢他……我还真不知道师姊怎么就那么喜欢他。」


蓝忘机道:「金子轩亦对江姑娘有心,不似做伪。」


魏无羡阴森森地冷笑道:「他敢做伪?而且不是他做不做伪……而是!」像是怒极般地喘了口气,小声道:「……我师姐值得最好的,如果我还在莲花坞,我就要让她风风光光地出嫁,岂止是十里红妆!我会要修真界在这一百年内,只要提起她的婚礼都要赞不绝口……你懂吗?她就是可以得到最好的,不管嫁妆还是人……我师姊,她就是值得这世上最好的人!」但那又如何呢,他都已经出走莲花坞了、没有办法亲自操办婚礼、不是第一个知道师姊要成亲的消息、甚至没有办法送行、更喝不上师姊一杯喜酒……


蓝忘机默默看着魏无羡泄气的模样,淡淡地道:「……那你识得这个人吗。」


魏无羡反射性地道:「我自然识得,那不就是……就是……」他望着始终专注地凝视自己的蓝忘机,突然说不出话来。


──那不就是……站在自己面前,用那双淡若琉璃的眼眸,直直望进自己眼底的人吗?他打从心底看入眼的、直觉拥有谁也比不上的修为和德行的,难道不是这个人吗?


眼见魏无羡一语不发,蓝忘机以为对方是激动得失语,便从袖里取出一帖红艳艳的纸,递给魏无羡。魏无羡还在满脑子乱转自己的奇异想法,于是神游太虚地接过来,定睛一看,才道:「这是……我师姊的喜帖?」


蓝忘机颔首道:「明日,你可与我同去。」


魏无羡失笑道:「就算你能去,我也不能吧?」


蓝忘机又从袖子的乾坤袋内取出一个布包,递给魏无羡道:「回洞里服药更衣,自可同去。」


魏无羡好奇地打开布包,竟是一套完整的姑苏蓝氏校服,而在那层层迭迭的白衣之中,还有一条带着卷云纹的细长白缎。魏无羡拾起来细细地端详,就见布条背面有一个银色的小小篆体字「湛」。


Tbc.


下回预告:


喝姊姊喜酒后,醉酒叽重出江湖。

评论

热度(1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