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兔

【忘羡】小别

最後只好躺下來:

车 7.3k  


这是一个男大学生与成熟老男人(?)的故事……


年差也就七岁吧




蓝忘机终于推开属于他和魏无羡那个家的家门时,已经凌晨四点二十五分。



本以为会是黑的,结果拧开了钥匙的瞬间,光从那个慢慢拉开的门缝里透出来。



蓝忘机进了门,整个客厅的灯没有一处是关着的,包括那个魏无羡从来不喜欢开、说会影响他看电视的水晶大吊灯。许久不见,竟感觉比之前更大更亮了。



蓝忘机出差了一个月,本应该明天才回来,魏无羡黏黏糊糊在电话里的一声声“想你,想得就快要fong 了。小羡羡也说想你。”他挨不住心上人软绵的撒娇,从一堆事务里抽身后就直接上了飞机。



魏无羡高兴极了,说他今晚不睡了,坐等蓝忘机回来。蓝忘机不同意,说太晚了,让他先睡,第二天醒来就看到了。魏无羡拒绝:太想你了想得睡不着。



不在魏无羡身边,蓝忘机也没办法督促着人去睡,也只能由着他去了。不过心想大抵会困得先睡过去吧。可也不止魏无羡一个人被想念逼得快发了疯。



蓝忘机在玄关换了拖鞋。客厅里传来一部很无聊的电影的声音。蓝忘机往灰色布艺沙发上看了一眼,便看见滚成一团的米色的东西。毛茸茸的黑发依


稀从角落露出来几根,像极了一只又大又软的毛绒玩偶。



蓝忘机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落地窗的玻璃上却映出一个柔和的笑,很轻,也很暖。



蜷缩的毛绒玩偶随着呼吸均匀地起伏着,丝毫没有察觉到蓝忘机的靠近。蓝忘机连着毛毯将一整团抱起来,这团温热的的大熊受了扰动砸了咂嘴,梦呓了几声,很快又平静如初。蓝忘机稳步朝卧室走去。



穿过一个只有一排小射灯的过道,尽头便是黑漆漆的卧室。怕光太突然,晃眼,蓝忘机没有开灯。借着过道一点微弱的光,用手肘把凌乱的挤开一团凌乱的被子,腾出一点地方,才轻轻把怀里的玩具熊放下。





将柔软的手感很好很光滑的毯子掀开,他这才能清楚地完整地看到魏无羡此时相对柔和平静的脸。与往日里常挂着笑时不一样,安静的睡颜让他很安心。魏无羡不知道,每个清晨醒来之后,蓝忘机总是静静看了他很久很久,才起身去做事。



而此时魏无羡却只套着一件乱宽大的白衬衫。魏无羡从来不穿衬衫,很明显是蓝忘机的。不知道他在衣帽间脱下又穿上、一共换了几次才决定穿这件,想到此,蓝忘机心头一热。他下身也只有小小的一块黑色布料遮挡着,看起来很紧,将大腿根勒出一个凹陷。实际上之前蓝忘机手从腿根除探进去过,很有弹性,任手在里边做任意动作都不会觉得太紧绷。



出差太久,积蓄的欲望已经快要决堤,此时面对这样一个温顺无比又野性十足的小动物,没有反应那真的是有问题了,他胯间那物很快就胀得发慌,薄薄的西装裤已经被顶出一个尖尖的包,很有可能下一刻就要被劈成两截儿。全身的血液没有一处不是沸腾的。



蓝忘机整个身子撑在魏无羡上方,最原始的欲望有如存了几十年的美酒。他克制地撩开了魏无羡额前的碎发,将唇印了上去,轻轻柔柔的,重不过一片羽毛。



他帮人盖上了薄被。怕吵到魏无羡,转身去了客用洗手间沐浴。






下面进入科目一考试现场






( ´・◡・`) 能考科二了吗?

评论

热度(1815)

  1. 我甜美你可人最後只好躺下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