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兔

【忘羡】前男友真的好难好难搞01

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叽崽:

因为太雷所以不知道怎么写预警。


总之,天雷,刷新了ooc的记录。


请不要挂我(bushi)


———————————————


01


蓝忘机回到家的时候,大厅里那扇通往屋后小花园的玻璃推门正大开着,一排脚印从花园里一直延伸到了屋内。向来收拾得井然有序的客厅仿佛在他回来之前经历了一场台风登陆,或是外星人造访——铺得整齐的地毯被人从一角掀了起来,很委屈地堆叠在一起、沙发被拖离了原先的位置,厚厚的坐垫被卸掉了半边、抱枕被扒了外罩,正赤裸着亲吻冰凉的地面……屋内迹象无声地描绘出了一场卖力的翻找。


身为屋主的蓝忘机不知是对小区的安保太有信心,还是早就习惯了这种入室抢劫风格的打招呼方式,并没有第一时间就拿起电话报警或是清点家里少了些什么,若无其事地在玄关处换上拖鞋,然后走进客厅,开始收拾残局,沉默地将每件物品摆回原处。


他动作并不大,却难免发出些许声响。很快,二楼便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不速之客就站在楼梯口,模样看起来懒懒的,一边伸懒腰一边打了个呵欠,毫无愧疚之心地道:“蓝湛你回来啦。”


“嗯。”蓝忘机看了他一眼,很快又收回了目光,将扔了一地的杂志收好放进电视柜的抽屉里,然后转身去捡扔了一地的五颜六色的小纸片,问道:“又在找什么?”


他语气极自然,仿佛丝毫不觉得前男友在自己家里胡乱翻找一通是一件多么奇怪的事情。同样的,他这么一问,魏无羡便知自己这漫无目的的找寻终于要到头了,顿时来了精神,道:“银行卡。”


“读大学的时候,学校统一办的那张。”魏无羡补充道。


先前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魏无羡便热衷于在蓝忘机家里各种奇怪的地方藏一些跟两人相关的小东西,美其名曰:创造意外的惊喜,并且在各种奇怪的地方——比如说抱枕里、沙发坐垫底下、相框背后、蓝启仁心爱的花瓶里……留下了相关的线索——就是那些彩色的小纸片,以防自己日后遗忘了藏东西的地方。


而那张银行卡,便是他留在蓝忘机家里的最后一样、跟他们两个人有关的东西。


先前的那些,都在他有意无意来访时,无声无息地取走了。


“……”蓝忘机顿了顿,再开口时声线里似乎多了几分滞涩,低声道:“在我房间的抽屉里。”


魏无羡听了他这话后便急急忙忙地转身走了,片刻后又出现在了楼梯口,一手将那张写着银行卡所在位置的纸片揉碎了,一手捏着那张银行卡,指尖摩挲着卡面上凸起的卡号,微笑道:“我还说怎么不在客房的枕头里呢,差点给你把枕芯都给拆了,原来是你给收进了咱们房里。”


蓝忘机眉头抽了抽,对他说的“咱们”不置可否,只道:“阿姨给我的。”


阿姨每周过来打扫一次卫生,先前打扫或是拆洗床单的时候经常会清理出一些被魏无羡藏起来的小玩意,无一例外全都交还给了蓝忘机——如果放在更早的时候,的确算得上是“意外的惊喜”。然而现在,除了让魏无羡永远无法根据自己留下的线索找到想要的东西,而不得不求助于蓝忘机之外,好像没有任何其余的作用。


“哦……这样。”魏无羡摸了摸鼻子,看着楼下蓝忘机又开始收拾屋子,连忙也三两步下了楼,帮着他一起把沙发挪回了原位,随后盯着蓝忘机的侧脸,讪讪道:“不好意思啊蓝湛,又把你这里弄得这么乱。”


“无事。”蓝忘机摇了摇头。


他本是想说“你下次可以从正门进来不必翻花园,备用钥匙放在老地方”,可一想哪里还有下次,于是又改了口,道:“东西找到了,你该回去了。”


魏无羡“啧”了一声,捂着心口故作忧伤道:“你就这么急着赶我走吗?”


“……”


“别不看我呀。”魏无羡凑到了他跟前,突然无比诚恳道:“其实我今天来,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所以……”魏无羡举起自己正疯狂震动着的手机,道:“我叫了外卖,赏个脸,一起吃个饭呗?”


  


他们住的这个小区,安保工作做得极好,靠刷脸过门禁系统,能进来的都是本小区居民和外来的蚊子,因而外卖也只能送到小区门口。


自己定的外卖,可魏无羡死活不肯出去拿,仿佛迈出了这扇门蓝忘机便再也不会放他进来了,虽说明知后者向来拿他没辙。


说是晚饭,可魏无羡也大概猜到了蓝忘机早在公司的餐厅把晚饭给解决过了,只按着宵夜的配置点了几听啤酒和两份小龙虾——一份麻辣一份清蒸。蓝忘机提着东西,回来的路上数次路过楼栋前的垃圾桶都很有种想要把那些啤酒给扔进去的冲动,然而最后还是克制住了。


等他回到家时,先前凌乱的客厅早已被魏无羡收拾整齐,后者正盘着两条腿坐在地毯上,一副望眼欲穿等待表扬的乖巧模样。


蓝忘机走到他面前,“咚”地把提着的东西放下了,然后径自转身走进了厨房。


在他身后,魏无羡的面上是一副喜出望外的表情,斜斜歪歪地向后仰靠着沙发,冲他的背影喜滋滋喊道:“蓝湛,给我加个蛋呗?”


蓝忘机虽然没答应他,可后来端出的那碗热腾腾的面条里却卧了两个金灿灿的荷包蛋,看着甚是诱人。魏无羡拿起筷子搓了搓手,只顾着沉溺在他那点计谋得逞的愉悦里,却没注意到蓝忘机的神情不怎么好看。


蓝忘机在离他不远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无声地盯着他看了一阵,淡淡道:“你要告诉我什么。”


魏无羡抬头看向他,嘴里还咬着半个荷包蛋,含糊不清道:“食不言!”


“……”这辈子还能有被魏无羡这么教育的时候。蓝忘机沉默了片刻,站起了身,却在即将离开的时候被魏无羡拉住了。后者指着那份清蒸小龙虾,语气软软的:“别急着去洗澡嘛,尝尝呗。特地给你点的。”


这种被哄骗过来的心甘情愿总是很复杂。蓝忘机虽然又坐下了,面上却冷冷的。他才刚戴上一次性手套,却又被魏无羡给扒拉了下来。后者抽了一张纸巾,叠成长条,握着他的手指,仔细地缠了起来,神情无比专注:“这样就不会被扎到手了。”


魏无羡裹完一只正要再继续,蓝忘机却反应很大,鲜少这般失礼地从他手中抽回了手,垂着眼睛道:“我自己来。”


他动作很快,不仅缠好了手指还飞速剥好了一只虾。彼时魏无羡正好落了筷,十分自然地便偏过了头去咬走了他手里的那只虾,然后在蓝忘机复杂的眼光里理直气壮道:“看我做什么?你又不吃辣的,这不是给我的?”


半晌,蓝忘机似乎轻叹了口气,眼睫微颤着,问道:“你今天究竟是来干什么的。”


“找卡。”


“你已经找到了,可以走了。”


“唉——”魏无羡幽幽地叹了口气,道:“我本来是打算走的,可是我刚才查了查,发现这张卡里的余额算上小数点后两位,都还没有密码那么长的数位。我走不了了。”


蓝忘机看着他,不再说话。


“蓝湛。”魏无羡突然坐直了,收敛起了先前的轻佻的神色,换上了难得的严肃的语气,道:“我要结婚了。”


出乎他意料之外的,蓝忘机既没有长久地沉默,也没有露出惊讶的神色,只是垂下了眼帘,很轻很轻地道:“嗯。我知道。”


“恭喜。”


TBC




从你叽视角看大概是:818那个快结婚了还对我纠缠不休的前男友


不要问我为什么分手了我也不知道啊(bushi)

评论

热度(1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