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兔

【忘羡ABO现pa】《漂亮朋友》03

无核荔枝:

-漂亮朋友03


又名《纯情房东俏房客》


 


-铁打的忘羡only,不要怀疑,不要奇怪。


-ABO,A叽O羡,有崽子。


-天雷撒狗血,实际上是个荒诞的爱情喜剧。


-坐在土堆边,聊聊学生时期的故事。


 


 


 


 


与平日无异的沉稳脚步声在空荡荡的大厅里格外清晰,恰逢工作日,只有零星几个人来观展。


 


蓝忘机停在了玻璃展台前,翻开了桌上摆放得有些歪斜的往年优秀毕业生作品集,直到翻到三年前的那届毕业生专栏,游动的视线停下来凝在了某处。他的右手拂过光滑的边角,轻轻地按压在那张照片旁。


 


那是一张相比现在,略显青涩却又笑意盎然的脸庞。


 


今天开车路过A大,视线瞥到校门口那块的空地,像每年毕业季,高高地挂起了毕业设计作品展的海报。蓝忘机思酌片刻,看了眼时间,最终还是走了进来。


 


安静的大厅内每一个展位旁都放置了“展品很脆弱,请不要随便触碰”的标志,如果不是在上课期间,大概会有更多学生来自己的展位解释和“保护”自己的展品。


 


“啪——”


 


炭笔掉落在地上的声音清晰可见,紧接着一连串滚动的声音擦过鞋的边缘,停在了展台旁。


 


蓝忘机弯腰捡起了笔,递还给了笑着挠头说抱歉的学生,起身准备离开大厅。


 


掺杂着些许感叹的声音从身后蓦地响起:“诶,原来魏学长的照片这次也被收录进来了,我都没仔细翻看……”


 


蓝忘机顿住了。


 


那学生似乎是个自来熟的性格,看到蓝忘机似乎是被引起了兴趣的样子,努努嘴道:“魏学长当年可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我大一刚入校的时候就听说他的各种风光事迹,只不过没有胆子上去跟他攀谈。”他突然叹了一口气,“真的是才华四溢,就是可惜了……”


 


“可惜?”蓝忘机道。


 


“现在那事情都不敢在我们系的专业课老师面前提起,一提气氛都不对……就是他吧,一个omega,大四的时候怀孕了,但是刚好手上有接一个项目,好像阵仗还蛮大的。但因为这个事情现在都成禁止话题了,我也不太清楚项目的具体细节。”他补充道:“结果项目方看他身体状态不是很适合这个比较长期的项目,就放弃了合作。说起来……当时要是没怀孕,把那活儿接下去,按他的才华,现在应该已经很出名了吧。”他摇了摇头:“啧,真是可惜了。”


 


蓝忘机按在展台边的指节微微泛白。


 


“听说好像是和哪个财团的公子哥结了婚,不过我当时也没太深入了解这件事。”学生小声感慨道:“未婚先孕这种事情,我也不能随便点评,毕竟每个人的角度都不一样……可我若是他,有这一身才华和创造力,肯定不会那么早就将自己给绑死。”


 


学生唏嘘道:“……也许魏学长真的是很爱那个人,只希望他现在过得还好吧。”


 


蓝忘机眉毛微蹙,像是被一股窒息感卡住了心口。


 


他挪了挪僵硬的指节,低头拂过照片上那张带着明媚笑意的脸,小心翼翼又珍重地摩挲着泛白的纸张。


 


似乎是想穿过浓郁又沉重的岁月,轻轻地触上那人的脸庞。


 


 


 


 


 


“去哪儿?”


 


“去咖啡厅吧,我想买个……芒果慕斯。”


 


叽叽喳喳的清脆讨论声从旁边擦过,蓝忘机原本想回车库的身形也跟着一顿,转身走进了旁边的咖啡厅。


 


他点了点玻璃柜台的下的展示品,淡声道:“一份芒果慕斯。”


 


店员:“是打包吗?”


 


蓝忘机:“嗯。”


 


“好的,稍等,您先去旁边坐着等一下。”店员热情地招呼他坐到了靠窗的座位。


 


这间小小的咖啡厅是在他上学时期就开业的,能占据这块靠近政教楼的热门地理位置,多亏了老板有点门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室内的设计精致中蕴着一丝平和,经常会有人在这里自习或是趁着午后正好的光线看点书,店内的芒果慕斯算是招牌,因为平价且口味清爽,经常火爆到限量供应。


 


——那也是从身边的人的散言碎语交谈中得知的,魏无羡最爱吃的东西。


 


和煦的阳光被郁郁葱葱的树木挤碎成斑驳的光影,零散的光点渗入了正对面政教楼的玻璃,将里面正坐着面对电脑的人的脸庞都照得清晰无比。


 


大概是调整了楼层的办公室布局,坐在一楼那间屋子里看起来不像是学生。在蓝忘机的学生时期,那是用来处理学生会事务,偶尔会用作闲暇自习室的房间。


 


那时,他坐在办公室的窗边,百忙的间隙中抬头,可以看见咖啡厅靠窗的位置。


 


魏无羡脸上是难得的安静平和,调皮勾起的嘴角嵌着一丝温和的笑意,专心致志地画着自己的画。


 


细腻的阳光像是从乌黑柔软的头发铺散开来,给他描上了一层模糊的暖金色细边。


 


 


 


 


 


蓝忘机提着蛋糕站在门边,魏无羡叼着笔吊儿郎当地坐在客厅的桌边,看到他回来,也愣住了。


 


“你竟然中午有空回来?”魏无羡挑眉。


 


蓝忘机沉沉地“嗯”了一声,将蛋糕放到桌边,“回来拿一份文件。”


 


魏无羡最近在项目末期,因为是自己创建的工作室,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任务一布置下去,自己赖在家里改设计稿。蓝忘机公司事务一向繁忙,特别是近期有几个合同要处理,每次回来接近深夜,能看见的只有禁闭的客房门。


 


因而两人正面撞上的次数也不多,间接避免了延续上次的尴尬场面,也缓解两人间的气氛。


 


魏无羡今天看起来心情还不错,他看了看桌上的蛋糕,又看了看蓝忘机,满脸“给我的?”


 


看到蓝忘机颔首,他喜滋滋地拿过来拆开盒子,咦了一声,“你今天去A大了?”


 


“路过的时候进去看了一下。”


 


“以前确实很多人送我这个……隔三差五被堆满桌子。”说起曾经的风流韵事,他似乎还有点洋洋得意。


 


蓝忘机无声地拧紧了眉。


 


魏无羡端起包装盒认真又仔细地看了看,咂嘴:“老板的包装品味还是这么差,我走了以后没有人提醒他,这个包装盒水平更是一落千丈,要不是这个万年不变、印了logo的勺子,我都认不出来……真是太丑了。”他叹了口气,挖了勺慕斯就往嘴里塞。


 


蓝忘机看他专心致志地吃着蛋糕,迟疑了片刻,从身后拿出了一本厚厚的彩页书。


 


魏无羡叼着勺子顿住了,“这是什……哦,你怎么把这个也带了一本回来。”


 


那位热心的学生听说蓝忘机想要一本往届优秀毕业生纪念册,慷慨地从包里掏出一本多印的给了他,满脸你拿去吧不拿我就回去垫外卖了。


 


魏无羡腾出一只手将书翻到自己那页,突然感慨万千道。


 


“我真是,太帅了。”


 


蓝忘机:“……”


 


 


魏无羡看到他帮忙压住书页的手一抖,噗嗤笑了出来:“开玩笑的。”


 


魏无羡视线扫过同届的或眼熟或陌生的脸:“还真的有点怀念,很久没回学校看看了。也不知道现在设计系那群小疯子,还记不记得我们这些被拍死在沙滩上的学长。”


 


“记得。”蓝忘机出声道。


 


魏无羡哦了一声,懒懒地靠在椅子边,若有所思地笑道:“所以,你今天听到了些什么……?”趿着拖鞋的脚尖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擦过蓝忘机的西服裤,少经日晒、光裸细致的脚踝处,白皙中透着点极淡的粉色,像是能透过薄薄的皮肤嗅到下方流动的血管内甜腻的信息素。他微微眯起了眼笑道:“让我猜猜,能让他们记住我的事,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估计都是因为那些传得沸沸扬扬的风流……韵事吧。”


 


“魏婴。”蓝忘机手指微微蜷曲,拧着眉沉声道,“不是你的错。”


 


他抿了抿有些僵硬的唇线,解释道:“不论是合作机会,还是未婚先……的事。”


 


魏无羡脸上的笑意一散而尽,“你还听到了些什么?”


 


蓝忘机比起常人稍浅的双眼中淀入了些沉沉的暮色,他轻声道:“我听说你因为怀孕而失去了重要的合作项目。”


 


魏无羡侧头避开了他的视线,削瘦的脊椎带动着背部局促不安地轻微起伏,他像是在掩饰着什么,声线有些低哑。


 


“是啊。”


 


【“未婚先孕这种事情,我也不能随便点评,毕竟每个人的角度都不一样……可我若是他,有这一身才华和创造力,肯定不会那么早就将自己给绑死。”】


 


【“……也许魏学长真的是很爱那个人,只希望他现在过得还好吧。”】


 


蓝忘机沉默了片刻,艰涩道:“这些年,你会……后悔吗?”


 


魏无羡一震,声音中似乎藏了几丝焦躁的愠意。


 


“陈年旧事,不要再提了。”


 


半晌,他抬起头,脸色有些难看,但还是勉强牵出了点笑容:“我要忙了,这两天设计稿有点赶,你先去忙你的吧。”


 


 


 


 


蓝忘机沉默地看了眼背对着他的削瘦身影,无声地动了动指关节,指甲在掌心留下了深深的嵌痕。


 


似乎魏无羡那段他从未触及,了解过的岁月。


 


……根本没有准备对他打开门扉。


 


 


开门的动作被从客厅里传来的声音打断了。


 


“下次不要再买芒果慕斯了。”


 


魏无羡轻声道。


 


“我最喜欢的,是巧克力熔岩蛋糕,不是芒果慕斯。”


 


 


 


 


 


 


 


 


 


 


 


-------------[TBC]------------


 


一半是记忆错误,一半是信息错误。


有兴趣可以猜猜。


其实也没有很复杂,请记住:荒诞爱情喜剧


 


不出意外都是连更或者隔日更。


 



评论

热度(2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