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兔

《疯道士》白龙叽x道士羡,仙侠paro(二)

Picozhi:

仙侠paro
龙太子叽x疯道士羡
姑苏龙宫与夷陵鬼城中的日日夜夜。




上一章点我(一)




二、从龙 




  小白龙心有所感,猛然回头,那张青铜獠牙面便落于地,溅起好大一片涟漪。


 


  蓝忘机只一句就让对方顿住了:


  “魏婴。”


 


  那人身形一顿,缓缓的回过头。下一刻,森森白刃迎面而下!


  此剑来的轻快,去势却很猛。它擦过纤长的捆仙索,带起一大片银白火花,在黑夜中兀自发亮。


  这一瞬间,一股阴风与他的剑一同出鞘,如同一把刮骨钢刀,吹得人骨缝生冷。


  那是煞气。


  雪亮剑光闪过,露出一张俊俏又陌生的脸。


 


  “这是什么意思?”他指了指地上的断绳,反问道。


  这人的眼尾天生上扬,笑起来像弯明月,显得神气。不笑时,他的眼尾依旧上扬,锋利有余而柔软不足,随意的瞥人一眼,满目无情。


  尽管神态相识,但那绝不是魏无羡的脸。


 


  “嘶——”


  沉重的城门缓缓合上了,红纸灯笼次第熄灭,城中万鬼息声,黑暗模糊中,一切都归于死寂之中。


  鬼城消失了。


 


  “跟我回姑苏。”


  琴音一翻,剑刃擦着弦,再度呲啦而过,一片金石之声。


  两人身影一晃,凭空消失,又在下一处闪身缠斗起来。


  “魏婴。”蓝忘机沉声道。


  “我要是不去呢?”魏无羡歪了歪脑袋,笑眯眯的道:“蓝湛,你怎么认出我的?”


 


  小白龙不明白,为何疯道士刚才好还好好的,还问含光君如何如何,现在却六亲不认,像是真疯了。他拉了拉身旁的蓝家弟子询问:“两位前辈为何一见面,就要打起来?”


 


  “思追?”那人认出了他,道:“我道是谁放的信号弹,原来是你。近来有妖邪者挟持我们蓝家弟子,你下山没多久便出了事。”他转而指道:“难道不是那鬼修劫持的你?”


  蓝思追一怔,道:“……不,我并没有放出信号弹。那位前辈与我素不相识,却是我的救命恩人。”


  他们看见了魏无羡的脸,为何意识不到,这是夷陵老祖?


 


  “救命恩人?思追,你想多了。人族与我们素来不共戴天,道士更甚,这种鬼修比一般的道士还要阴狠,你看看你身上,是不是被他种了什么蛊?”


 


  魏无羡望着他,嘻嘻道:“你们哪儿来的消息,这么灵通,我才回来没几天,差点连老窝都要被人端啦!”


 


  蓝忘机与他对视,并不言语。翻掌间,轻轻一拨,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含着一汪澎湃琴音,笼罩了大半个空地,将人裹得严严实实。


 


  音域中,灵力流失的速度越来越快。魏无羡手中剑势不减,略过时阴风齐啸,万骨齐枯,斩出凛冽的风声,飞快的贴近了蓝忘机的身侧。


  “哎呀,了不起,家大势大就是行啊,想带人走就带人走,厉害,真厉害。”他一面打,一面不停骚扰道。片刻,低头,又笑了:“怎么,好含光君,你想我了?”


 


  对方瞳孔一缩,好似被他刺激到了。


  魏无羡知道蓝湛这人最听不惯这种轻佻之言,怕是要下重手了。他换了常用手,准备认真打。再抬头一望,却一愣,莫名觉得对方有点儿不高兴。


 


  那双近似琉璃的眼眸微微眯起,把魏无羡盯得心头一跳。


  他在龙宫过了十几年,对这种眼神再熟悉不过。


 


  龙有个通病,不论血种贵贱,都喜欢用眼神说话。猎物也好,宝藏也罢,伴侣更甚,如果被一条龙长时间盯着看,那么,他一定有看你的原因。


 


  他心想:“……蓝湛能不能别这么盯着我,怪肉麻的。”若是魏无羡长了一条蓬松柔软的大尾巴,此刻,他一定炸成了一个巨大的毛球。


 


  尽管他嘴上调笑着,两人之间的缠斗却越来越紧张。


  蓝忘机的敌意不重,却依旧压抑。铮的一声,黑云翻墨。铮的又一声,万丈青光平地起,丝丝琴音翻滚,一举撞在对方的剑意之上。


  “跟我回姑苏。”


  “蓝湛。”魏无羡突然抽手捂住了脑袋,好似很疼,呢喃道:“对不住,现在不行,真不行,绝对不行。”


 


  他一连说了四个不,好像如传说中一样,犯了疯病。他的剑法兀的凌乱起来,左砍一下,右劈一剑,剑气破风间,煞气挥之不去。


  忘机琴上扶弦的那只手顿了顿,随即,暗暗抓紧了琴沿,骨节发白。


 


  一旁观望的蓝思追看见他身上突然回忆起鬼城的客栈中,夹杂在群鬼中的窃窃私语:


 


  “夷陵老祖真有那么疯?”


  另外一人瞥了一眼她,抱怨道:“唉,叫你看看我的脸,你偏不看,还惦记上老祖了。”她抚着自己的辫子,咯咯笑道:“他就是个疯子!你知道他为什么被四处追杀吗?他先前是姑苏蓝氏的人。结果人妖两界大战,温家道士带人火烧龙宫,居然传出他就是幕后的卧底!哈哈哈,疯不疯?你猜猜,他还干了什么?”


  “还干了什么?”


  “我不是和你说了,他后来被道士追杀嘛……那不还是因为,他潜入了温家道士的老巢,杀了整整三千人!而他天天大摇大摆的四处晃,谁也不理。从此三界怕他的,恨他的,不能将他收入门下的,都将老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最后,他们或许心想,这种人不人,妖不妖的邪魔外道不为他们所用,又可惜又可恨,还得不到,一道追杀他,老祖就跳了乱葬岗,没啦!自那以后,他消失了好多年,前阵子才回来呢。”


  土地好似开始移动,一下将人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


 


魏无羡无意间猛然一踏,底下的泥土便颤巍巍的发抖起来,须臾,有什么东西从中爬了出来。


  一具,两具,三具,是残肢,是枯骸。


 


  不对,有古怪。


  魏无羡退至一边,凝视着地上那几具仰天惨叫的走尸。他们并不是被他叫来的,是受煞气催发,自己爬出来的。


  这类走尸最为常见,颇为低级。只要是坟埋得不对,时辰埋得不好,或死有不甘的,都能促使他们把自己挖出来重见天日。魏无羡用惯了凶残的邪煞,这类没受过他调教的小走尸,无论如何,都不该出现在夷陵鬼城。


  早在十几年前,他为了维持城中秩序,特意处理过鬼城附近的邪崇,还写了个法阵,让未度化过的妖魔鬼怪远离此地。


  蓝思追误打误撞进城时,那只恶鬼就自行逃跑了,由此可证,这个阵法目前也并无疏漏,运转正常。


 


  那么这几具凶尸,是谁埋在这儿的?


 


  魏无羡抬了眼,问:“含光君,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蓝忘机也收了手,沉声应道:“近来有妖邪者挟持蓝家弟子,长辈四处巡逻。此地有求救,特来接引。”


  魏无羡道:“哦?原来如此,那么你觉得,这妖邪是我,或是我的手下?”


 


  他将剑往地上随意一插,半趴在剑柄上,歪着脑袋看着蓝忘机。


 


  此刻,魏无羡心里再清楚不过,自己其实早就死了,还死了挺久。


  确切的来说,是死过一回。


 


  十三年前,魏无羡死了,死于三界围剿,在自家乱葬岗里,被自己养的鬼吃得干干净净。


  临死前,他的魂魄好似被人生生捏碎了。


  不过魏无羡也不在意了,老老实实下了阴间。


 


  阴间,魏无羡正勤勤恳恳的排队,等人发孟婆汤喝。突然有人把他叫了过去,是个小鬼使。


 


  小鬼使吭哧吭哧把他拉到一个角落,问:“你是夷陵老祖吗?”


  “是我不错。”魏无羡点点头。


  “哎呀!!”小鬼使一蹦三尺高,在空中翻了个滚,道:“我总算找到你啦,你不能喝孟婆汤,你的魂是散的!”


  魏无羡疑惑道:“散魂也能去投胎啊?”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鬼使摇摇头,道:“魂散了就散了,到了阴间,还能装上新的,然后滚去投胎,你不一样。”


  “你的魂是散了,却没有散于天地。三魂六魄里,你有两魂遗落于人间!”


  其中一魂,正被一盏很厉害的仙人长明灯温养着,坐落于深海一处角落。


  另外一魂就奇怪了,大抵是在人间,却不明方位。


 


  讲到这里,小鬼使合上小册。他道:“所以,夷陵老祖,不是我们不帮你投胎,而是你投不了胎!别人缺了,补上就好。可要是给你补了,你就是五魂六魄啦!”


  魏无羡思忖片刻,道:“那么你们要我做什么?”


  “回凡间,找你的另外两魂!”


 


  想到这,魏无羡就纳闷了。


  阴间给了他一具新壳子,衣服面具,佩剑笛子,样样俱到。结果,刚回来没几天,魏无羡刚到鬼城,打算问问消息,就遇上了那小白龙。


  再后来……


  他的视线一抬,停在蓝忘机面无表情的脸上。


  魏无羡想,他太熟悉这张脸了。面无表情,不近人情,古板的很,偏偏又挺精致,像块一丝不苟的玉。


  多年不见。


 


  “那妖邪是我吗?”魏无羡再度问道。


  言语间,金光大盛,蓝忘机手中的龙琴突然低鸣起来。万丈金丝无风自来,落在两者肩头。漫天的灵气与法力如有实质,在此刻滋滋作响。人的身姿仿佛一汪水一般,融成一团,最后化成了一只龙的模样。


  “等等。”魏无羡心中突然升腾起一丝熟悉,又不详的预感,“他要干什么?”


 


  白龙身躯庞大,长不见尾,两眼澄亮,定定的盯着他看。


  银白的龙鳞被月光一照,闪着锋利又皎白的光。


 


  滔天的龙吟猛然掀起,不等魏无羡反应,一举将他衔至云端。有什么咬着他的衣领,一路向上拖,直接连人带剑把他叼走了!


 


  “蓝湛!!!”


  这句惊慌的叫喊在空中弥散,消失在天际。



评论

热度(424)

  1. 淡🍁语-苗Picozh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