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兔

【忘羡】山水回程。

风间清瞳:

广播剧小剧场梗无责任衍生,皮皮羡的单口相声以及垮掉现场【???

就要回家啦羡羡。
—————————————————

路上的花正盛开,天气晴朗。
还有个一起回家的人。

—————————————————

蓝湛这个人啊,怎么变成这样了。

魏无羡在心里哀叹道。

他被突然收紧的绳子勒得颇难受,却看没有良心的蓝忘机牵着他的驴气定神闲。小苹果也是个怂穿地心的,往常对着他撒泼打滚耍无赖的恶劣行径在蓝忘机这儿一概偃旗息鼓,装得跟纯血神驹一般百依百顺通灵听话,让往东决不往西,让闭嘴决不聒噪,魏无羡骑在驴上身如飘萍,气得一连翻了好几个白眼。

迫于含光君灵力压制,身边也没有趁手的仙器,又不能公然招鬼将,好在夷陵老祖心大如斗,索性由人牵着走,对着满目的青山绿水走起了神。

从大梵山到云深不知处,一路上群山披翠绵延数里,花深露重鸟鸣涧清,偶有松鼠从面前横穿,抢占道旁一颗坚果。魏无羡已经太久没欣赏过人间生机,此刻一切都变得足够吸引,眼瞳中都映出光来。

看够了扭头才发现,蓝忘机也在盯着他看。

“蓝二公子,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

“嘿……我就不信我问不出别的了,”夷陵老祖被激起了莫名其妙的斗志,“蓝二公子,我好看吗?”

“……”

跟在后面的思追一没留神被树枝绊了个趔趄,正喝水的景仪被呛了个正着。

蓝忘机不再看他,可惜无济于事,出格过分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砸过来。

“蓝二公子,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啊?”

“我也真喜欢你,所以能不能给我松松绑?”

“蓝二公子,你这么好看,又这么厉害,我肯定跑不掉的,用不着这样对我吧?”

“蓝二公子啊,这样叫太生分了,我叫你蓝二哥哥吧怎么样?”

“……”

蓝忘机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抬起眼,说不清道不明的目光直直投过来,魏无羡看不明白,只当他是警告自己闭嘴,便更加放肆地胡说八道起来,只盼着含光君耐心归零,将他从这里扇飞出去,可蓝忘机就这么看了他一会儿,终走到他身后,把反绑着他的绳子略微松了松,看着他被勒出红印的手腕,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多年以后,魏无羡终于看懂了当初的目光,才明白那根本无关警告或厌烦。

全是纵容。

现在的魏无羡发现了蓝忘机的表情,笑嘻嘻地乘胜追击,“蓝二哥哥,心疼了?”

蓝忘机未置可否,牵起小苹果继续走。

……说到这份儿上都不生气,蓝湛的涵养段位又精进了多少啊。

魏无羡突然感觉心情大好,他发现对云深不知处的印象好像也不是那么差,反正不管几千条家规,没有一条能规束得住他,而他生死踏遍九州三界,也再没见过像蓝忘机这样的人。

云深不知处……么。

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魏无羡馋虫上脑,语气瞬间从调戏变成了恳求,还是特狗腿的那种。

“哎哎哎蓝二公子,我们能不能到彩衣镇停一停啊?”

“为何?”

“你们那个……那个天子笑!久仰大名啊嘿嘿嘿……带我见见世面呗。”

蓝景仪在后面嘟囔起来,“安生会儿吧……您没说累,我都听累了……”结果被蓝思追一个眼神截住话头,只好摊摊手,冲好友吐了吐舌头。

夷陵老祖的话匣子哪是说收就能收的,玩了一手娴熟的得寸进尺,“蓝二公子?你看看我呀蓝二公子,带我去吧,好不好?”

蓝忘机头也不回,“不好。”

魏无羡这下是真心悲从中来,开始放声鬼哭狼嚎,为自己即将错过绝世佳酿捶胸顿足:

“蓝二公子!你没有良心——”

边哭边忘了察觉,自己是笑着嚎,而前面的仙君不紧不慢,白衣避尘。

至于嘴角到底有没有上翘,只有前路的山水好景知道。


-FIN-

评论

热度(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