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兔

【忘羡】龙骑士13

蓝甜衣短:

西幻paro


龙叽vs混血精灵羡


轻松傻白甜


CP是忘羡only,请勿提及其他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



魏无羡没养过召唤兽,可没吃过猪肉还怎么没见过猪跑吗。他回忆了一下队友们安抚召唤兽的方式,缩回白龙脚边,一把搂住白龙后腿,顺着鳞片生长方向捋了几下,简而言之,顺毛。顺了一会,白龙的尾巴尖又开始轻松闲适地缓慢晃动,魏无羡一看,心中大乐,又安抚了几下,才把手松开了。


这时,最后一辆亚龙车缓缓落地,走下来最晚到场的三名候选者。等他们也归入行列后,灰白色的龙清了清嗓子,晴朗的天空无缘无故劈下一道雷电,正打在中央的空地上。聚在一起的异族人吓了一跳,里头难免生性好战的顿时跳起来,蓄势待发,摆出了战姿。反观龙族,大家只是停下了窃窃私语,卧姿稍微庄重了一点,骚动和不安倒是一点也没有的。


魏无羡心道,辛亏辛亏,要不是几天前见过一次这位“叔父”的阵仗,说不定现在也会被吓一跳……算了,吓一跳也不会真的跳起来,只要不发出声音,就不会被龙/人发现。


话虽这么说,他还是小心地在白龙脚边潜伏了下来,把存在感和气息尽量降到最弱,这么多耳聪目明的人和龙都看着,万一露了馅,耽误了试炼才是糟糕。不说别的,一看“叔父”龙的站位就知道大权在握,万一取消了他的参与资格,那可真的要成“私定终身”,转不了正了。


当然,这个时候,无知如魏无羡,还压根没意识到问题的根结在哪儿。


等场面完全安静了下来,灰白色的龙往前走了两步,抬高音量,说道:“我名为启,是龙谷第三百七十一任执政官。这次龙谷迎客,你们四十一名候选者将经过三次试炼,争取与龙缔结契约的资格。”


魏无羡心道,这个启应该是启明星的启,除了应对星辰之外,应该也包含着启发,启示的意思。冬日结束,春来花开,以雷电为启迪,唤醒天地万物,名字能与属性相合,还包含了祝福之意,简明双关,实在有趣,龙族果然渊源。这么说的话,蓝湛的名字应该也很不一般。


雷电龙又道:“今日进行第一次试炼,涣君,把花篮拿出来。”


被点到名的银龙应了一声,从羽翅下衔出一只花篮。篮子由晒干的蔓藤编制,和人类拿来盛放物品的陶土器皿形状类似,花纹很精致,除了个头偏大之外,还从一侧到另一侧穿了一条长耳拱形,大约是方便龙族衔取的。


被称为“涣”的银龙一爪抓着篮底,一爪勾着长耳,把篮子里装着的东西展示给所有候选者看,介绍道:“这是比赛用的梦露花,听说你们居住的大陆也有。”


一个人族的布衣职业接话道:“是的。我辅修药剂学,这是我们那边很常见的一种草药,生长在山脚下,只要是温度合宜的地方都可以采集到。”


银龙点点头,道:“这只篮子里,每一朵花都用雷电和风魔法进行了魔法标记,稍后我们会先带着篮子去旁边的赞加沼泽布置,等我们回来,所有人才可以进入结界。时限十二个小时,拿到正确的梦露花,并且平安走出沼泽的候选人,视为过关。”


穿着一身银光闪闪的铠甲的人站起来,道:“正确的梦露花?!非魔法职业怎么能辨别哪朵是正确的梦露花?谁知道你们的沼泽里长不长这种花。”


银龙十分温和地回答:“实不相瞒,这些花就是从赞加沼泽采集来的。”


那人有点惊讶,但是随即冷笑了一声,道:“你刚才说,只要拿到花,走出结界就算过关,至于怎么‘找’,怎么‘拿’,管不管?”


银龙道:“除了不可以杀生之外,手段不论。”


那人精神一振,转怒为喜,道:“懂了!那出来之后花交给谁,收领的地方在哪儿?”


红龙道:“没有固定的收领地点,但是,拿到梦露花的人,可以把花朵放回篮子……也可以把花朵递给希望缔结契约的龙。”


这一次,龙的话还没说完,已经有几个反应快的异族人开始兴奋地欢呼了,随即更多的人意识到,试炼的奖励竟然这么丰厚,这是要给大家主动挑选龙的机会啊!于是,欢呼声就变成了起哄和催促。


满满一大篮的梦露花,粗略一算,花朵的数量一定会超过在场的人数,十二个小时找一朵花,这不要太简单,简直信手拈来好吗!


银龙道:“沼泽的防护结界还没有完成,请各位先不要着急,耐心等待吧。”他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花篮轻轻搁下。不知是地面不够平坦,还是底部太窄,导致花篮站得不够稳当,微微一摇晃,要倒不倒的向边上一倾。


银龙前爪一伸,要去扶,挨得近一些的白龙先了一步,从另一侧稳住了花篮。


银龙一点头,露出龙族互相看得懂的微笑,道:“多谢啦。”


白龙也轻轻点头,道:“兄长。”


千钧一发,和银龙的爪尖只差毫厘,险险避开之后,魏无羡连忙连退了好几步,躲回白龙翅翼下的安全区域,才理了理衣襟,又小心擦掉额头的冷汗。他心道,好险,差一点就要穿帮了,好在及时避开。再一听,白龙叫银龙“兄长”,恍然大悟,怪不得刚才银龙十分熟悉,原来熟悉的不是龙,而是龙的体型。两头龙颜色差得不多,无论是龙鳍的位置、龙须,纤长的脖颈,足长与龙尾的比例,几乎完全一模一样,举止行为也都带着风格类似的优雅。不知道是因为年长还是性格原因,银龙似乎比蓝湛更健谈一点,语气和态度也都更加平易近人。


他在这边琢磨,银龙道:“结界布置好了,我们去去就来。”


银龙衔起花篮,与红龙一起振翅离去。虽然银龙没有显示出一点属性或者力量,只做了这么几个简单的动作,在异族的行列里竟然有人发出了尖叫,一位穿着皮甲装备的女性德莱尼捂着脸道:“天呐,他太好看了!简直是我见过最漂亮的龙!天呐,他叫涣君~~一见涣君误终身!!”


魏无羡打了个冷战,忍不住离白龙更近了些。


白龙的尾巴晃了过来,不敢真的把人盘住——那和解除潜行直接暴露也没什么区别了,就在魏无羡的脚边一下一下地轻轻拍打着地面。


雷电龙在空地上来回踱步,道:“龙谷有龙谷的规矩,你们不可以破坏环境,不可以改变地貌,如果需要进食、饮水,只许取必要的部分,不可以浪费。听懂了吗?!”


异族人稀稀落落地答“懂了——”、“知道啦——”,也有不以为意的,只点头示意。没想到天空又落下来几道雷电一一把没有开口回答的人一个不落地全劈中了。


雷电很小,还没有手指粗,威力也不大,仅仅是威慑作用,有些人甲胄挨了一下,浑身一麻,倒在地上,也有些敏捷灵巧的皮甲职业,幸运地躲开了,地面就留下一个深不见底的小缝。


雷电龙咆哮出一声龙吼,又问了一遍:“听清楚了吗?!”


这一次,再没有人敢不乖乖回答,齐声道:“听清楚了。”


简直和暴风城孤儿院小班排排坐听训导姆姆训话一个样,魏无羡忍俊不禁。而雷电龙的训话还远远没有结束,但这一次,雷电龙不再出手了,只是一边来回踱步,一边一条条地专心数落各式规矩。如果有人走了神,或者不齐声回答,白龙便代替他,口吐带着冰雪气息的龙息,把不守规矩的人冻成冰棍——冻伤不至于,可冰封什么时候能解就说不定了,万一试炼开始还没融化,那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先进去找花吧。


这一招,可比闪电更显威慑力,一时间人人自危,一个比一个站得笔挺,生怕少听雷电龙讲的半个字。


好在没过多久,布置完的红龙和银龙飞了回来,落地时,不止那个发花痴的女德莱尼,所有人都开始放生欢呼,在银龙和红龙的身上仿佛罩上了一层神圣光环,感动的大家热泪盈眶,欢欣鼓舞。


银龙:“?”


红龙:“?”


白龙道:“时间不早,叔父,放人吧。”


雷电龙意犹未尽地点点头,三两句做了结语,道:“二人一组,从不同方位各自进入吧。”


他挥了挥翅膀,一直在山坡上蹲着,乖得像鹌鹑的龙族们一个接一个地走过来,引着分好组的异族人从正确的入口进沼泽。


送完最后一组人,银龙疑惑地到处瞅了瞅,道:“奇怪,不是四十一个候选者吗,怎么没人落单?”


白龙动了动后爪,把睡得直流口水的魏无羡掀了个跟头。


红龙道:“是不是那个受了重伤的人族小子?”


雷电龙不屑地哼了一声,道:“关闭入口,进不去就算他失格!”


魏无羡刚醒,还在迷迷糊糊,一听“失格”顿时一个激灵,彻底清醒了,顾不上跟白龙多打招呼,一个疾跑连上几个飞跳,在入口关闭的前一秒,冲进了结界隔出来的赞加沼泽。


红龙抗议道:“他被青铜龙害得受了重伤,是我们龙族的错,我们作为管理者也有失职的地方,湛君好不容易才把他救回来,启君,请你网开一面呀。”


银龙也十分歉然地道:“……我也有错,力有不逮,只能照顾一个,全靠湛的分担。”


雷电龙脸色变了好几次,正要松口,却见刚刚闭合的结界,从里侧往外探出了半个人来。


对,没错,从里往外。


龙族设置的隔离结界是透明的,为了便于异族人区分,颜色被染成浅浅的橘黄色。出来的这个人大部分留在结界内,只有半截手臂和一只脚踏了出来。他眉峰上扬,眸子熠熠发亮,嘴角上翘,总像是噙着笑意,比人族更尖也更长的精灵耳朵微微抖了抖,便从怀里摸出一朵火红色的多瓣花,高高举起来,伸向白龙站着的方向,道:“蓝湛,蓝湛!把花给你是不是就算过关了?”


红龙:“?”


银龙:“……”


雷电龙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无比精彩——以龙的视角来看的话——但是在魏无羡眼里,似乎稍微狰狞了那么一点点,然而很有限。


既然已经得罪过一次这位“叔父”了,那再得罪一点也没什么了不得。于是魏无羡举起手里的花,道:“蓝湛,这花儿还挺好看的,有点像定情用的镶金玫瑰,唉,不说这个了,呐,接着。”


他手腕巧妙一转,轻飘飘的花朵打了个旋,正飞到白龙的面前。


雷电龙气急,一口电喷了过去,道:“不许接!”


白龙错身两步,硬接下劈过来的闪电,一口衔住“梦露花”,又退了回去。


红龙瞠目结舌,低声道:“卧槽。”


银龙叹了一口气,道:“这……这可如何是好?”


魏无羡也意识到了不对劲,一脸迷茫,还来不及问,白龙已经小心翼翼把那朵红色的多瓣花收起来,道:“谢谢。”


天色骤暗,电闪雷鸣,雷电龙酝酿了半天的怒火一下子爆发,他咆哮道:“塔兰德拉的玫瑰!!这是谁放进来的塔兰德拉玫瑰——!!!!”


银龙忙道:“是您觉得难度太低,吩咐幼龙们找一些花朵类的草药混进去……”


雷电龙噎了一下,劈出来的电一闪,后半截化成一口黑烟,道:“那也不能用塔兰德拉的玫瑰!一个红的,一个黄的,除了添麻烦还能增加什么难度?!”


魏无羡一愣,顿时明白了。


刚才他站在白龙旁边,异族人都排在对面,展示花篮时他只看到了个底儿,根本看不见拿来做展示的花朵长什么样,黄色的花……他再看一眼被白龙郑重托在爪子里的红花,有点无语。


银龙道:“一群连化形都不会的小孩子,看到颜色鲜艳的花,忍不住放进来凑数,叔父就不要和他们计较了吧。”


雷电龙发出暴躁的龙吼,口、鼻、耳都开始往外冒黑烟,道:“那你呢?蓝湛?!幼龙不懂事,你也像幼龙一样不懂事?在长辈和兄弟面前,接受带着魔法印记的塔兰德拉玫瑰,你这算什么反应?!还有你,蓝涣!!”


 


 ※


塔兰德拉玫瑰的传说:千年之前,塔兰德拉之王在秘境遇上了一名美丽的精灵,他们一起飞翔,在泰达希尔的树枝上打盹,躺在秘蓝岛的船上观海,在纳格兰的草原上奔跑,萤火虫绕着他们跳舞,为他们献上真挚的祝福。


精灵说:“做我的骑士好吗,一起寻找世界的美好。”


尊贵的塔兰德拉向精灵屈膝,起誓说:“遵命,我的陛下。”

评论

热度(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