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兔

一更雪:

闲春笛


*原著平行世界→很扯


*如果幼时忘羡就已相识,极度哦哦吸,慎入


*想吸奶叽奶羡(疯狂示意x)




【1】 


清香沁鼻,娇嫩花瓣上剔透露珠挣扎着摇晃许久,还是滑落至下方白皙手背上。 


一袭黑衣的娃娃睁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笑意晏晏把手中玉兰再次往前递去,用稚嫩的声音道:「送给你,你别生气了。」 


这招是向阿娘取的经,每每娘惹爹生气的时候都会取出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送给爹,无论之前气氛多冷淡爹都会原谅娘。他现在身上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只好把爬上树折下想要送给阿娘的玉兰花摘了朵递给面前的小伙伴。 


低着头的白衣娃娃呆愣着回望过去,盯着眼前的白花似是没明白,一语不发。 


沉默半晌,黑衣娃娃瘪了嘴塌了肩。 


下一刻蓦然感觉到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贴上唇,白衣娃娃睁大了双眸。 




【2】 


「魏婴?可是魏小公子?」 


蓝曦臣瞧见一向清冷的弟弟盯着新一批即将来云深不知处听学的世家子弟名单目不转睛,好奇上前望了望,便看到了熟悉的名字。 


似是忆起昔年往事,蓝曦臣含笑道:「你与魏公子幼时便交好,如今重逢也算缘分,切记莫要再像从前那般冷淡。」 


蓝忘机沉默片刻道:「……没有那回事。」 


倒是不知他所为何事。 


了然地拍拍弟弟的肩膀,蓝曦臣道:「算算日子,明日便也该到了,既然忘机有这份心,便由你带着他们吧。」 


蓝忘机:「……」 


虽是感到无言以对,但修长的手指还是抚上名册上端正的字体,一笔一划描摹着,眼前仿佛浮现出黑衣少年肆意飞扬的笑颜。 


他抿抿唇,心中升腾起淡淡欢喜与期待。 


 


翌日,当黑衣少年沐浴着日光映入眼眶,只觉一眼便越过未曾相见的许多年,有些东西早就深埋心底。 


藏在袖中的手指微蜷,口轻启,辗转反侧的两字正要绕出口,清朗的声音打断了即将唤出的名字,少年扬起灿烂笑颜拱手施礼:「姑苏蓝二公子蓝忘机,久仰大名,幸会幸会。」 


心下一沉,僵直站立在原地,蓝忘机反而一句话都说不出了,淡若琉璃的双眸禁盯着面前少年,却瞧见对方俏皮对着他眨了眨眼。 


感到莫名的气恼,蓝忘机冷冷看了少年一眼,转身拂袖而去。 


 


【3】 


闹大发了。 


本想着闹一闹蓝湛这个小古板,却弄巧成拙惹恼了他,这该如何是好? 


魏无羡此人,从小调皮捣蛋,偷鸡摸枣,上房揭瓦,样样精通。然而他天生一张讨人喜欢的笑脸,每次惹事第二天都会把同样的东西还回去,双手合十一脸我错了的可爱笑颜,倒是让街坊乡亲们觉得他的捣乱十分可爱,便也就这样算了。 


身为爹的魏长泽却觉再如此下去,此子怕是要无法无天了。他们夫妻二人在外云游夜猎,居无定所,尚且年幼的儿子陪着他们吃苦,时常让他心有愧疚,便更加溺爱。 


然而溺爱不是正确教育稚子的方式,在第不知道多少次看着儿子钻进藏色散人怀中要娘陪自己睡觉时,魏长泽终于下定决心,向云深不知处寄了信。 


刚刚钻进娘亲被窝里的魏无羡没想到自己第二天就被打包扔去了姑苏。 


 


云深不知处对于魏无羡来说不是什么陌生的地方。 


因着上一辈的关系,幼时经常造访,也遇见了年岁相当的蓝湛。新认识的小伙伴比较冷漠,经常魏无羡说十句话也不会回一句,使他引以为傲的逗人生涯倍受挫折。小孩子心大,随手摔下写好的毛笔,一抹脸凑到被动静吸引抬头的白衣娃娃面前,托着腮问道:「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啊?大家都说我可爱,要和我做朋友,只有你不和我说话。」 


能毫不脸红说出这种话也是十分厉害。这动作由圆滚滚胖嘟嘟的孩子做来甚为滑稽,整个身体倚靠着桌案,两条腿悬空蹬来蹬去,白净的脸颊上蹭了一摊墨迹。彼时的小蓝湛踌躇了一下,还是从怀中拿出娘亲给他准备的手帕,为小魏婴擦脸。 


「话多。」 


这便算是回答了。 


 


【4】


魏无羡是被他娘藏色散人夹在胳膊下御剑离开云深不知处的。


事情的起因则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魏无羡趁着蓝老先生睡觉时用小刀剃了他的胡子,被人当场抓包。藏色散人赶来得知此事后不禁感慨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愧是她的儿子。


感叹归感叹,瞧着蓝启仁横眉冷对大有家法伺候的意思,她赶紧拎起儿子的衣领一提夹在胳膊下,意思意思拍拍儿子的屁股,一溜烟窜了出去。


懵然许久的小魏婴眨巴着眼睛,正巧对上门口正待行礼的小蓝湛。


四目相对,他突然回过神来,小手举起伸平放在嘴边,努力喊道:「蓝湛!我会回来的!」


藏色散人斜了小团子一眼,似笑非笑摇了摇头。


 


一别经年。


 


【5】


「蓝湛!」


「……」


「蓝湛!看我!」


左探探右探探,磨了许久面前之人都像是视他为空气,目不暇视淡然前进。魏无羡倒是不气馁,背着手踱到蓝忘机前面,直接往前探了头拉进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蓝湛你生气了?」


蓝忘机对如此近的距离颇感不适,不动声色往后退了退,淡淡道:「没有。」


还说没有,这不就是很生气吗?小正经还真是十年如一日,思绪飞转,魏无羡抬臂自然搭在蓝忘机的肩上道:「我就是开个玩笑,这不是这么多年不见了吗?怕你忘了我这个好朋友。」


闻言蓝忘机转头望着魏无羡,被那双清冷的眸子紧紧盯着不放,原本理直气壮的魏无羡莫名产生了些许心虚,他讪笑着摸摸鼻子,握了握手中的剑,旋身转到正面,一本正经拱手道:「话不多说,蓝二公子,要不要和我切磋一番?」


话音刚落,又觉语意未尽,魏无羡吐吐舌:「我回来了,蓝湛。」


春风拂过梢头,衣袂翩翩。


只一句话,仿佛等了许久。


 


【完】




*没亲没抱


*算是互有好感,还没恋吧……?


为了讨饭还是打一晚tag吧……希望能吸到奶叽奶羡……(期待的眼神)

评论

热度(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