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兔

【忘羡ABO现pa】《漂亮朋友》02

无核荔枝:

-《漂亮朋友》02


又名《纯情房东俏房客》


 


-铁打的忘羡only,不要怀疑,不要奇怪。


-ABO,A叽O羡,有崽子。


-天雷撒狗血,实际上是个荒诞的爱情喜剧。


 


 


 


 


 


————  一个月前  ————


 


 


蓝忘机单手撑在门边,弯腰穿上了鞋。


 


“等一下。”魏无羡在身后叫住了他,伸手帮他整了整了微微翻起的衬衫衣领。略高了几厘米的身高使蓝忘机能清晰地看见他因为低头而露出的后颈,细碎的尾发下方,腺体位置散发着清清淡淡的甜香味。


 


蓝忘机向来对omega的信息素不敏感,却偏偏总是能会被魏无羡的信息素撩拨得心口泛起酥酥麻麻的痒意。清甜的味道像是夏日池塘里沾着露水的莲,无孔不入地钻进他的鼻腔,又如同清风拂面,若有若无地萦绕在他的身侧。


 


冰凉的指尖不小心碰到了蓝忘机脖颈处的肌肤,两人皆是一震。


 


魏无羡撤回了手,背对着他将鞋穿上,轻咳了一声:“衣领有些翻起来了。”


 


蓝忘机沉沉地“嗯”了一声,微微蜷曲的右手抓住了放在桌台上的钥匙,塞进了口袋里。


 


“Daddy!”小团子的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有些尴尬的气氛,踩着小鸭子拖鞋哒哒哒地从房间里跑了出来,像个软软的棉花团一样抱住了魏无羡的腿,仰头直视着魏无羡:“Daddy,宝、宝宝衣服穿好了!”


 


“哇,宝宝真的好棒。”魏无羡弯腰在笑着求夸奖求表扬的小团子脸上吧唧亲了一口,拉起了他的软软的小手:“现在跟Daddy去上幼儿园好吗?”


 


小团子满满的冲劲像是被一瞬间浇熄,嘴巴委屈地瘪了起来,像是在艰难地挣扎着什么。当他转头看到蓝忘机的时候,眼睛微微弯起,脸上漾开一个更大的笑容,糯声道:“爸爸!”


 


蓝忘机一愣,接着有些无可奈何地蹲下来直视着眼前和魏无羡有七八分相似的小脸蛋:“是叔叔,不是爸爸。”


 


小团子沉默了,有些疑惑地抬头看了看魏无羡,又转回来盯着蓝忘机,奶声奶气地认真重复道:“是爸爸。”


 


“是叔叔。”


 


小团子伸手抓住了蓝忘机的衣角,水汪汪的眼睛里漾起一层雾气:“爸爸……”


 


蓝忘机对视了两秒,败下阵来,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那就叫爸爸吧。”他伸手地擦去孩子嘴角的面包屑,轻声道:“那么现在答应爸爸,和Daddy去幼儿园好吗?”


 


小团子圆溜溜的眼珠转了转,在魏无羡笑着补充再忍一天就是周六之后,终于妥协了应了一声“好”。


 


走之前还一步三回头地转头看着蓝忘机,像是极其不舍离开心爱的大娃娃一样,直到蓝忘机跟他挥了挥手,才心满意足地转了回去,小脚丫用力蹬了蹬,摇摇摆摆地爬上了副驾驶的软皮座位。


 


蓝忘机默默站在原地看着魏无羡收拾好东西,突然道:“你有想过给孩子……再找一个父亲吗?”


 


魏无羡开门的手顿住了。


 


他冷笑道:“关你什么事。”


 


 


 


 


 


他两之间的气氛转变大概是从前日开始的。


 


蓝忘机如往常一样从卧室中走出来,在餐桌前碰到脸色格外不好、慢条斯理嚼着面包的魏无羡。他揉了揉因为没睡好而泛着胀痛感的太阳穴,倒了杯水,将心头的不知从何而来的怪异躁动感压了下去,嗓音有些干哑:“魏婴。”


 


那人没有应声,但是翻动纸张的声音却重了些。


 


应该又是在看那些设计草图,毕竟在蓝忘机的记忆力,魏无羡在大学期间就是如此地醉心于设计,并且有着明确且清晰、对于常人来说难以达到的职业梦想。


 


这也是这个平日里看起来总是吊儿郎当的人为数不多、格外坚持的东西。


 


小团子应该还在睡。蓝忘机看了眼紧闭的客房门,抿了抿唇,放轻了声音:“你毕业之后,这些年,过的还好吗。”


 


魏无羡整个人愣住了,上下打量了他两眼。向来没心没肺舒展开的眉头微微皱起,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半晌,他犹豫着回道:“还行。”


 


蓝忘机抽出椅子,坐了下来。他凝视着对面满脸复杂神色的魏无羡,压在心头的疑惑重新涌上喉口,他斟酌了片刻,低声道:“之前过于匆忙,一直没有询问。如果不便回答的话也可以不用答。”


 


抿得有些僵硬的唇线微动:“孩子的父亲……?”


 


魏无羡右眉高高挑起,认真地凝视着蓝忘机,脸色古怪。


 


正在空气凝固到有些窒息之时。


 


魏无羡笑了一声,嘴角弯起蓝忘机熟悉无比、漂亮又勾人的弧度。


 


“死了。”


 


 


 


 


不论是在日常谈话还是同学聚会中,但凡提到魏无羡,所有人的大脑中都会弹出两个字。


 


漂亮。


 


不是阴柔的美感,而是单纯的从各种角度来说,都是一个让人难以忘记的漂亮朋友。


 


能游刃有余地在不同的群体之间谈笑风生,开适度的、从不让人生厌、反而能活跃气氛的玩笑,虽然有些顽劣但是永远排名靠前的漂亮成绩单。


 


再加上那张天生带笑,眉眼舒展,英挺俊俏中藏着丝丝缕缕的撩拨勾人意味的脸庞。


 


让无数omega扼腕,这人竟然不是个alpha。


 


……不是个alpha就算了,偏偏还是注定了要承欢于别人身下的——omega。


 


就像是灵活翩飞于花丛中,有意或无意地用翅膀扇动微风或轻轻拂动花叶的蝴蝶,永远是风流且多情的样子。


 


正在所有人或真心关注或等着看好戏地注视着他的动向时,魏无羡怀孕的消息震惊了全校。


 


一时之间风言风语飞快地蹿过了校园的每一个角落,正在大家都在纷纷猜测魏无羡要怎么处理这个不知道父亲是谁的孩子的时候。


 


魏无羡在毕业前一个月,正式登记结婚了。


 


这段记忆被深深地埋进了蓝忘机的记忆深处,疼痛到哪怕是轻轻拂过尘封印记上暗色的灰,都会酸涩到难以直视。


 


现在回想,那个人是谁,他早就记不清了。


 


或者说,也许蓝忘机根本就没有敢去了解那个消息。那个时期,他毕业快要两年、还没有完全接手公司,蓝忘机压住了所有的信息渠道来源。


 


毕竟两人的交情只限于魏无羡大一的时候在学生会的交集,以及某一次应对突发情况后背相抵打过一架的……朋友关系。


 


直到三年后,魏无羡领着一个小团子敲开了他的家门,笑着说事出有因,请求暂住一下。


 


蓝忘机沉默着接受了。


 


——毕竟没有人,可以拒绝魏无羡。


 


 


连带着从记忆深处翻出来的。


 


还有蓝忘机压抑多年、从未公之于众……


 


喜欢。


 


 


 


 


 


 


 


 


 


-------------[TBC]------------


 


其实是很荒诞的剧情,就是有个人记忆出问题了。


 


小团子是原创人物,不是阿苑。




两人这个时候其实情绪状态都有点不对……之后会解释哒。


 


 


 


 


 



评论

热度(2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