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兔

【忘羡】陈情

泠依惜:

2018江苏高考作文题。
题目:花解语,鸟自鸣。生活中处处有语言,不同的语言打开不同的世界,比如雕塑,基因等都是语言,还有有声的、无声的语言。语言丰富生活,演绎生命,传承文化。请以此为话题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题目自拟,体裁不限,诗歌除外。


=====


蓝忘机坐在桌边擦剑,魏无羡靠在他身上无所事事。
他盯着屋顶出了一会儿神,似乎是终于觉得无聊了,从腰间把自己的笛子抽出来,也像模像样地擦了起来。
魏无羡歪着头盯着笛子的音孔,忽然道:“蓝湛,我发现我其实还是挺会取名字的。”
蓝忘机柔声应道:“嗯。”
魏无羡继续道:“你看嘛。虽然‘随便’的确随便了点,不过‘陈情’还是很好听的不是?”
蓝忘机道:“嗯。好听。”
魏无羡头一仰抵在他脖颈间,眼珠转了转:“所以呢,二哥哥、湛哥哥、忘机弟弟、湛儿……你觉得哪个好?”
蓝忘机:“……”
今天难得清闲。
蓝忘机微微转过头,看见魏无羡盯着不远处的忘机琴若有所思,以为他又要拉着他弹琴听,然后听不了一刻便犯困……却听魏无羡道:“蓝湛,我吹笛子给你听吧。”
他说着,举起刚擦过的笛子在蓝忘机面前晃了晃,漆黑的笛身在日光下莹润着柔和的光芒,是岁月沉淀下的痕迹。
蓝忘机点点头,道:“洗耳恭听。”
魏无羡满意地勾了勾嘴角,也不起身,甚至换了个比刚才更舒服放松的姿势,整个人倚在蓝忘机胸口,悠悠然将笛子横到了唇边,轻轻地吸了一口气。
他吹了几个欢快的音,短暂地一顿,向蓝忘机挑了挑眉毛,纤长的眼睫很快地一眨,指尖轻移,重新换了个温柔婉转的调。
蓝忘机不觉有异,微微蹙眉,凝神细听。
魏无羡面不改色地吹着笛子,心里早已笑开了花——他这是欺负蓝忘机“没见过世面”,故意吹着风月场的姑娘们爱唱的小调儿呢。


看着蓝忘机一本正经甚至微微陶醉的模样,魏无羡实在忍不住了,噗一声吹破了音,笑倒在他身上:“看含光君这表情,是从中悟出了什么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发。
魏无羡踢了踢脚尖,不忍道:“不逗你了。咱们换个曲儿。”
蓝忘机却道:“你想要说的,我懂。”
魏无羡手舞足蹈的动作微微一顿。
他手指勾着陈情末端的笛穗子,问:“蓝湛,你不问问我为什么给笛子起这个名字?”
蓝忘机便道:“为何。”
魏无羡严肃道:“因为……因为好听啊!哈哈哈哈哈!”
他把笛子又端了起来,果真换了支曲子吹,是两人都极为熟悉的旋律。
蓝忘机神色微动。笛声如鸟雀般,欢快而轻盈地飞入他的耳畔。窝在他怀里的那个人的身影,逐渐和记忆中那个黑衣青年的模样重合。树叶沙沙,风吹起了他头上鲜红的发带。
然后那画面逐渐开裂,破碎,又一点一点变得清晰。陌生的容貌之下,依然是那首熟悉的曲调。


=====


emmmm国士无双和绝代佳人?

评论

热度(1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