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兔

【忘羡】龙骑士12

蓝甜衣短:

西幻paro


龙叽vs混血精灵羡


轻松傻白甜


CP是忘羡only,请勿提及其他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



白龙蓝湛,新生龙之中,唯一一头拥有伽蓝血统的龙,理所当然地被长辈们寄予了厚望。好在他早慧,不骄不躁,不卑不亢,不止性格沉稳,行为端方,还没未成年就获得了元素之惠和真理之眼两种神赐之力,如果能再获得第三种神力,其成就不可估量。更何况,拥有伽蓝血统的龙,哪怕只有微薄的一丝,在接受成年祝福时,极大几率会再获得一次神之恩赐,无一例外。一旦成真,他将和从古至今,龙族唯一的头龙并驾齐驱——那是龙族最早的龙,唯一的王,唯一的神,龙神伽蓝。


然而,此时此刻,顺遂度过了一百二十九个年头的白龙蓝湛,正在面临着有生以来最大的难题。


他浑身鳞片都炸起来了——虽然一点也不明显,连尾巴都崩成了一条直线,爪下的金币堆被刺出了深坑,仅仅因为盗贼问出的一个问题。


始作俑者只是笑嘻嘻地问:“解释一下‘龙背’的意思呗?”


不是正式的询问,更像是闲聊,漫不经心的随口一问,更何况盗贼衣冠不整,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丝布裤子,赤裸的肩膀上突兀地扣着半截骑士肩甲,手里搭着一只画风十分不符的花皮蛇布包,连嘴角也还挂着一点的酥饼碎渣。他穿得随便,态度也随便,姿势更加随便,可就是这么随随便便的一句话,竟然堵得白龙如临大敌。


好在魏无羡对龙完全不够了解,没发觉白龙的卧姿和刚才有什么不同,等了一会没等到回答,就继续说道:“唉……这么明显,我竟然一时没反应过来,实在是眼拙,失手,不应该。不过蓝湛你也不能怪我,你不知道在门的另一边大家对龙有多么敬畏,更何况——龙是我从小倾慕到大的偶像,一时半会没能反应过来。


“你要不是龙,在主动送我进龙谷的钥匙的时候,或者至少是送书的时候我就应该猜到了的——也不能怨我迟钝啊,你总是不肯理我,好容易问个问题,你又不直说……当然,我也拿不准你是因为身为接引人,有些问题不方便回答,还是本来就讨厌我。”


白龙否定道:“……不。”


魏无羡道:“我知道呀。你明明不乐意变成人形态,不止照我的要求变了,还帮我敷药包扎伤口,又挡着不让别人看见我没穿衣服的狼狈样子,嗯……我就猜,也许不是因为后者,再后来,你还带我出去兜风看风景。”


他翻了个身,半跪在地,尽可能张开手臂,抱住了白龙,仰起头,和那双清澈的对视,十分诚恳地道:“所以,你放心,我必不负所望,通过试炼,成为有资格和你签订契约的龙骑士!”


白龙:“……”


异族和龙族的体型相差有些大,尽管白龙这么趴伏着,半跪着的混血儿也才不过刚刚碰到他的“膝盖”。所以,魏无羡的这个“仰起头和龙对视”,角度就非常大,还有些不稳当。从近乎垂直的视角看下去,首当其冲是那张总仿佛带着笑意的俊脸,为了保持平衡,盗贼从背脊到劲瘦的腰杆都崩得紧紧,生理性的弯曲让脊背与臀呈现漂亮的弧度,也让光裸的胸肌微微向前挺起,虽说绷带遮挡了一部分,可更多的却还裸露着,和白龙坚硬的鳞甲紧紧贴合,包括因为寒意而直立的两点浅红,也抵在鳞片上,同时一点一丝地,往白龙身上浸润着新鲜的体温。不用动,甚至不用挪一点点视线,就能将带着些许灰色,但是更贴近人族肤色的暗夜精灵的躯体一览无遗。


白龙垂下眼睛,人形态虽然脆弱不堪一击,但比坚硬的鳞甲感受更细腻,他有点理解了盗贼坚持要他变成人的论点,但同时,又很想转身逃走——即便这是属于他的洞穴,盗贼的剖白直接又热烈,可是……


暗夜精灵等了半天,还是没等到正面的回应,于是道:“咳,那个,看来是我想多了?”他拍了拍白龙,虽然难掩失望的表情,但还是露出一个不知是“鼓励”还是“失落”的微笑,道,“我知道啦。你这么优秀,肯定想多挑一挑,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好啦,我只是……只是觉得和你搭档一定很拉风,呃,要是别的龙……”


白龙倏然转过头,动作大得几乎将魏无羡向后掀翻,好在他及时补救,用尾巴托了一下,才让盗贼免于二次受伤。


白龙道:“不行。”


魏无羡道:“我知道不行,但是你应该不至于很讨厌我吧,所以你介不介意把考核期延长到……至少到我伤好为止?至少给我一个机会呗!喂——好哥哥,好蓝湛——”


白龙道:“魏无羡。”


魏无羡立刻松开手,双腿一并,正襟危坐,道:“在!”


白龙道:“我的意思是……”


魏无羡连忙打断,挥着手道:“停停停,你先别说。我紧张。让我缓一缓,呼——不行,你先给我透一点儿,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如果判死刑你就闭上眼睛,转过头,什么都别说,如果不是,就……就……眨一下左眼?”


白龙发出一个低沉的鼻音,如果有别的龙在这里,一定听出来那是一个很轻又很短促的笑声。然而魏无羡一点儿也没能get到白龙的意思,反而瞪大双眼,死死盯着那双浅琉璃色的眼睛,直到其中的一边,轻轻地闭了一霎,再立即睁开。


魏无羡:“!”


白龙道:“你已经是了。”


魏无羡:“!!!”


白龙道:“我的龙骑士。”


盗贼的表情向来十分丰富,从惊讶转化成惊喜更是几乎不费什么时间,在他右眼下,一片像叶子似的精致面纹一闪,再迅速消失。他立刻跳起来去勾白龙的头,高度不够,不出意料失败了,但他立刻又跳了一次。


为了避免盗贼的伤口恶化,白龙体贴地垂下头,用湿润的鼻尖碰了碰他的脸颊,紧接着,就被魏无羡一把搂住了。


魏无羡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像我这么英俊,又这么优秀的人,怎么可能不讨龙的喜欢!我看上的龙,当然也非我……咳,我是说,不愧是我敬仰的龙,一见面我就觉得非你不可,你一定也是被我的英雄气概折服,才打算提前预定,让我当你的骑士对不对?!”


白龙欲言又止,最终只是点了点头,道:“嗯。”


魏无羡道:“所以叔父看到你提前这么做,不守规矩,才会大发雷霆?”


白龙道:“不全是,我们还没有签订契约。”


魏无羡道:“哇,私定终身!我喜欢!说说呗,你是怎么看上我的?”


他话说了一半,就意识到有歧义,但又转念一想,选龙骑士嘛,一辈子只有这一次机会,又要打架又要闯关,可比相亲难多了,这个用词好像也没什么毛病,再说,连白龙都没什么特别的反应,自己强行解释,岂不是画蛇添足?


白龙想也不想,答道:“帮助弱者。”


魏无羡眉毛一挑,道:“我跟你说,就算你是龙,也不能诋毁我的能力,我一点儿都不弱好吗,五年前我就能一个单挑一群了,暴风城竞技场上无往不利,现在城墙上还挂着我的辉煌战绩……”


他刚要长篇大论,白龙便又说道:“帮助过我。”


魏无羡恍然大悟。白龙指的是第一次见面的那个乌龙。他刚从坑底爬起来,就看到一群人二话不说,合力打劫蓝湛一个。当时就算他不出手,以龙的战斗力,碾压那几个人的杂牌军不费吹灰之力,一开始不动手,恐怕也是因为职责所在,要考验异族们的各方面能力,同时,也是给大家一个争取钥匙的机会。


可惜,再好的考察机会,都被他一个半路杀出来的盗贼误打误撞,彻底搅合了。


当然,这也就解释了在龙谷大门前,蓝湛为什么主动现身,直接把他带进门的这一边了——一个回合之内,实力碾压各路古家族派出来的精英,不让他进龙谷,还能取谁?


想明白了这里头的关窍,魏无羡顿时有点心虚,道:“就算你当时不是人形态,我也一样会出手的。”当然,是在斩杀阶段抢夺战利品,简称,抢怪,他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


没办法,天下一百个盗贼,九十九个都会这么做,唯一那个不上的,一定是因为功夫不到家怕抢不过。


白龙深深看了盗贼一眼,对这句话既不否认,也不评价,只说道:“很晚了,休息吧。”


魏无羡啃完三只酥饼,这会已经吃饱喝足,的确有点儿犯困,他打了个哈欠,强调道:“先说好,我不睡坑啊,在我们那儿,人死了才睡坑里的。”


“哗啦”一声巨响。


魏无羡吓了一跳,疑惑地一转头,白龙尾巴附近的金币塌了一个角,除此以外,一切静悄悄的,没有异样。


他眨巴眨巴眼睛,不明所以,但也没再问,捡起丢在一边的兽皮,卷吧卷吧,贴着白龙的后脚躺下。


果然,不止背风,还能蹭点龙体温,尽管因为属性的原因白龙体温偏低,可也比贴着金币暖和多了。


魏无羡道声“晚安”,便闭上了眼睛,湿润的鼻尖在他额头上碰了碰,接着是又圆圆的,有一点鳞片质感的东西卷了过来,他顺势一抱,把白龙的尾巴尖当成抱枕兼枕头,呼吸很快变得平稳了。



晒月光,是暗夜精灵们的治疗方式之一。在东部大陆到处跑着做任务的时候,魏无羡很少受骨折这么严重的伤,更不可能受伤后,半夜三更、月上中空的时候光溜溜地出去吹风,因此,也还没有感受过被月光修复身体的好处。


但是这一次,误打误撞,没有神圣牧师,没有水系法师,只靠每天强灌白龙配置的不明治愈药剂,七天之内,骨折痊愈,除了“被月光恩泽”之外,还能有什么更好的解释呢?毕竟在骑龙外出那一天,伤口愈合得特别显著。


“艾露恩在上,也许我的血统比想象中纯正?”魏无羡一边绑皮绑腿,一边小声嘀咕。


短短几天,魏无羡已经发现。白龙的作息时间规律得令人发指,每当第一缕阳光洒入洞窟,白龙就会醒来,外出洗漱,然后离开,修习三个小时战斗技能,再准时回来;晚上,最后一缕月光离开洞口之前,魔法灯准时熄灭,必须休息。


头一两天,白龙也试图叫魏无羡一起起床,然而魏无羡奋力抗争,借口养伤,坚决不起,白龙无奈,只好由着他的意愿,想睡多久便睡多久了。有那么一两天,白龙已经结束修习,回来配好了药,魏无羡也还没醒。


转眼到了第八天,试炼正式开始,一人一龙都起了个大早。


魏无羡昨晚拆掉了夹板和绷带,今天终于能穿齐皮甲装备。他一边确认所有的武器配件,一边努力咀嚼嘴里的肉干,含糊不清地评价道:“唔……好硬,不香也不辣,还干巴巴没什么滋味,真想念狮王之傲的蜂蜜烤肉啊,卡拉诺斯的烤乳猪也好。”


他伸了个懒腰,走到洞口,抬头看一眼湛蓝的天空,低头再看一眼脚下深不见底的悬崖,对悬停在一个十分合适他骑上去的高度的白龙道:“不好吧,这么明目张胆,叔父怕不是要烧了我。”


他话虽然说得很遗憾,语气却一点也不遗憾,反而难掩激动和兴奋。


白龙道:“时候不早,不要耽误。”


魏无羡装模作样叹了一声,先隐去身形,进入潜行状态,才跳上了龙背。


白龙绕山一周,盘旋上高空,羽箭似地向东飞去。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第二次骑龙,魏无羡已经有点儿适应了节奏,一偏腿,一转身,背靠着背鳍仰躺起来,这么面冲西,背着照样,光线就不那么刺眼了,再嚼一口肉干,美得恨不得打几个滚。


白龙有点察觉,道:“小心,不要掉下去。”


魏无羡道:“放心,小意思,而且不还有你呢么。龙谷里有多少龙能看穿我的潜行技能?多不多?”


白龙道:“神不会赐予龙族重复的技能,能看穿潜行的只是我的天赋,真理之眼。”


魏无羡惊喜道:“也就是说,除了你,没人看得到我?”


白龙道:“嗯。”


魏无羡大笑,拍手道:“天助我也,天助你也。这样再好不过,瞒过一时是一时,要是你叔父坚持不同意咱们,大不了我一辈子隐身就是了。”


白龙却道:“到了。”


魏无羡借力一转身,踩着龙脊,扶着龙鳍站立起来。嶙峋错落的龙内城,是与东部大陆截然不同的风景,令他不由自主发出赞叹。白龙再一振翅,景象瞬息变换,一片半圆形的开阔地,山坡一侧站着龙,平地的另一侧则是远道而来,求取契约的异族人。


比起龙,异族人数少得可怜,黑甲战士、德鲁伊也在其中,稀稀落落,三两各自形成小团体。


在龙和人之间,灰白色的雷电龙为首,跟着红龙阿姆,和另一头十分眼熟的银龙。


白龙在银龙身边降落,魏无羡悄无声息地溜下龙背,打算趁龙不备混迹异族人行列里。白龙不着痕迹地展了一下翅膀,把刚走出几步的魏无羡扫回来自己的脚边。


魏无羡:“……”


不让我归队是几个意思?!


 


 


驯龙Tips10:刻进血脉的独占欲。


 


 ========


一句话简介:签订契约,成为马猴烧酒吧(并不是_(┐「ε:)_)

评论

热度(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