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兔

【忘羡】滚绣球

糖水萤太:

°原著背景


°我流蜜汁小甜饼


°私设。夷陵抛绣球习俗是新娘抛,接到的人会与爱人幸福。姑苏抛绣球习俗是待嫁少女为选官人而抛,接到的即为新郎。


°标题 滚绣球 是曲牌名。






这天入夜得早,黑暗利落斩断最后一丝光线。万户人家慢慢的点了灯,簇簇温暖光晕陆续缀上逐渐浓重的夜色。一弯月钩爬上梢头,如同豪迈诗人大手一挥,洋洋洒洒落下一片皎白。


城内逐渐沸腾起来,叫卖吆喝声哭闹笑骂声混在一块儿,随着鼎沸空气一同从四面八方袭来。两小儿互逐,嬉笑着擦过衣边而过。远处孩童燃了几束仙女棒,黑夜中绚烂异常。夜市颇为热闹。


夜市是这小镇的一部分,与之密不可分。


空气闷热得很,魏无羡吸了吸鼻子,错身让过一个抱孩子的娘,身形乱了,瞬间被人群冲的东倒西歪。


好在蓝忘机眼疾手快,迅速扯过他的衣袖,顺手一带,将那大意的人拉入自己怀中。


“小心。”蓝忘机的声音低低沉沉,煞是好听。纵然魏无羡听了几百遍,可这声音在耳畔近距离响起时,心跳依然会莫名跳漏一拍。


魏无羡没羞没臊的就势往人怀里倚,反正人人接肩摩踵也看不见他这小动作。他笑道:“含光君怀里温软,我一下子酥了骨头,起不来了,怎么办?”


蓝忘机一手虚环他腰,一手整了整他衣领,道:“你要如何。”


魏无羡本来如同没了骨头一般赖在他怀里,但看他被拥挤人潮擦摩碰撞,一袭无尘白衣似乎都染了颜色,想到蓝忘机种种习性,有点于心不忍。于是直起身子,心疼的拍拍他的衣边。随后一手牵过蓝忘机,抬脚阔步。


他们淹没在人头攒动的浩荡队伍中,两只手紧密相连,十指紧扣。


魏无羡优哉游哉的走在前面,路过一个糖画铺子,一时兴起,提笔写了两字扔给糖画师傅。


“写的什么?”蓝忘机问道。


糖画师傅寥寥几笔写了两幅糖画,魏无羡笑眯眯的接过,一只递给蓝忘机,一只留在自己手中。


“忘羡。”魏无羡舔舔自己手中的“忘”字,道。


蓝忘机看着自己手中那幅龙飞凤舞的“羡”字,不动声色的小小咬了个边角。


“不好吃?”魏无羡早就吃完了自己那份,见他如此模样便问道。


蓝忘机摇了摇头,抬眼对上他的眸,目光里情绪浮浮沉沉,晦明不清。魏无羡听得一声干净清透:“舍不得。”


魏无羡两手背在身后,在前闲庭信步。蓝忘机取了钱袋递过两个铜板,跟上去与他并肩。


街上处处可见花灯。鹅黄光线穿透薄薄白绸灯面,在石板路上映出层层戏影。耳畔边笑闹声此起彼伏,皆是孩童。绑羊角辫的女童提着略宽阔的裙角,磕磕绊绊的追逐前方提着花灯的垂髫小孩,嘴里嘟嚷不清。小孩原地跺跺脚,不耐烦的拉过小姑娘的手,一同向前奔跑。


魏无羡好奇心乍起,好声言语,劝着蓝忘机一同前往,看个究竟。蓝忘机拗不过他,只得由着他。


两人跟在小孩身后,沿着河岸行了一路,最后停了步伐,看见前方不远处,一群孩童执灯围绕于一长衫说书人身边,个个面色红润,眼里止不住放着兴奋的光芒。
魏无羡停在原地,颇有兴趣的摩着下巴。


忽闻一声抚尺敲击声,说书人高亢激昂的声音紧接着响起:“且说那夷陵老祖,这日闲来无事,竟下了乱葬岗混入人群之中,他一袭黑袍,红穗陈情藏于腰间,面目捂得严严实实,叫人辨认不得。”


魏无羡听了,不免有些好笑。于是攀在蓝忘机耳边悄悄道:“看来是在说我的光辉历史呢。二哥哥,待会若是有什么抢良家妇女的桥段,你千万别相信。”


蓝忘机点了点头。魏无羡见他这幅认真模样好玩儿,不禁凑过去,在他耳边又插科打诨撩拨几句。蓝忘机抓过他的手,握紧在手心里,道:“别闹。”


两手掩藏在宽阔衣袖下,魏无羡笑着应声,同时回握住他的手。


此时说书人又道:“那魔头魏无羡踱步至一二层小楼下,正巧,那楼上站着个新嫁娘……”


刚才那个羊角辫女童惶惶插嘴道:“他要抢新娘了吗?”
说书人没理会,一手持着折扇,“哗”的一声展开,继续道:“那新嫁娘嫁衣如火,肤若凝脂,点绛唇绞细眉,生的一副娇俏皮囊;巧笑倩兮,盈盈顾盼,一手执绣球,一脚踏于红木栏楯。纤纤素手向上一扬,那绣球便抛于半空中,楼底人头攒动,争先恐后欲抢夺绣球……”


那说书人口沫横飞,讲的正是兴头上。围绕着的一圈孩童也聚精会神的听着,两手支着脸蛋,兴致勃勃。谁也不知道,说书人口里的魏无羡和含光君本尊,此时正站在他们身后,听着这胡来的话本,同样津津有味。


说书人顿了顿,神色忽然严厉起来:“谁料那魏无羡衣摆一扬,倏地跃起,脚底宛如生了风,点着人头窜上空中!他长臂一伸一捞,那绣球便稳稳当当落入他怀!等他落地,衣摆里红穗显露出来,众人一见那陈情,纷纷惊呼:夷陵老祖!”


一圈孩童纷纷倒吸一口凉气,仿佛听了什么恐怖的夜谈,面面相觑,只感觉背后一阵阴风掠过,于是抱着胳膊不断摩挲。


而此时魏无羡皱了皱眉,不断在脑子里寻找与这一段情节有关的记忆。



夷陵入了秋,见了凉意。雨后初霁,空气里蒸腾着细密的雨汽。路边枝桠上叶片泛黄且卷了边,稀稀落落飘了些粘在道路上,一脚踏上发出“嘎吱”呻吟。尽管如此,镇上却依然热闹,人群熙攘。


这天魏无羡被温情赶了下来,例行买菜。一袭黑衣,腰间别着陈情,红穗随步伐晃动。魏无羡想了想,觉得太招摇,往衣里压了压,藏好了。


山下自然比乱葬岗热闹。魏无羡挑挑拣拣讨价还价买了几斤便宜菜,优哉游哉漫步于街道上——时间还剩不少,乱葬岗的防设此时离了他还能再支撑一会儿。他还不想早早回去听温情唠叨。


走着走着,魏无羡停了脚步。


前方一群人围堵在一块儿,将道路围了个水泄不通。众人皆聚在一二层小楼下,眼巴巴抬头盯着楼上的红衣女子。好奇心使然,魏无羡按耐不住,偷偷混在人群里,看个究竟。


“快抛啊!”有人壮着胆子冲楼上女子粗声粗气喊道,此话一出,楼底的人们纷纷附和,催促女子快点投下绣球。那女子不紧不慢,依然翘着白皙素手,打量着染了丹蔻的指甲。


女子一袭嫁衣,肤色白皙,乌发如墨,更衬得红衣胜秋枫。美目顾盼,勾得三分桃花染在眼角。一双眉宛如柳叶,唇瓣红润丰盈,嘴角带笑,叫人看直眼。手里捧个花绣球,站在小楼的二层上。


魏无羡大致猜到了个一二。这是个新嫁娘,新婚洞房完,第二天出来抛绣球。夷陵的抛绣球习俗有所不同,以过门新娘抛,绣球里塞了红包,金额不等。接球者收了钱,亦可收到来自新婚燕尔的新人的祝福,与爱人白头偕老。


魏无羡心头一动,压低声和身旁人搭讪:“大哥,你可知这绣球里塞了多少?”


那人不耐烦的摆摆手,道:“哂!你这都不知道,怎和我们抢?小子,告诉你,这嫁的是镇上有名地主家的女儿,包的红包是票子,定少不了!抢到手只管奔钱庄去兑银子罢!”说着那人回头上上下下打量了魏无羡一番,看他身形修长,气质不凡,看似哪家道门弟子。不禁心里寒了寒,暗忖着又多了个抢不过的毛小子,嘟哝了几句又将注意力转回楼上。


魏无羡本想的是路过看一眼,可此时听了这番话,心中想法便大转弯。他现在两个兜空空如也,此时不赚,更待何时?


好,他要抢绣球。


那新娘终于要抛绣球了。只见她素手抱着绣球,一只脚踏在栏杆边,身子微微前倾,托着绣球的手向上微微一扬,绣球便腾于半空之中——


“哦!!”人群爆发出一声欢呼,众人纷纷上前,你推我挤,不顾谁踩着自己的新鞋,谁扯了自己刚买的衣服,只管向前拥挤。两眼盯得发直,两手伸得长长,恨不得多长出十米的手臂去夺那绣球。一群人宛如齐齐被困于渔网中的鱼,争先恐后,欲冲破渔网。


魏无羡随着人潮被推挤了一番,如同汪洋上一叶孤舟般漂泊。


“别挤!各位别挤!”魏无羡被挤得胸口发闷,好不容易喘了口气,忍不住高声叫道。可人人顾着那绣球,谁还搭理他。魏无羡一口淤血气结于胸口。


终于还是忍无可忍,他一撩衣摆,脚尖点地,一跃而起!众人感受到身后一阵劲风,回首望去,竟是一黑衣男子凭空跃起,跃至半空,逼近那高高抛起的绣球!


风声猎猎,鼓起魏无羡的衣领袖口。他奋力一伸手,那绣球终于稳稳当当的被他接住,落入他的怀中!魏无羡大喜,落到一处房顶上,刚想炫耀一番,却听见有人惊呼:“魏无羡!”


魏无羡垂眸一看,此时他衣袍被风吹开,那腰间露出鲜红穗子的,不是他的陈情还能是什么!


“我的亲祖宗!”魏无羡低声哀叹,一手抱着绣球和刚买的菜,一手在陈情上轻轻拍了一下。


“夷陵老祖!”


“他怎么从乱葬岗下来了!”


“又来为祸人间!快去请仙家道门的高人来!”


底下叫嚷声由恐惧转变为愤怒,人群渐渐沸腾起来,咒骂的咒骂,愤恨的愤恨,仿佛人人都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人人得而诛之。


好,出门买个菜都能被众人喊打喊杀。魏无羡无奈,拎了拎手里的菜篮子,一只生了芽的土豆骨碌碌顺着房檐滑了下去。


“哎我的土豆!”魏无羡叫道,“楼下的大哥,能不能麻烦你们,行行好,捡一下?”


下方叫嚷声更重。


“歪门邪道!怕是又拿什么来糊弄我们!”一男人手握着刚刚摔了一身泥的发芽土豆,愤然道。


魏无羡道:“好,那我现在回去,你把我的土豆还给我。”


“你既然下山,必然不安好心!肯定要为非作歹!”又有人叫道。此话一出,底下赞同声更是一浪胜过一浪。魏无羡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


魏无羡摊手道:“那我要怎样?”他心里只疼那滚了一身泥的土豆。


未等那人答话,人群里一人便高呼道:“含光君!”



魏无羡想起了被献舍之前的事。他眉目里笑意满满,嘴角弯了个好看的弧度,对身旁人道:“蓝二哥哥,你别听那说书人胡说。我那日是路过捡的绣球,才没他说的那样。”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道:“我知。”他目光里竟还掩着淡淡笑意。


魏无羡刚想开口问他因何而笑,只听那说书人高昂声音又响起:“就在此时,人群里再度爆出一声惊呼——'含光君!'那魔头魏无羡一回首,看见一人着白衣款款而来。来人面容极俊极雅,肤色白皙,双眼浅淡如琉璃,腰间一剑绕着蓝色剑芒,白衣袂宛如谪仙。不是那名动天下的含光君,还能是谁。”


孩童们纷纷鼓掌叫好,仿佛亲眼看到了这位逢乱必出的含光君。


可魏无羡越听越不对劲,他竖着耳朵,聚精会神起来。身旁的蓝忘机尽管神色淡然,却也是极为认真的态度。
说书人呷了一口水,接着道:“谁料那魏无羡不仅不怕,反倒蹬鼻子上脸,笑嘻嘻的学着嫁娘的姿态,将绣球一抛,抛到了蓝忘机怀中!”


听了这话,魏无羡凑到蓝忘机耳边小声问:“蓝湛,有这事吗,我怎么记不得了?”


蓝忘机点了点头,耳根后悄悄红了一片,却依然面色不改道:“有。”


一群孩童里混了个姑苏小姑娘,小姑娘听完这段,臊红了脸,原地跺了跺脚,撅着小嘴用软软的吴侬语调嘟嚷道:“没羞没臊!魏无羡好不要脸!”


魏无羡就站在这小姑娘身后,听到这番言论后噗嗤一声,乐了。小姑娘听到声响回过头,看见个一个面容俊郎的黑衣人,面色更加红润,僵硬道:“你,你笑什么!”


魏无羡蹲下身子,目光与小姑娘持平。他伸手揉揉她的头,故作天真的问道:“魏无羡怎么就不要脸了?”


小姑娘鼓起腮帮子,气呼呼道:“就是不要脸!在姑苏,抛绣球是,是……”说着说着小姑娘结巴了,小脸蛋红的快滴血般。她犹犹豫豫着,思考要不要继续说下去。


魏无羡还没听说过姑苏抛绣球的习俗,回首望了蓝忘机一眼,蓝忘机目光略微飘忽,白皙耳垂泛了粉。他更摸不透了,于是温言软语好生诱那小姑娘:“在姑苏抛绣球怎么了?”


小姑娘像是准备豁出去一般,眼睛一闭,嚷道:“在我们姑苏……在我们姑苏,绣球那是待嫁新娘抛给如意郎君的!抛给了谁,就要嫁给谁!”语毕,她睁开眼,仿佛全身力气都被抽空,脚步虚浮着跑开了。


而魏无羡此刻蹲在地上,肩膀耸动。蓝忘机过去一看,这人正捂着肚子,乐不可支。


“魏婴。”蓝忘机低声唤他。


“哈哈哈哈哈哈……在,我在!”魏无羡一边笑一边抬头望向那人,对上他澄澈的琉璃色眸子,瞬间便止了笑,神色正经起来。


他想起来,那日也是这么一双眼,直直撞入了他心中。
可他却不知,没能早早发现。




魏无羡听见那一声“含光君”,心里咯噔一下,循着人群望去。只见人群自动分开,让出一条道路。一人一袭白衣,飘飘然宛如谪仙人,眉目精雕细刻,俊雅异常。额上系着云纹抹额,腰间别着名剑避尘,通身雪白,披着一层光华而来。像是仙人下凡。他站在人群中心,在下方定定看着他。


蓝忘机开口道:“魏婴。”


魏无羡:“在,我在。含光君大驾光临,有何事?”


他这话一出,立刻有人接嘴道:“含光君逢乱必出,定是来收你这魔头的!”


魏无羡换了个姿势。他大大咧咧坐在屋檐上,菜篮子搁在一边,一手支着脸一手抱着绣球,两腿交叠成二郎腿,不停晃悠。俨然一副不学无术的浪子模样。


蓝忘机皱眉,道:“魏婴,不得如此。”


此时魏无羡的耐心早就被磨得一干二净,他不耐烦的撇撇嘴角,道:“不得什么?我又不是蓝家的人,含光君管的真宽。”


凭心而论,他个人认为,他此时和蓝忘机的关系还真算不上多好。他是最受不得管教的人,蓝忘机先前要带他回云深不知处的言论,早就榨干了他的耐心。


“还是……又要带我回去?”魏无羡眉眼弯弯,将绣球托起,在指间打了个旋儿。


“魔头魏无羡!对含光君也如此放肆!”底下一人开口,百人附和。


蓝忘机目光沉沉,只是盯着他,却看不透情绪。


魏无羡知道,这群人只是因为他抢了绣球而心生不满,真要让这些人往他身上逮什么杀父弑母之仇,一个都说不出来。他暗自在心里叹了口气,站起身拍拍衣服。


底下的人将他的一举一动都认为带有攻击性,立刻警惕道:“你做什么!”


魏无羡懒洋洋的,声音听着略显轻浮:“没什么,既然你们这么想要这个绣球……”


魏无羡瞥了一眼楼底的人们,都是一幅嘴脸,心里更添几分厌恶,于是转了个方向,将绣球向蓝忘机方向扔去:“蓝湛,接着!”


绣球顺着一道弧,划过一道红色影子,稳稳当当落入了蓝忘机手里。


蓝忘机一时之间有点没反应过来,愣在原地,道:“你……”


魏无羡拎了菜篮子,笑道:“不用客气,送你了!”说完,他纵身一跃,消失的无影无踪。


众人见绣球落到蓝忘机手中,不好多言,面面相觑半晌,各自抱怨两声“天杀的夷陵老祖”,散了。


以至于谁都没看见,雅正清冷的含光君耳根后那一抹红。




“所以那日你想的是这个?”魏无羡一把勾住蓝忘机的肩,站起身笑道。


蓝忘机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


魏无羡四处望了望,弯腰捡起一个落到脚边的花皮球,道:“那日我不知道姑苏抛绣球的习俗。”


蓝忘机道:“什么?”


魏无羡眨眨眼,将手里的绣球高高举起,道:“我现在知道了。那我现在当这个是绣球,以姑苏的习俗抛给你,你接不接?”


人群早已散去,河岸边三三两两剩着放逐花灯的人,花灯载着祈愿,燃着温柔的光晕,漂泊往远方。


从魏无羡漆黑的瞳里,蓝忘机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于是他伸出手,一如以往在树下接住心尖上的人那般认真:“我接。”


花皮球高高抛起,轻轻落下,落到他怀里。


魏无羡背着光,隐于一片柔软温暖光晕中,空气里甜腻气息浮浮沉沉,蓝忘机只听得一声温柔落入耳中:


“那么,我嫁。”






END


等我回了家再修嘿嘿嘿=W=

评论

热度(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