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兔

【忘羡/知乎体】室友是腐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上)

倾离:

人物属于秀秀,OOC都是我的错。


-


夷陵老祖


国际惯例谢邀啊。


本人男,室友男。我们两同岁,现在上的同一所大学,住的同一间宿舍。


这是四人房,本来还有两个室友,不过一个转学了,一个是富二代,娇里娇气的住不惯宿舍,到外面租房子去了。但是他没有退宿,因为他的衣服多,大部分都给放这儿了,一礼拜还得回来拿一次衣服,一个月以内都不能穿到重复的衣服。


真特么花孔雀。


总而言之,大多时候都只有我和室友君在,姑且算是只有我们两人吧。


以下称室友为L好了。


L是个特别高冷的人,从来不笑也不爱说话,说难听了就是不近人情、生人勿近,可小姑娘们好像还就喜欢这样的?反正我是不懂现在的女孩子究竟在想些什么就是。


平心而论吧,L是挺帅的。满分如果是10的话L大概能有个11,是咱们学校的校草,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没人追,我猜大概是人家成天一副行动冰块的模样吧,所以没什么人敢出手。


偷偷在这里自吹一下,我其实也挺帅的啊,没有11至少也有10吧,还真有几个妹子跟我告白过,虽然也才几个,但是总比L好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爽啊异性缘竟然比校草高啊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虽然至今没交过女朋友就是了(手动掰掰)


其实呢,L他人挺好的。有几次我熬夜赶报告,一直肝到隔天早上6点都还没睡,一脸仙气。L醒来见了也没说啥就出门了,不过很快就给我带了早餐回来,是我喜欢的铁板面,加了特别多辣特别够味,学校食堂啥时这么给力了?我怎么都不知道!知道我看了一晚上的萤幕眼睛干得很,还买了瓶眼药水让我点。


——其实L很贴心啊有木有!本老祖的小棉袄!!我要是个女的肯定非卿不嫁对他死心塌地啊!!!


不过本人笔直笔直的,不弯[doge]


离题了,咱绕回正题说。


最近我总觉得L有些怪怪的。L是个作息规律得令人发指的人,10点必睡6点必起,一分钟都不带耽误的,比老干部还老干部。我从小就和他是邻居,住对门的那种近,认识他十几年了,从小学时就靠他喊我出门才不至于迟到,瞧着他十几年如一日,从来没变过。


我就不一样了,我日日沉迷修仙无法自拔嘛。浪到几时几时睡,上至早上8、9点,下至晚上6、7点,困了就睡,睡饱了就起来,起不来的时候就翘课也是常有的事,总之跟L完全不一样,怎么相反怎么来。


然而,前几天大概是……晚上10点半吧,那时我刚打完场游戏,赢了,还赢得特风光,Carry整场满屏刷666的那种风光,喜孜孜地转头往L那儿看去时,发现L竟然还没睡!


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景啊,列为十大世界奇观都不为过。我当下当然是心里既惊诧又错愕,脑内刷了满屏的woc,立马起身往他那儿凑。他在床上挑灯夜读,我就蹭过去要瞧瞧是什么书这么有魅力,能把他魂儿都给勾没了?可我刚过去,L就迅雷不及掩耳地把书给盖了起来塞到被子下压着。


他怎么了?他以前不都是会给我看的吗?莫非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稍微提一下,L是个特别禁欲的人,气质禁欲行为更禁欲,起码认识他这么久了还没见过他跟情.色这两个字沾上边过。


于是我想抢,刚伸了手就被他拍掉。这下我可急了,又抓又扑,一阵胡乱折腾,突然一个站不稳就要倒下去,想找个什么东西撑一下,手就自然而然地支着身子伏在L的被子上。


……手下不是软绵绵的床铺。


……烫的,还挺硬。


L好像有些生气地喊了我的名字,这下可尴尬了,于是我就尴尬地笑笑尴尬地把手移开尴尬地走到自己床上去睡……


就这样尴尬至极地度过了几天,啥也没发生。


之后我也没再闹他,倒不是不敢,我还真没怕过他。主要是L好像刻意避着我吧,一天到晚都不在宿舍,我找他搭话都不理我,连正眼看我都不肯。我想过趁他不在把上次见到的书翻出来看看,可L聪明地随身带走了。


岂有此理!


昨天晚上我半夜起来想喝口水,下意识地往L的床上看去,谁知道L竟然不在床上!


我当时思绪立马就乱了套,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完全没看见浴室的灯亮着也没听见水声,说是如遭天打雷劈也不过分。


妈呀谁不晓得L睡着以后不到6点誓不起床。该不会是小偷见他人美就一起把他偷了准备卖给别人作小老婆吧?不行不行,那种美人怎么说也得是给我作老婆,而且我不会让他作小老婆,我让他作大老婆。


别说,我当时还真就是这么想的,一点儿也不浮夸。


下一秒,浴室的门突然开了,L穿着与昨晚截然不同的衣服走了出来,披着条毛巾,头发还是湿的,手上拿着件同样湿得直滴水,看起来才刚洗过的裤子。


……哦。


他见被我发现了,当下面无表情地瞠目结舌,藉着浴室的灯光我还能看见他耳朵都给羞红了,几欲滴血的那种红。


我马上跳下床安慰他说没事呀,男人嘛很正常的,咱俩都是带把的,这年纪谁不是血气方刚的?谁没经历过这种事?


于是他耳朵更红了,我手痒地摸了摸,哟,还挺烫!


他一把拍掉了我的手,直接无视了我,晒了裤子就回床上睡,任我怎么喊他都不应。


……哼,薄脸皮!


-


我还是没讲到室友的腐哈哈哈哈


在学校只能码这么多,下一篇继续_(:з」∠)_

评论

热度(488)

  1. mastani倾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