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兔

【忘羡】晴日

森罗:

※是糖,原著向日常片段流短小一发完


※ooc是我的




 @洋葱茶 太太生日快乐!!半小时短打算是一点点小礼物,祝年年岁岁平安快乐!!




晴日







隆冬将春。




许是夜里刚落了一场小雪,清晨的日光还未吐露,室外仍是一片阴寒。




静室内以密帘隔出的一处小书斋,整整齐齐地叠放着数十册书。青席上一张檀木书案侧对着窗户,案上放着两沓写得密密麻麻的纸。




蓝忘机坐在案前,一手拿着一张纸,一手执笔,低头认真批阅。




帘子忽地被拱开,串珠腾起又散落下来碰在一起时发出细碎的嗒嗒声。一个由棉被蜷成的大团子一拱一拱地挪了进来,若是叫别人看见了这副景象,只怕会觉得怪异又好笑。




而蓝忘机却是习以为常,对此视而不见。直至团子磨磨唧唧蠕动到他身旁,掀开被子一角,躲在里头的人稍稍抬了抬眼皮暗中观察片刻,然后放心地从蓝忘机手臂下方钻进他怀里。




像裹粽子一样把自己裹起来,魏无羡在蓝忘机怀里坐起身,探出头望着书案上的纸。




“你又一大早起来批笔记啊?”说完魏无羡就打了个哈欠。




窗户虚掩着,漏进几缕寒风,让魏无羡不禁打了个哆嗦,忙把脖子往粽子里缩了缩。




蓝忘机垂眼一看,无奈道:“……把衣服穿好。”




岂止是没穿好这么简单,魏无羡缩在棉被里,衣衫半褪,不管是胸膛还是脖颈都没照顾到。昨晚胡闹到后半夜就这么睡了,这人八成一大早直接裹着棉被就滚下了床然后干脆一路滚来这里。




“我不。我待会还要回去继续睡。”魏无羡边说着边去仔细看蓝忘机手上的纸,“这是景仪的夜猎笔记吧,上回他还信誓旦旦说这回拿不到甲等就请吃饭外加倒立抄家训,让我看看……哈哈哈哈哈哈哈又又又又是乙等!太狠了!蓝湛你怎么这样!人家不就写错了一个字吗哈哈哈哈哈……”




魏无羡笑得堪称花枝乱颤,有笑倒在蓝忘机怀里的势头。蓝忘机不动声色地托住了他,看他愈笑愈精神,便淡声道:“既然醒了,便去沐浴更衣。”




魏无羡的笑声戛然而止。他沉默了一下,慢吞吞把被子拉过头再次蜷成一个团子,缩在蓝忘机怀里,闷声道:“我就在这儿睡了。中午再叫我起来。”




料想到魏无羡这一出又是要逗他,此刻指不定正躲在被团里偷笑。蓝忘机轻轻拍了拍被团:“先出来。里面不透气。”




话音刚落,被团里传出细细的亦真亦假的鼾声。




蓝忘机:“……”




虽然心知对方是有意戏弄他,他再三犹豫过后还是决定不揭穿对方,雷打不动地继续批起小辈们的笔记来。只是,怀里塞着这么大一个团子,不仅行动不便,心也一时静不下来。




就这样保持着这个姿势过了一段时间,蓝忘机终于忍不住戳了戳那个软绵绵的被团。




这一戳下去,被团没反应,于是蓝忘机又面不改色地戳了戳。




这一戳不知道挠到了哪里的痒,被团里忽然溢出一声绷不住的笑。里头的人一个鲤鱼打挺掀开被子,蹭地从蓝忘机怀里坐起来,精神十足道:“二哥哥早上好!”




蓝忘机无言片刻,重复了一遍:“……把衣服穿好。”




魏无羡嘿嘿一笑,转身攀住对方脖颈,贴近耳侧低声道:“脱光了也看个遍了,还羞什么呀。”




面对这种每天都要听几百句不同花样的调情,蓝忘机早已锻炼出了不会轻易被撩动的心性,于是顺势伸手圈住怀里的人,轻轻咬了咬对方的耳垂,正色道:“天寒。”




魏无羡懒洋洋地趴在他身上:“不寒。没一会儿太阳就出来了,不信你等着看。”




蓝忘机瞥了一眼窗外,果然天边的阴色有消散的迹象,室外沉寂了一夜的鸟鸣也开始此起彼伏。目光所不能及的,从远处到近处,地面覆上的一层细雪正在消融。




正是无酒无诗情绪,欲梅欲雪天时。




魏无羡忽地掰过他的脸,眨眨眼睛:“二哥哥,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啊?”




蓝忘机心中一动,嘴角微微勾起一个细微得叫人以为自己眼花的弧度,凑近对方的脸,小心而珍重地低下头去。




霎时,鸟雀啁啾,满窗晴日。






-没了-




其实跟之前某个系列没啥联系,不知道为啥题目这么巧…


😭拖延症晚期没有充分准备,于是最后只摸了个混更的日常段子…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不过真的很喜欢太太,文字总是能戳中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每次的评论都很用心,简直是心灵慰藉(啥)…不善言辞只会打call(。)总之祝太太生快!未来也一直是大仙女!!(啥

评论

热度(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