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兔

绑架

东·挖坑不填·飙车狂魔·翠花·雨:

(微博发过了,这里也发一下)


(后天开学,我大概要消失一段时间了)


1


魏无羡是在不断的左右颠簸中醒来的,要知道任谁的脑袋不断地往车玻璃上撞十多下之后,就算是被迷药迷晕了也会清醒的。


醒来了第一个念头:蓝湛居然会放任自己撞这么多下车门!


第二个念头:我好像是被人给抓了……


如果是蓝忘机在的话,魏无羡在车上睡着了,他不是把魏无羡揽到自己怀里,就是放缓车速甚至停下。


毫无反思之意的反思了一下自己被蓝忘机给彻底宠坏了之后,他就开始思考起了现在的处境,曾经的经验上线,魏无羡愣是让已经清醒的身体保持昏迷的状态,面不改色的继续往车玻璃上撞。


眼睛上有异物感,应该是眼罩布条之类的,看来这伙绑匪暂时不希望他看到他们长什么样子,那自己的安全就好说了。耳畔只有汽车引擎的轰鸣声,估计车不怎么好,离报废应该不远了,这意味着绑匪没有什么钱。而车里的气味印证了这一点,二手烟呛人的气味和水产品的腥味混杂在一起,简直让人无法呼吸。


过去长时间浸在那檀香的包围中,现在魏无羡表示他的鼻子受到了虐待。


他是从自己开的小酒吧里出来之后,刚掏出车钥匙准备回家,就被后面的一个人那手帕捂住了嘴,虽然他在闻到气味的第一时间就屏住呼吸,却还是不可避免的吸入了一点,暂时失去了意识。那么现在的状况大概就是这伙人带着他开始跑路。


这伙绑架他的人是谁?这些人带他走到哪里了?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魏无羡曾经得罪的人绝对不算少,当年江家出事,在走投无路之际他采取了一些不大光明磊落的手段,虽然成功联合其余几个家族扳倒了仇家,却也惹得自己一身骚。虽然说不上是众叛亲离,也差不了多少了,甚至很长的一段时间江澄都和他决裂了。那段时间他过得挺难受的,虽然权利地位在手,但都不是他曾经想要的。


幸亏有个“傻子”,一直在他身边絮絮叨叨的劝诫着,怎么样也不离开,执拗的让人无奈极了。


魏无羡常常在想,要是没有这个人的话,自己会是什么样子,是死在某一次的冲突当中,还是继续浑浑噩噩的活着。


万幸的是,这一切都是假设。皇天不负有心人,最终,这个人成功劝服了魏无羡——当然还有很曲折的过程——让他欢欢喜喜的散了地盘,只留下这一间小酒吧,收拾收拾东西就和那个人跑了。


只是他自认为远离了那些是是非非,却不能保证那些是非不来找他。


绑匪的技术很不到家,看来是业余的。这是魏无羡在感受了绳索的走向后得出的结论,这样的姿势虽然很难挣脱,可那是在没有工具的情况下。被绑在身后的手不着痕迹动了下,手指成功摸到了藏在腰带里的刀片,魏无羡的心安定了不少。


那么接下来就是判定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了。不用脑子得出的结论当然是车里,但是仔细想一下方位就确定的差不多了,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里不可能开出太远,整个城市的路都修得不错,近期里唯一有大动作的只有西北方的城郊村落。


魏无羡心里“啧”了一下,暗道:“麻烦了”。


就在他思考怎样向外发出信息时,一个绑匪终于出声,像是进了油锅的一滴水,顿时打破了安静的环境,开始沸腾。


满是颤抖的声音道:“还有多久才到?”


魏无羡旁边一个人不耐烦道:“快了快了,妈的,真是晦气,居然碰上车祸堵车,也不知道是犯了哪门子煞星。”


前面的人道:“别说不吉利的话,我再说一遍,只要钱已到手,我们就立刻离开,谁也不许做多余的事知不知道。这个蓝家可不是好惹的。”


咦,冲着蓝家来的?魏无羡心中稍微放下心来,只要不是道上的人就好说。


身旁那个人看起来脾气不怎么好,继续不耐道:“真有你说的那么玄乎?不就是一家子教书的,有什么大不了的,随便吓吓就行了。老王你也是,不就是一个小白脸……”


前排的人冷声道:“就是教书的才麻烦,一家子这么多年教出了多少学生你自己算算,就连那上层都有在他们手下学习的,要是暴露了我们可讨不了好。”


被教训后那人小声骂骂咧咧了几声,像是想到了什么,话题一转,带着几分不怀好意道:“你真能确定这个是那小白脸的情人?”指的估计就是魏无羡了。


那个颤抖着声音的人老老实实回答道:“是,就是他,我跟踪蓝忘机好久了,亲眼看到他们抱在一起亲嘴。”


“啧,现在的人真是什么都玩,还是当老师的,我呸,一个个衣冠禽兽!”


听到有人骂蓝忘机,魏无羡觉得自己有点不能忍。


 


2


在接到勒索电话的时候,蓝忘机刚宣布放学,最近学校出了一点事,再加上无良媒体添油加醋,学生和家长一时间都挺浮躁的。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事情已经解决的时候,来了这一通电话。


魏无羡的号码,打电话的人却不是他。


准备赎金,不能报警。这是绑匪的重点。


当然蓝忘机不可能听他们的话,这些人也知道,便道他们在警局安排了人看着,一旦警察有异动,后果就要他自己承担了。在不能确定他们说的是真是假的情况下,蓝忘机还真不敢拿魏无羡的安全开玩笑。


但这不能代表他没有办法了。


在思考了片刻之后,蓝忘机果断开车前往一个他基本不怎么去的地方——魏无羡唯一保留的地方,一家名为“幽夜”的酒吧。


以蓝忘机的能力,他当然可以养得起魏无羡,如果前提是他们是包养关系的话。然而他们不是,非但不是还是正经的、一生一世的恋人,那魏无羡就不能安心做一个米虫,好歹他也是一个男人是吧。因此,在从风雨中退身而出的魏无羡就用自己那些年攒的积蓄开了这间酒吧,因为长得好还能说会道,所以生意挺不错的。


而在这间酒吧里,还有着魏无羡曾经的小弟,温宁。


听蓝忘机说明前因后果,温家的这一对姐弟虽然一时之间不能相信曾经的道上霸主,居然被一伙不怎么专业的绑匪给绑走了。但是考虑到魏无羡自从恋爱后,智商和心理年纪直线下降,也就接受了现实。


而就在这个时候,绑匪的电话再一次打来,这一次不是魏无羡的号码。现在的智能手机都有定位功能,这伙人也不傻,知道不能冒险。事实上,魏无羡那款专门挑的,和蓝忘机是一对情侣机的手机,此刻正躺在某个路边的垃圾箱里。


绑匪的声音经过了处理:“蓝先生不知道准备好了没,这点小钱对你应该没有难度吧。”


蓝忘机垂下眼眸,掩藏住少有的怒意,冷静道:“我要确认他的安全。”


“没问题。”绑匪无所谓道,“蓝先生的小情人我们可是不敢伤害的,毕竟我们要的只有钱。来吧,这位,和你家的说一声,好好求求他,警告你,不要耍什么花样。”


几秒后,电话里响起魏无羡熟悉的嗓音:“蓝湛,我没事,你不要担心。”


绑匪道:“不要说废话,让他拿钱来。”


破败的粮仓里,魏无羡常带笑意的眼睛向绑匪瞥了一眼,这一眼让绑匪突然脚底一凉,寒毛直竖,就像是被极危险的野兽给盯上了。可仔细一看,魏无羡的神情分明没有变化,乖巧说着话:“我等你来救我啊。”


“真的不要担心,我们不是约好了吗,等老了之后,我们就找一个小山村,种上一大片果树,每天你在家等我,给我做饭补衣服。”


“快来吧……”魏无羡顿了一下,又补了一句:“我害怕。”


蓝忘机:“……”说害怕的时候能不能不要带着笑。


绑匪被他刚刚那一眼吓到了,也没敢管他多说了几句,讪讪的把电话收了回来,恶狠狠道:“再给你一个晚上,我们打电话给你,你自己带着钱来。”说完,像是逃避一般离开魏无羡的身边。走的时候还检查了一下把魏无羡和一张木椅绑在一起的的绳子,确定坚实如初才放心。


另一边,蓝忘机放下手机,笃定道:“西北方。”


温情温宁都没有反应过来,蓝忘机只好继续解释道:“西北方城郊,只有那里种植者大片的果树。”


温情皱眉道:“魏无羡刚刚说的果树?”


蓝忘机道:“我和魏婴做的约定里,是种田。”


“可是魏无羡的记性……”温情委婉的说道,魏无羡的记性不好简直是众而周知的事情,为什么蓝忘机可以这样笃定。


蓝忘机道:“不会,魏婴在这些事上从不会记错。”


温情:有种莫名不想救魏无羡的冲动。


 


3


在绑匪的短信指挥下,蓝忘机开车到了指定地点,这里是某山林废弃的一片仓库,没有事的人不会随便到这里来的,所以,只能蓝忘机自己上山,温宁他们带着人从山的另一侧迂回过去。


也许是反派都有说废话的习惯,那个一路上畏畏缩缩的男人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在蓝忘机出现的时候就开始发病。男人道:“你不是很能耐吗,我孩子怎么了你非要让他退学!装作一副高高在上为人师表的样子,背地里还不是个恶心的同性恋。”


蓝忘机丝毫不去理会这个男人的话,眼睛一错不错的观察魏无羡,在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时候才松了这口提了一天的气。开始不着痕迹的打量周围环境,发现温宁已经到位,正躲在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朝他打手势。


魏无羡动了动手腕,终于明白了自己是为什么遭受了这场无妄之灾。他一开始以为主谋是那些身材壮硕的男人,却不想原来是这个人。这人说的这件事蓝忘机虽然没对他说起过,却也从别的地方听到一些。男人的儿子个性有点……像是魏无羡家当年仇家的小儿子。可是家里背景却没有多好,在学校欺负人欺负久了,就和人打起来了,打输了还不算,撺掇了几个社会上的混混公然到晚自习上砍人,当时要不是蓝忘机刚好值班,那几个学生就不只是受伤那么简单了。


由于那学生未成年,还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和他有关——那几个混混还挺讲“义气”,警察也不能怎么样。可是蓝忘机和几个老师坚持认为这个孩子不能留在高中,于是申请校领导开除了这名学生。


男子却不认为是自己孩子的错,仍在气愤的列举着蓝忘机的不是:“……我们父子都跪下求你了,你还是不答应,好!你不答应是吧!”从口袋里抽出一把折叠刀架在魏无羡脖子上。


魏无羡:“……”


男子道:“你想要你的姘头安全?好啊,你跪下求我啊。”


蓝忘机还没有反应,魏无羡就冷声道:“蓝忘机!你敢!还有你,别太过分了。”


男子完全不在意,大笑道:“过分?!我还有更过分的,他跪下后还有朝我磕三个响头……”


黑影闪过,一阵天旋地转,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头一阵嗡嗡的响,而自己的视线里,魏无羡坐在椅子上,缓缓地收回了腿,绑着他的绳子也正一圈一圈的散落下来。


魏无羡的身材及其高挑,一双长腿又长又直,结实有力。而这双腿,可不止深夜盘在蓝忘机腰上这一个作用。


其他绑匪一惊,有的想赶快过来制住魏无羡,有的想要赶快逃怕,但还没走出两步,就被温宁带人冲进来全部按住。


魏无羡多了解蓝忘机,就在蓝忘机的视线从他身上离开,盯着他身后某个位置停留超过两秒之后,他就知道援军在哪里了。


魏无羡踩住男人的后背,很是不爽道:“告诉你不要太过分了。”刚说完,就被蓝忘机紧张地拉到一边,仔仔细细的查看起来,最后在脖子上发现一条红痕,是被刚刚那把刀划到的。


蓝忘机略有些责备的低声道:“为什么要动。”


魏无羡可怜兮兮的抱住蓝忘机道:“他居然敢让你跪下!除了你的祖宗长辈和我之外,你怎么可以跪别人。”男儿膝下有黄金,魏无羡心里宝贝——蓝忘机的尊严怎么可以被这种人折辱。


蓝忘机皱眉道:“你的安全更重要!”


魏无羡把头往他怀里一埋,嘟嘟囔囔道:“不听不听,敢动你,我就要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蓝忘机只能无奈的抱紧他,这一天可真是吓死他了,虽然知道魏无羡不会这么容易就出事,可是还是担心。忽而他又想起一事,道:“我跪你?”


魏无羡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笑嘻嘻道:“对啊,你不是每天都跪嘛。”


每天?蓝忘机先是疑惑,然后想起了某些画面,顿时不可置信的看着魏无羡,然后得到了魏无羡肯定的眼神。


魏无羡伸手在那俊俏的脸上摸了摸,果然有些烫,欢快道:“蓝湛你又害羞了,真是喜欢死你这个样子了。”


蓝忘机忍无可忍的紧了紧抱着他的手臂。


被遗忘在一侧的绑匪和温宁等人:我们该怎么办?



评论

热度(550)

  1. hhhhhhhhhhhhhhh!东·挖坑不填·飙车狂魔·翠花·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