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兔

【忘羡】看到冰山男神坠入爱河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月深:

知乎体  
*现代校园小甜饼



冰山男神坠入爱河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匿名用户


8216个赞同


————————————————————


热门回答


匿名用户


首先国际惯例谢邀。


废话不多说,直接开始正题。答主所在的大学是国家重本,收分线早在十年前就位列全国前五,如今十年过去,仍雄踞不下,其考上难度可见一斑。我智商没那么高,高考时候拼死拼活一年半都还差三十多分,是后来读研的时候沾了点父母的光才勉勉强强混进这所大学的门槛。


那个时候,大学里已经有了很多关于这篇文章接下来的主角——简称L——的传说。


至于很帅很冷很有钱这类老生常谈的形容词不必赘述,最重要的有两点,第一,身为身处繁花蝶群的国贸系大三学生居然连一个女朋友都没谈过。注意,他可是我们大学公认男神,常年占据BBS校园男神榜前三的极品帅逼,不是什么三无穷屌丝。每次过个什么节都有一大堆妹子前仆后继地往他桌子里塞玫瑰巧克力情书,我上次还看到清明节的时候有人给他送了盘小饼干……不知道谁那么有个性哦。


第二,就是他绝对,不去,红灯区。


此处红灯区包括但不局限于酒吧、夜街、情人旅馆……等等,只要跟脱衣服和烈焰红唇沾了边的都绝对不去,上次大二结束我们起哄(他和他一些同学,答主那时在跟其中一个人交往)去泰国玩,为期七天,他想了想就答应了。我那时候挺惊喜的,自恋的以为那是因为我们队里多出来了几个他可能看上了眼的姑娘。后来才知道那是因为他男朋友还没放假,正在学校补课冲刺高三,他担心突然过去影响他男朋友发挥。


对,那时候就已经弯了。


对,他男朋友未成年。


妈的禽兽。


言归正传,大家都知道,去了泰国,两个东西不得不看,一是人妖表演,二是成人秀,前者我们几个看着看着睡着了,后者全场嗨翻点燃世界。


去成人秀之前我们想故意整L,就商量了一下,给L报了名,毕竟成人秀蛮贵的,一张门票五百软妹币,料想L也不会不给毛爷爷面子。结果,傻逼事发生了。他还真不给毛爷爷面子。


原因,他有事。


万分重要,非做不可的事。→L原话。


woc我还以为他家股票和公司出啥问题了!(他家经商)劝了我男朋友半天让他不要生气,L可能真有啥急事,毕竟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喜欢看成人秀对吧,退一万步说哪怕他真是个性冷淡,我们未给他说私自报了名也是我们的锅……云云,我男朋友脾气不好,当初也是我极力怂恿他才帮着我们一起瞒下来的,现在看到几天心血付之东流自然不悦,我安慰了半天才算消了火,一起进去了。


过程不多说,直接转到我们回到酒店,我男朋友带了夜宵,去敲他门让他出来吃,敲了半天,正当我们都以为他是不是已经睡了的时候【那时候八点过一点】,L门开了。


然后,所有人都看到,他口中“万分重要,非做不可”的事,是给一个男生做课后辅导。


我们去的时候手机视频没关,插着耳机也不知道对面说什么,总之就看到一个头发凌乱,但容貌俊美笑容灿烂的男孩子戴着耳机坐在屏幕里,手上转着笔,笔尖不断戳着草稿纸。L走上去,先是用他从来没跟我们用过的耐心语气说道“你先想想,用椭圆性质结合几何意义再来求离心率。我过几分钟再来。”然后关了手机,对着我们一脸淡漠地说:“请问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吗?”


我男朋友一脸傻逼:“那不是W吗?当初的传言……”


L突然打断他,撇了我一眼,道:“别说了。”


我仿佛觉得我被嫌弃了【失意体前屈


之后一件事发生在第二年,就大一新生入学那年,这时L大四,继承他哥的衣钵成为学生会主席,这个工作别看小说里写的好像很6很好玩,实际工作多到炸裂,连游园会搬气球都因为人数不够得主席亲自上场。我自告奋勇一起去,但毕竟是女孩子,搬得比较慢,落在后面,等我出去时候,就看到L抱着一摞子气球和彩花站在仓库门口,目光落到远处,眼梢眉角都染满温柔,仿佛直接穿透了碧绿的丛荫,携着烈阳,拥抱思之如狂的爱人。


我当初去泰国的时候被我男朋友科普了一下他和那个男孩子的故事,但我们神经比较粗,愣是没看出他们除了纯洁的革命感情外早就诞生了不纯洁的基友感情,但当我那一刻真正看到他的神色时,一切都水落石出。


世上绝不会有人,以如此真挚、如此深情、仿佛失去他即失去了整个世界的目光去看待一个仅仅被称作“朋友”的存在。


他的爱人(以下简称W)是个很跳脱欢快的人,游园会刚完就莫名其妙多了三个(传闻中的)女朋友,那几天L的脸都黑如锅底,令人噤若寒蝉。但他就跟没发觉一样仍旧天天撩人,见着老太喊阿姨,见着阿姨喊姐姐,见着学姐……喊学姐,随身带着支笛子吹曲儿逗妹子开心,时不时买点小玩意儿分给跟他关系好的女孩,嘴巴甜的让各路在L处受到打击的妹子心花怒放,没过几天就荣登了校园男神榜探花之位。


但也就是撩而已。


我是学校动漫社社长,有一次去找他讨论艺术节我们社方阵怎么排安排哪些角色时候,刚走到教室门口,忽然看到两个人坐在最后排在低语窃窃。黄昏的光把他们身影映得一片温暖,仿佛已一同携手度过了成千上万年如此的岁月。


是L和W。


下一秒形象破功。


W:“L哥哥你生气了?不气不气我们出去玩好不好?”


W:“L哥哥~”


W:“L哥哥哥哥哥哥~~”


L:“……”


L:“去哪儿?”


W:“哪里都行,只要跟你在一起就好了。反正我一直陪你。”


woc这撩人段位!这坦坦荡荡的神色!情圣啊!我也要这样撒娇这样被哄!


那句“相信你”无疑是极为动听的话,但没想到,L的声音却一阵滞涩,半晌,才说:“好。”


然后从来不在非周末出校门的L就出去了。


就出去了。


还我冰山男神【尔康手


之后,L被保研去了亚瑟家,听说最后还硕博连读,一共九年的课程他五年搞定。我那时候跟W关系很好,有时候L打电话过来我也会有幸听到,他总是在下午七点或早上八点打过来,从远洋彼岸,从阳光照射的那一面,掐着时间每周三次打过来低声询问W的论文和生活。一如当年为他做课外辅导,从未间断。


我那时候已经差不多知道了,只是L给我的冷漠形象太过深刻,而且我根本不了解他们的故事和经历,也不知道他们经历了多少事才会在这样的年纪有这样深情的目光,如今突然告诉我他其实是个情种实在有点接受无能,觉得人设崩了一地。直到后来我离开学校的前夕,L回来了。


当年的风云男神如今依旧是风云男神,别的不说,那辆银灰色法拉利就成功吸引了一票妹子注意,他一下车,目光立刻锁定住站我身边的W,再也移不开了。


W伸出手去。


他们在人海里旁若无人的拥抱,就如同一对战争时期久别重逢的老铁一般令人落泪不已,紧接着,L就把W塞进了车后座,我等平民在后面拿看偶像剧的眼神看这辆一骑绝尘的豪车,觉得单身狗的尊严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没错,我那时候已经喜闻乐见的分手并重新光荣地加入FFF团了。


我和几个当年就认识的朋友怀着一颗老司机之心偷偷摸摸地跟了上去,他们目标挺大,我没费多少功夫就成功地跟了上去,本以为俩人干柴烈火的得找家情侣酒店才行,但是并没有,他们就到了海滩上,顶着黄昏看海。


他们一个人拿着沓文件,一个人拿着手机玩玩玩,毫无情趣。但海风依旧掀开他们的衣角,吹落一地微湿的柔软。


远处的海洋泛起阵阵微澜,晚归的小船正联翩归港,海天交接的地方,夕阳一如既往,照影而来。


很久以前,我还没和男朋友分手的时候,他曾经跟我说起过L的事,他说小时候的L简直就是一自闭症儿童,小朋友没什么冰不冰山冷不冷漠男不男神的想法,看到L这种不合众的一般一拳一个。反正男孩子不打不相识,一般老师看过就过了,不会去专门问问被打的男生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儿啊是不是不喜欢学校啊。L不说,他家里人忙着建立商业帝国没空管小屁孩打架,他哥在别的班也不知道,就一天天挨着过呗,L成绩好,大伙考试时得仰仗他,一般也不敢欺负太过了。直到有一天下午放学,有一小他们两岁的小破孩突然拽的二五八万地走进他们教室,一开口,语气那叫一个老气横秋。


然后就打了一架。


赢没赢不清楚,但结果很明显,W被请了家长,W是养子,他养父来的时候老师苦口婆心讲半天,后者转身就问一句,你后悔吗。


W摇头,不后悔。


又问,你为什么帮他出头打架?


W说,他住我们家楼下的,他上次教我数学题!


老师勃然色变,靠,难怪你上次数学作业写得那么好!


我当时笑成傻狗,现在再度回想起来,很多那时觉得清晰振聋的语句已经被埋在了时光的罅隙,唯独那个人站在阳台上的时候模样无比清晰,指尖夹着根破熊猫烟,烟上火星点点,腾起的烟雾模糊了城市万家灯火,他一边咳嗽一边给我絮絮叨叨多少年前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惊鸿一瞥,讲那一年披着满身阳光出现的孩子,最终成了谁的天使。我在半梦半醒里看到远处星光如织覆满穹苍,恍惚间竟模模糊糊地觉得,他们之间,一定发生过更多的事。


比一次简单的出头,更多,更多的事。


但那是属于他们的岁月,我无权参与的华年。


不是什么“你爱我我不爱你”“你到底爱不爱我”“你为什么要换座位你知不知道我心有多痛”的傻逼玩意儿。而是真真正正,足够一生回味,一生挂念的事情,直到两鬓苍苍,青春流水一样淌过年轻的身体,且不再回来,也能微笑着说,我从未,也绝对,不会后悔。


还好,我们的冰山男神已经坠入了爱河。


【Fin】


最后插个话:花间珮那篇有没有妹子想看HE结婚番外……但担心触雷问一下……

评论

热度(589)